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三)/5

十一月中旬,全校大三生开始献血,冲着一百来元的补贴,寝室里开始按时休息,规范饮食,生怕不能献血。献血那天倒也没什么,但是我们在外面等着献血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乱哄哄的,听说我们系的一个男生晕血,刚把他的血抽出来就晕了,于是赶紧输回去,这倒是搞得我们有些心慌,只好笑谈“他真核算啊,血没献也可以拿钱”来消除自己的一丝不安。但是很快有几件可乐的事情将刚才的情绪全消化了。

因为献血还发了毛巾、香皂,放在一个小塑料袋里,结果田京京看到一个男生手中拎着几袋毛巾和香皂,奇怪道:“咦,献血还发短裤?男生也发短裤?还是花的?”我们当时笑得不行,直道,“完了完了,笑得喷血了,等回没血献了。”还碰到浩然,他姑姑给他准备了一大瓶盐水,说能相对稀释一下血,但应该在献血前半小时喝的,结果他一到就献了,手里拿着盐水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想了想还是喝了,然后立即抽血,出来后,他说现在起反应了,估计现在自己胃里的血浓度暴低。

献血的时候,医生叫我有节奏的捏紧拳头再松开,我的节奏是很强的,可惜太快了,一会便结束了,站起来的时候竟觉得有些头晕。而献血的过程中,我没敢看血袋,怕自己也晕,但献完的那一刻,我瞄了一眼,一袋子的鲜红的血,真打了个寒战。因为事先有人曾问“200CC血大概是多少”,也不知是谁那么缺德的回答“也就一包豆奶吧”,害得我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没敢喝,一拿到豆奶,就想起那包血,有些反胃。

我们专业楼就在医院隔壁,于是献完血,便去系里喝野鸽子汤。系里为了我们,特地买了些碗啊什么的,那些不献血的人,几乎全都加入了服务的行列,声势很是浩大。田京京就是“服务人员”,我笑着叫她“哎,小妞,来,给我按摩按摩。”她自然是没走过来服务,但是在那边笑得抖了很久。此外呢,又发了一百元,大家心满意足。可刘奕她们系里很是离谱,先是献完血没人管他们,喝鸡汤也是自己出钱做的,还将那一百元现金买了东西给学生,这也无妨,可是买的竟是饼干和冲剂类,并且质量很差,我们算了算超市买买顶多也就七八十元,大家都很愤慨,说这是地地道道的赚学生的“血汗钱”,最后那劣质冲剂都没法喝,倒了。也因这,觉得学校、系里的行政人员实在是太没人性了,平日里办事要看他们的脸色,到了这种时候却又无法发作。

而献完血后,有很多养生谣言,说什么尽量不要看书,会伤眼,大伙乐得不看书,或坐或躺在寝室里瞎扯,听说有寝室里的人极度空虚,便挥毫做画。一直到傍晚时分一切正常,晚上大伙越来越觉得无聊,不知道是谁怯生生的说“我们打牌吧”,结果遭到了空前的一致欢迎,别的寝室听说我们这里竟然要开局了,几个平日里总是凑不齐牌局的牌友争先恐后的往我们这跑,结果我们这里把门一关,来了句,“今日不对外开放”,断了她们的念头。那天也异常的难得,所有的人包括远之都在寝室里,牌打了很久,那时已入冬了,晚上还是甚有寒意,大伙拿出冬衣,瑟瑟的打着牌,但是热情高涨,席间调侃着,顺便痛骂着刘奕她们系里的行政人员,很是解气。熄灯后,意犹未尽,甚至想把桌子搬到走廊里打,终归因为工程浩大,走廊里穿堂风又厉害才被否决,但那时却是怎么也没法睡觉的,便点上蜡烛,因为只有一支,便放在正中,于是出牌的时候都要凑上前借着烛光看一眼,那时谁也不记得什么“伤眼”了,我说,“也好,这样谁也别想偷看旁家的牌了,自己的牌也是不出不知道的。”于是牌局变得扑朔迷离,高潮迭起,六个人不时的在寝室里大叫,大笑,虽然昏暗,却比张灯结彩还要热闹,一直打到那只蜡烛烧尽了,无法打“盲牌”,才心满意足的睡了。

 

我最初就说过,寝室里音乐永远是主角,有时是广播,有时是磁带,最具有戏剧性的是一次放是罗大佑的磁带,《京城夜》唱到一半熄灯了,于是磁带就卡在那里,大家也都忘了按一下“STOP”键。第二天早上,不知道谁定了六点的闹钟,“嘀嘀嘀”响起来,朦胧中听到大家在咕哝着,我也想:谁啊。有毛病啊,又不起来,还定闹钟。同时灯“叮”的亮了,晃眼,有些恼火,而这时磁带突然又转了起来,唱“他们来自天上天下,他们来自地上地下,他们早已隐匿千年,一直静静等待改变”,大家听到这个歌词,想想这一系列的“突然”,都大笑起来,刚才被吵醒的不快都没了。后来的几年里,但凡提起放磁带,总是要带出这个故事,我和刘奕对此津津乐道,觉得实在是再神奇不过。

印象中有关音乐的虽然有时会感叹,但总是以欢喜的状态为多,直到张雨生出车祸,寝室里一时之间沸腾。对于张雨生,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我的未来不是梦”,当时给了我们多少澎湃,而其他的我是有些淡薄的,但是广播里突然翻天覆地的开始播他的歌,渐渐开始关心起来、喜欢起来,整个寝室都一下子陷入这个状态,有时我很奇怪,人的喜好是不是也会传染,但我明白其实喜好也是会不知不觉中互相影响,可见人不能一条道上走到黑,不应彻底的排斥,只要你肯用心体会,也终归能接受某些东西。他早期的作品中最喜欢的是“带我去月球”,尤其其中一句“把我的小提琴拿来好不好”,以至于后来的大学生涯里,我们时常会用这个句式这个腔调“把我的吉他拿来好不好”、“把我的茶杯拿来好不好”等等。

于是在那段日子里,渐渐培养起对他的感情,越来越浓,尤其是听了后期他完全为自己度身定做的《口是心非》专辑,在里面看到了他的才华他的锋芒,听到了他真正想表达的东西,听到了一种别样的声音,这是个充满灵性的音乐人。而美好的生命总是会在最华彩的地方嘎然而止,得知张雨生离去的那天,刘奕泪流满面,晚上听着广播里的纪念节目,气氛伤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