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近来总觉得自己与人交流有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太久不和人接触的缘故。MSN上天天亮着些熟悉的人名,可是我很少会说些什么,包括已几年没见的Flying,也只是极偶尔的问个好。

其实原本我并不习惯天天上MSN的,以前即使上也是开了后便忘了这件事,勤于挂在上面大概是从开通了SPACE开始的,因为可以方便的得知室友SPACE更新的信息。交流原本就是件很自然的事,所以我也从不勉强自己说些什么,网络就这点好,你可以挂在上面但是沉默。可是渐渐的却又发现自己与室友交流的贫乏。

Larina总是很忙,所以除非有事我不与她主动打招呼;Serena有时会聊几句,问问近况;Charlene不知道为什么,与她开始聊的很热火,聊不了几句,总有些不欢而散,所以有些惧怕交流;Della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与她对话都没有回应;只有Jean还时常有些事有些话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相对而言我们俩比较闲的缘故。于是旁人的近况我都是辗转听到,倒没有失落,在这方面我是个很麻木的人,只是觉得自己与室友的交流真的少了点。

我是个懒散的人,安于现状,即使现状再令人不满,我也可以一个人慢慢的化解,即使这个过程很痛苦,这时害怕别人的帮忙。于是别人的悲欢,我再感慨再想帮助,也选择静观,因为明白我再真挚,对方也会觉得隔靴搔痒,不是无情,而是你永远无法真正的处在对方情景之中,不同的人决定了不同的感受。原本的我并不是这样的,总是希望为朋友分担,而渐渐的开始明白很多东西你是分担不了的,而这个观点,因为毕业找工作不顺那段日子而变得尤其的淋漓尽致,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极度的排斥与人交往,深感于“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然后我便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状态。越被动就越习惯,交流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不流畅。

可是奇怪的是,与研究生那帮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却又恢复原状,谈笑自若,仍然是那个颇有些“咋呼”的我,大概是打牌的缘故,大概是男女搭配的缘故,大概不全是男女朋友的缘故,我不知道。整个氛围就是热闹的,如果沉默反倒有些奇怪,但这个热闹又不是强加的,自然而然。打牌是一种很好的交流形式,既有打牌娱乐本身,又有过程中的对话交流,而这交流既可以基于牌局又可以发散出去问近况,问观念。从下午开始,吃完饭继续,于是大家有几个时甚至十几小时的交流。可是现在寝室都是约了时间,然后每每总有人迟到(当然,因为研究生一帮子都比较闲,不存在这个问题),匆匆吃完饭做鸟兽散,感觉讨论去哪吃饭要比吃饭聊天的时间都长。

其实很难说那种状态更好,和室友在一起不咋呼的感觉也很好,很平和,不强迫自己说什么做什么,没话就沉默。只是觉得自己的交流状态有问题,今天有感而发,看看上面写的东西并无逻辑,好在也不是作业,本来便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交流

  1. Charlene说道:

    刚从武夷山回来,看到妞妞说和我聊天先是一兴奋,后来竟然看说是不欢而散,胸闷呀~~~不知道为什么,当年大学可以置讲师而不顾的死党,现在跟我聊天居然说不欢而散.真是有点小小的郁闷.不过郁闷归郁闷,反省之下,自己也很久没和好友交流.以至好友居然落下了交流的心理障碍.其实虽然最近上网少了,但几个好友的空间却每日必看.分不清哪个是最喜欢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是自己不爱看的.也许毕业的五年时间里,自己真的变化了很多.甚至自己身上的一些毛病也是我所厌恶别人的.很想写些什么说些什么,但是自己的SPACE老有熟人看,很多感受就不愿公布于众了.但是你们不同,不管是近在身边的JEAN,42,拉拉,妞妞还是遥远在美国的大猫.都一样让我觉得真诚和亲切.我也不喜欢大家聚会老是迟到和改期.

  2. shi说道:

    sorry, 我的电脑是个公用设备,大家都能开,大家开MSN自动跳出来,我很少在白天上MSN,大部分时间是我妈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