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旧业和新开始

假期百无聊赖,前几天还忙于和朋友往来,打了两场羽毛球。后几天无所事事。早在假期前曾说要拿吉他来玩,但象我这么懒散的人,话通常也只是说说而已,而骨头却真的拿了出来,这个时候倘若还不“表现”,那么前面说的话的欺骗性便立马现了形,何况真的很久不弹了,还是很期盼的。

重拾吉他,有些生疏,但是很多时候忘却未必是件坏事,至少对某些指法不那么熟悉,学其他的指法倒容易了些,不受影响了。不象以前,对一个指法过于熟悉,学其他的指法总容易被带过去。把以前会的老歌弹了弹,基本上恢复原来的熟练程度,然后又学了几首新歌,很是欣喜。虽然仍有些生疏,中途总有些停顿,但对我来说,已经够了。任何东西只要乐在其中,倒也未必要强求什么境界的。

新开始呢,就是烧饭。据说天秤座的人有少奶奶命,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是蛮符合我的,从小父母从来不要我做什么,烧饭这种技术性兼劳累性的活更是与我绝缘的。但我倒是一直信奉“牛大自耕田”的,至少我偶尔烧个菜,大家也还是会捧场,偶尔还会“赞不绝口”,至于是发自内心还是出于礼貌的违心便不得而知了,反正我是照单全收的。

假期父母回宁波参加婚礼,回来估计要十点,我便动手烧菜,三下五除二便做了几个菜,妈妈回来称赞了一把。正好第二天是姨父生日,我一时兴起,便主动请缨全包晚餐。于是妈妈做我下手,帮我洗菜、切葱姜,“哈爽”,两锅同时开工,很带劲。以往我烧红烧什么的菜,都是自己瞎琢磨的,毛估估,如今有妈妈在旁边有时还能指点一番,使得自己对火候、佐料什么的估计大有长进。那晚烧的菜自己都颇满意。觉得围着围裙抡着大铲,很是潇洒,便继续请缨,过了个非常有“意义”的五一“劳动”节。

唯一的缺陷是油烟太厉害,头发油的很。

(本来题目是重“操”旧业的,结果被prohibit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欲将心事付瑶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重拾旧业和新开始

  1. 三生说道:

    “操”怎么了

  2. 说道:

    “操”属于“不文明“词汇,不得用在标题上。所以被MSN SPACE自动屏蔽了。所以最后我不得不改成“拾”字。原来还嘲笑别人总是被prohibit,现在知道原来概率还是蛮大的。

  3. Serena说道:

    做饭是艺术,做饭有哲学的,做饭看得出一个人的条理性,协调性。我现在正苦心钻营这门学问。希望我们一起进步!

  4. Tiger说道:

    仅仅把烧法称作“这种技术性兼劳累性的活”我想是不够的,这绝对是一门艺术,不仅是厨房的艺术而且是厨房之外与人交往的艺术。至于有没有哲学在里面我就说不准了,说实话我不知道哲学是什么东东。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我喜欢下厨。菜场的气息,厨房的嘈杂都让我在无所事事的季节找到很大的安慰。我想就厨艺这方面我可以成为很多人的老师,这就足够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