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三)/4

  

几天后我们专业打着考察的名义去余姚和绍兴玩。这里要说一下专业分配,我、路菡、远之一个专业,刘奕、阿四和程英一个专业。结果路菡生病没去成,就我和远之两人去了。那是第一次与系里的人来往,我说过,我一直是典型的窝居派,就算是女生寝室也是难得串门,我很享受自己寝室的氛围,又不善于与人打交道,于是与男生就更没交往了,无非是一起上课,乱哄哄的,只是知道谁是谁,对一些人的印象大多来于道听途说,偶尔路上碰到也只是点点头,连个笑容都没有,倒不是摆酷,而是倘若过于牵强,只怕这笑容叫对方害怕,以为别有企图。

大家乘的夜车,到余姚的时候天都没亮,河姆渡还没开,十来个人就蹲坐在台阶上,抬头还能看见满头的星星,一男生到处晃荡,大家在台阶上胡扯说着鬼故事,完全忘了他的存在,忽然见一人从远处慢慢踱来,晃晃悠悠,即使借着星光月色看得也不真切,因为晃悠,显得飘忽不定,远处有一旗帜随风飘扬,扑扑的响着,更添诡异,一女生大声尖叫。

那个双休日,大家走马观花的逛了河姆渡和绍兴,江南的秋天很有趣,到处还是绿盎盎的,养着眼。其实那次也是和远之第一次近距离的相处,虽然两人一直在一个寝室,但是整个大学我几乎都和程英混在一起,偶尔和路菡,对远之呢,有一点我很喜欢,她总不会生气,大家怎样的嘲弄她,作弄她也不恼火,与她说话倒也不用防备,不用思量怎样的话会使她翻脸,心中的“度”可以放的够大,但人的际遇与缘分是很奇怪的,我总无法与她心有灵犀,也难剖心交流,大多也是泛泛之谈,尤其经过“二十五史”事件之后,对她颇提不起精神来。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时常会因环境的变换而有良性或是恶性的发展,我们便属于前者。其实“考察”期间,我与她相处的时间也并不多,但不由得亲近起来,或许是“一致对外”的需求,至少有人嘲笑远之的时候,我必回击,就如平日自己嘲笑远之一般,不遗余力。回到寝室后,相机里还有几张照片,大家轮流在寝室里拍了些,还留有一张,我和远之竟不约而同的各拿起从绍兴带回来的特产,摆了个夸张的POSE,做广告状,看来默契这个东西,既需要天赋,也需要时间酝酿的。

我呢,一回到寝室,便立即自觉地进行了角色更换,从“维护”远之变成了不自觉的“攻击”。

那天卧谈程英道:“你们去绍兴的时候,我们无聊就玩时间人物地点事情。有一句:邵赋在树上裸奔。”大家大笑。邵赋是程英的专业老师。

而远之忽道:“你们知道吗,我们那有裸奔的。”

我笑道:“你是指你们那曾有人裸奔还是有裸奔这个风俗。”

而一会不知又怎么的讲起六、七岁的小孩最讨人嫌。远之道:“我们那有句话叫‘六七岁,狗也嫌’。”

然后大家又举了些六七岁顽童的头疼故事,远之又道:“我高中那时到我小阿姨家住时,我小妹妹就是六七岁,很烦的。”

我笑道:“所以‘狗’也嫌呀。”

后来我常想,寝室中倘若没了远之,真是乏味的很,程英与我一样,脸皮“太厚”,嘲笑起来很是没有成就感,别的几个总是要把握“度”,不知道是否会得罪,伤神。只有远之,可以肆无忌惮,与民同乐,何况她知道我并无恶意,并非针对她,只是一张嘴不饶人。而她即使是被外面的人欺负了,也只是嘟着嘴回来控诉,记得一次她在水房碰到一学妹,对方说“李远之,你最近好像瘦了”,把她乐的,谁知对方话锋一转,说“你知道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时她脸上灿烂的笑容真是继续也不是,突然消失也做不到,只有回来“愤愤”的向我转述,看着她又气又笑的样子,实在忍不住又要揶揄她一把的。

不久之后,倒是有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那天开完班会回寝室没多久,阿四撞进来,叫道“你们知道吗,我们开完班会,楼上就有人跳楼了!”

“谁啊?哪个系的?”

“好像是我们系的,比我们低一届的学弟,听说是上课上到一半当着老师的面跳下去的”。

“死了?”

“没,只是伤了,三楼,掉下来的时候被树挡了下,楼下又是泥地。更有人传说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就回寝室了”。

“啊,不满意老师的课也不用这样表示啊”,我一脸严肃道。

“什么啊”,程英道,“今天市领导来学校视察,估计是对此抗议。”

“嗯,听说那老师都被惊呆了,据说他要把这课改到四教的五楼去上。”

“嗯,这招够狠,四教下面都是冬青树,又是水泥地,还是五楼。”当时戏说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一年多后真有人从四教的五楼跳了下去,那样不给自己后路。

当时正巧对门的田京京也在,她对我们这样一本正经的胡扯颇有些不适应,却又觉得有趣好奇,不时的问“真的?”阿四则笑着对她说“煮的”。

学校每年都会有个把人跳楼自杀,因为每次的当事人都离我们很远,并不在意,有时它就象是校园里一道异类的“风景”,这是第一次当事人相对与我们接近,但因为没有死亡,大家也尽可能的调侃,“死”离我们还太远,更重要的是生活还离我们太远,那时的我,一厢情愿地对于轻生的人鄙薄,直到死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接近旁人的痛苦时,虽然不赞同这样的行为,但至少渐渐明白理解一些人的心态和行为,对于轻生则没了调侃,更多的是感叹,即使偶尔调侃也是刻意为之,可有时回头想想,还是喜欢调侃的心境,离生活远有时未尝不是件幸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