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抓狂的周末

最近的周末总是排的满满的,很是忙碌,很少这样过了,之前总是在家里晃荡晃荡,一天天就过去了,很难说哪个我更喜欢,热闹和冷清都是我喜欢的。

早就说好,周六要步行去葫芦推荐的“录音棚”,我特地问了交通信息,约11公里,葫芦笑说要不要准备担架等着我,其实我并无把握,我从没有计时徒步11公里过,按照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我必须在2个半小时内赶到目的地。周六穿上了久违的GORE-TEX的登山鞋,穿了件无领的毛衣,系了条小丝巾,外加一件大衣。10:15出门,风很大,一阵冷,可是走了一站路都不到,我便解了丝巾脱了手套,等走到黄兴路的时候我已经解开大衣了,再走了会我连大衣都脱了。毛衣虽然透风,但因为一直在走,倒也不觉得冷。最初的半小时很痛苦,胫骨和腓骨有点疼痛,当时只有一念头——坐车,可是却又不愿放弃。我时常怀疑我走路的姿势不对所以才觉得不适,不知道是本身姿势不对,还是因为腿的问题使得怪异。

路线很简单,笔直的走,没有一个转弯,比较适合我这种路盲。大约一个小时后,腿的僵硬竟然消失了,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走久了活动开了的缘故。十一点二十几分到了溧阳路,我就知道我肯定能按时赶到了,因为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并且当时状态很好,颇有些欲罢不能。只是从海宁路开始有不少的天桥,很是麻烦,上楼有些累。走到太平洋百货的时候正好两小时,时间尚早,我便在那耽搁了一阵,吃了点东西。

整个过程我没有停歇,一直匀速的走,除了红绿灯的时候或跑或停。大约一点的时候从太平洋继续,大约二十分钟后到了澳门路目的地。他们得知我是走过来的都难以置信,小潘甚至打电话给葫芦“××走都走过来了,你还没来”。那里与我想象的不一样,我本以为是个专业的录音棚,原来也只是改良的KTV,只不过唱歌要去里屋,坐在高脚凳上,戴上耳机,面对着很大的麦克风,大概是因为戴耳机不适应的缘故,开始大家都有些走音。

叫JIYU带了牌来,不唱歌的就打牌,颇有些茶坊的气氛。我只唱了首《天涯》,坐在高脚凳上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把脚搁哪,但是感觉很新奇,好在唱歌从来都跑调,也就不多想效果了。

唱完歌,小潘和葫芦他们打球去了,剩下的便去JIYU家吃饭。流程与上周相似,不过我们吃完了,小潘和LH又折回来,吃得狼吞虎咽,那个场面很亲切。

第二天一早,哥哥就问我是否觉得腿酸,我说毫无感觉,不知道是否是前两天跑步的缘故。效果也太快了吧?:)但是经过这次,我想下周末52公里毅行,如果状态正常,前20公里应该没问题。期待ING……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一个抓狂的周末

  1. Larina说道:

    我……好好好崇拜你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