周末活动(心情)

整个周末便在吃饭打牌讲笑话听笑话中度过了。那种欢腾便如冒着泡的温泉,不停的沸腾着,使得我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平静不下来,周六晚之所以会一头撞在门口栏杆上,也是因为还沉浸于此。学校总有种很特别的气氛,即使场面很热闹,我的心也总能在兴奋中澄静,还记得上次去JP寝室,看到他满屋的书的心情,虽然很是杂乱,但是我略有些浮躁的心便在看到这些书的时候沉淀下来,心中说不出的明净。

周六晚回到家洗漱完毕已经十二点多了,却无睡意,便看了会书,后来想起第二天还要去Feiyer家便强迫自己睡下了,近来我的睡眠一直很好,很是安稳,连梦都很少有,可周六晚却是开始迟迟不曾入睡,然后几次醒来,异常清醒,甚至使得我以为自己不曾睡着,腿有些酸,怎么躺也不舒服,并且梦很多,很杂乱,却有些恍惚,只有一个梦,异常清晰。梦见了Sylvia,我很久很久不曾梦见她了。在梦里一如往常,似乎便是在Pan家,似乎正是白日的景象,只是她也在其中,醒来后一阵难过,躺在那清醒了很久,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有些空白,便再次逼迫自己入睡。

如果说我有过什么遗憾的话,我能列举出来的只有三个。第一个是大学加研究生七年不曾好好读书,不是上课,而是读书,荒废了很多的时光,虽然我仍未必会做学问,可是就是摆脱不了的遗憾;第二是研究生的时候没有跟姚大力,这点我从开始便耿耿于怀,只能怨艾自己性格,没有在开学前便和老师交流,我总是被动,所以我从来不知道主动该怎么样,而等待似乎就是错过的同义词。同样的道理,即时我跟了姚大力也未必会做学问,可是我却错过了最好、自己最喜欢的老师,尤其在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姚老师说他很是喜欢我的时候,真恨不得头抢地,即使他只是客套话;第三,便是Sylvia在世的时候我不曾深入的和她交流。

她是一个刺猬,浑身是刺,这点我从来都不否认,即使后来因为要编撰她的纪念文集,整理她的日记时我都仍然这样认为,我从来不为了她的离去而改变我的这一观点。可是就像后来我对Larina说的,我却从来没有去探究她这刺从何而来。我一直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即使再爱一个人,心中再奔腾如潮,我也愿意平淡面对。何况当初对于她那些颇有些莫名其妙的刺,我多少有些不满。于是她不曾给机会让我们去更深的了解她,而我们自己也不曾给自己机会去更深的了解她。她走后,FF曾来信安慰我,我记得自己回信中最后一句话,“拒绝相信事实,这是我唯一能够做的”,直到今天我仍拒绝相信这个既成的事实,我仍记得她的那张笑脸,记得我们彼此曾说过的话。

她走后,虽然白日里时常会想起她,因为总有很多的事物与曾经一起的日子牵扯在一起,比如看到一盘CD,想起当初一起买CD,听歌,但是我很少梦到她。第一次梦到她,是我们整个寝室都在哭,她并不在其中,醒来后,发现自己胸闷,手凉。后来做过许多类似的梦,总是些不愉快的场面。而周六晚的梦是那样的甜美,那样的甜美,那样的甜美,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六白日的气氛,不知道是不是我在这个气氛中久久不曾走出来,所以晚上便入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周末活动(心情)

  1. Jean说道:

    是的,在我梦见她的时候,她也是笑得那么灿烂,像阳光一样,整个人仿佛都是金色的,然而当我伸出手去想抚摸她绒绒的短发,却怎么也够不到,够不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