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二)/1

因为还没确定是否停止连载,那么按照惯例,还是要继续的。明天有事,不来上班了,而后天又是周末,所以今天多贴一段。

第一章节已经结束了。进入第二章节。

开学的第一天竟然有些不适应,大概还没从家里的状态中走出来,直到第二天早上程英起来买早餐,问我吃什么,我随口说了句“老规矩”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回来了。不过这种状况好歹算是正常,程英则尤其的夸张,她拎着行李上楼的时候,碰到一人,她误以为是某个学妹。于是叫:哎。谁知那人也不知误将她认为是谁,也叫道:哎。两人竟还讲了好一会,什么“你什么时候到的”、“你好象胖了点”之类的话。说到后来程英发现可能认错人了,那人可能也意识到这点,于是匆匆结束了对话。当天下午,程英碰到那学妹,竟还问她:我上午有没有碰到你。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见一个假期一过,人都“秀逗”了。

而开学大家通常会带很多特产来,远之带了许多枣子,而刘奕带了不少苹果。大家时常为了争执谁去洗枣和洗苹果而消耗体力。记得一日,远之洗澡回来,程英和远之面对面坐着看书,程英忽然对远之道:远之,你去洗枣吧!远之差点拍案而起:我今天洗过了。害得程英诧异的看着远之一时不明白她为什么表现的如此激烈。而一会,刘奕想吃苹果,直夸程英,用了无数的潜台词,程英则忙推于我身上,当时我正练字,一听说要干活,忙叫:我不是人!大家大笑:这是什么年头啊,宁可不做人也不愿洗苹果。

虽然放假在家的时候有时会因看电视看书很晚才睡,但一到学校,就立即进入寝室早睡的氛围,熄灯后当别的寝室开始忙碌的洗漱的时候,我们都已经睡在床上了,常常这个时候隔壁寝室会跑来问我们借打火机点蜡烛偶尔也会借应急灯,我的床最靠门,所以总是我爬起来开门,于是等再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说:“我们可不可以送她们一个打火机啊?”远之说“这不好吧,好像很侮辱人耶”。我最喜欢寝室的晚上,总是一团胡扯,我不知道别的寝室晚上会说些什么,别人时常会说女生在一起总会谈男生,我们寝室好像几乎没有过,偶尔因事及人也会一笔带过。

一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说起癞蛤蟆的,于是自然而然说到蛤蟆功,我和程英最喜欢顺着一个话题胡扯下去,于是两人继续“阐述”蛤蟆功是天鹅练的,而蛤蟆是练天鹅功的。因为天鹅退化,蛤蟆进化。正巧当时刘奕在看书,程英叫她看完了给她看。我随口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程英立即转向刘奕“刘奕,丸子骂你是天鹅耶”,刘奕只管笑而不答。这时,阿四正好进来,程英说,“对了,阿四,我今天买了件衣服,有点小,你穿正好,我拿给你”,说着,她从衣柜里找出件绿色的长袖T恤,我看到这个颜色后,笑出声来。程英也反应过来,拿着衣服倒在我床上,刘奕也捂着肚子笑,只有阿四摸不着头脑。

晚上躺在床上,路菡说给我们做个测试,说出跳进自己脑子里的两个动物,大家说的都很正常,惟独程英说“小熊、翠鸟”,路菡最后公布答案说第一个动物代表你将来的那位,第二个代表你自己。大家笑的不行,我问程英“哎,鸟就鸟吧,为什么一定要翠鸟?” 刘奕说:“还不是因为她练天鹅功练久了。”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家都叫程英为“翠鸟”,后来一次路过一家饭店,里面的服务员穿得翠绿的服装,我忙对程英说:“这是你家,还不飞进去。”

 

春天渐渐到了,但是总不稳定。上英语课一点心思都没有,也不知道老师在说些什么,程英说,我们出去透透气吧。于是我便开始做生病状,咳嗽,程英说我不演戏实在有些浪费了,她说我能立即进入状态,脸色都开始变得苍白起来,眼神迷离,怎么看也是个病人,于是要求去校医院,两个人便溜了出去,在校医院里又顺便配了点咽喉片,两人便含着咽喉片在校园里逛逛。校园里各色的花也渐渐开始盛开,两个人便走到各个花木前看介绍,风吹来还是有些凉意,两人却唱着《暖风》,然后傻笑。我知道程英想和我说什么,因为她欲言又止表现的太过火,一会她道“昨天我收到一封信”,其实我知道,因为高怡来送信的时候我在,看到那是封校内投递的信。“是刘承志写的”。然后她没再说什么,我自然也就明白了。刘承志,对这个人我几乎没有印象,路上遇到好像也未必会打招呼,似乎就是元旦在浩然家曾说过几句场面话,就算是程英也奇怪他会写情书给她。我没说什么,因为我知道程英并不是个虚荣的人,她只是向我倾诉,她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四月份的时候学校开了场吉他会,票很紧张,但因为严默也是组织者之一,所以我们寝室的人便浩浩荡荡的去了。整个礼堂坐满了人,台上猩红色的天鹅绒幕垂到地上。所有的节目都是学生演奏的,各种风格,甚至有自己原创的,我看着他们的表演羡慕不已。一会严默上去了,他们自组了一个小乐队,有贝斯手、鼓手、键盘手,严默是吉他手兼主唱。灯光有些昏暗,照在严默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却又觉得充满了表情,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个怪念头。他们唱的竟然是枪炮玫瑰(Gun&Rose)的《Don’t cry》。我曾听严默唱过歌,一直觉得他很适合唱齐秦这样清亮的歌路,所以他开口的时候根本不适应,但几句之后又觉得很自然,有些诧异。

他在台上很投入,一张脸显得有些沉重,灯光下有些落寞的感觉,我说不清楚,只是音乐、歌声、灯光使得我产生许多错觉。前面的几个吉他手动作花哨、表情丰富,他却很平静,即使唱到高潮的地方,也是那样淡雅,因为先入为主的认为高潮应该激昂,所以觉得不自在,觉得与曲调和歌词配不起来,可是却又不明白为什么,他那样的表情比撕心裂肺的吼叫更让人哀伤。当严默下台回到刘奕身边的时候,我仍没有回转过来,他依然干净并有些腼腆的微笑着,与台上刚才那个人似乎毫无关联,我看着他,看不懂,便转过头继续看表演了。

五一的时候远之外游,在火车上认识了同校的高津,回来后便开始天天谈论他,完全将“困难户”抛在了脑后,再也没去看过篮球,倒是程英时常去篮球场,她说她迷上了这项运动,偶尔我也会陪她一起去,但迷恋总还是离我很远。我们倒也为远之高兴,至少这是“郎有情,妾有意”,不像何毅明和“困难户”,总是缺憾。远之是个很容易陷入小幸福中的人,她为自己织造了甜甜的梦,然后彻底的浸入,只是有时未免将这种幸福强加于人了。因为严默是毕业班的,再过几个月便要离校了。据说他准备去深圳发展,于是刘奕便开始变得有些烦躁起来,在远之幸福的衬托中,这种离情就显得尤其的沉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青春无悔》(二)/1

  1. 三生说道:

    阿洁,你知道吗,找到一个能够平等交流的朋友有多难,很多人,或者俯视于你,或者有求于你,或者提防着你,这个世界太没意思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