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昨天晚上下班,突然发现“春天来了”。上海的三四月总是变化莫测,看着象春天,转眼似乎又如夏日,再一转眼又回到了秋冬,我以往总是以梧桐树陆续长出新叶来判别,而昨天下班突然发现天亮堂堂的,好像上礼拜还不是这回事。以前下班熄了灯出门,外面即使算不上万家灯火,也是暮色正浓了,而昨天虽然路灯已经亮了,但似乎还残留些阳光,至多只能算是昏暗。风吹来也是暖暖的,还有白日里阳光的味道。

下班,我通常是乘摆渡再换22路或是934的,两头走的路加起来大概也有两站多。昨天走的很是自在,人流从摆渡口涌出来,正好赶上摆渡,因为是下班高峰,人满满的,摆渡的空气总是浑浊,助动车的尾气还有抽烟的,以前冬天寒风正冽的时候,有时我也会站到外舱,宁可风吹的皮肤疼。这个时候总想起户外的空气,那样清新,混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哎呀呀,真的多久没去户外了。

摆渡出来换22路。934先来的,可是实在太挤了,上班也快一年了,印象中我只坐过一次,每次都是人满为患。22路人也不少,但好歹挤上了,这个时候我常想,人的尊严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当然还有就是车容量的弹性也永远超出人的想象,每次过于挤的时候我宁可放弃,继续等待,但是仍能看到几个(不是一个)人挤上去,车门竟然也关上了,这个时候我总是站在车站赞叹很久。因为我在车后门口,为了方便他人下车,我先下去的,可是正准备再上的时候,车门竟然关了,并且已经启动准备开走了,当时很是恼火,拍了车门一会才又让我上去。因为在后门,顺便就看电视,竟然看到蔡达峰,好像在开什么人民代表大会,还是老样子,依旧那样朴实甚至儒雅,一直很是喜欢蔡老师,他对学生很是友善,上课又异常精彩。

回家之后依旧是吃饭看电视看书。床头的《追忆似水年华》放了很久了,看了一点,其实还是蛮喜欢这本书的表述的,可是字有些小,密密麻麻,看了有些头晕,总是没有耐心继续读下去。大部头晚上啃不动,通常篇目性的书比较适合睡前看。觉得有必要少看电视,多看书,否则脑子真的是要锈掉了。

现在口号是我要锻炼,我要自虐,我要读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昨晚

  1. Jean说道:

    我现在的目标是:我要运动,我要看书,我要挣钱!我是不逼不行的人,在家门口花园里跑步跑了没几天就不了了之了。上次去小区里个健身房看,年卡780,如果两个人一起只要980,唉可惜妞妞你家离我太远了

  2. 说道:

    我们家附近也有健身房,不过我还是想跑跑步算了。前一阵想买双跑步鞋,看到NIKE的打折,200元,非常精巧,可惜脚后跟稍有不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