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唐诗百话》有感

《唐诗百话》读了有一阵子了,有些篇目仍没有读,但大多也算是浏览完了。

正如施蛰存自己说的,他自己都无法给这本书定位,如果说是研究性的,浅了些,但倘若只是给一般的读者欣赏唐诗用的,却又似乎添加了些许不必要的专业知识,不算是赏析,不过倒正是适合我的口味,不算太专业,却又不只是纯粹的赏析。

书里有几个地方印象比较深刻,第一是岑参(或是高适?这两个人总是并提,风格也相近,混了)五十岁方才学诗,之后成大器,可见人是活到老学到老的,并且只要想学,再晚也是有可能成才的。

第二是关于李治。为唐时一女道士,据说为人颇为放荡。一日,去朋友家。朋友“阴重之气”,也就是中医上的“疝气”。她笑问“山气日夕佳”,对曰“众鸟欣有讬”,连荤笑话都能这样充满诗意,实在是佩服,也可见唐代风气开放。

第三是关于诗歌中的典故。对于典故总是一头雾水,所以李商隐的诗总是觉得过于晦涩。同时发现诗典故中,有太多关于汉武帝时代的。同样取李治很有名的诗歌。

“无事乌程县,差池岁月馀。不知芸阁吏,寂寞竟如何。远水浮仙槕,寒星伴使车。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

                                                               

如果不晓得其中的奥妙,我并不能体会这首诗的高明。这首诗是李治写给兄长的。(当然学术界也有争论是写给情人的,这里存而不论)第一句无碍,只是自叙在乌程县。第二句是问兄长。因为古人时常放芸草于书中防止虫蛀,所以芸阁吏用来借指兄长(其兄好像是做郎中令之类的)。“远水”两句均来自汉武帝时代的典故,前者指张謇,后者指李郃,都是指使者,也是为了借指兄长。最后一句也是典故,因为鲍照当年过“大雷岸”的时候曾寄妹一书,是著名的散文,李治借此来表达希望兄长可来信。

没有这些典故的解释,对于这首诗必然是摸棱两可的。所以一直还是比较喜欢李白的诗,较少用典故,也不受诗歌条框的束缚。记得小时候可以背得几十首李白的诗,现在估计只能背背《静夜思》了,连《将进酒》都背不利索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读《唐诗百话》有感

  1. Charlene说道:

    非常棒,大长见识.请继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