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四)/2

正因为专业性越来越强,我几乎就没有再和程英一起上过课,而这个时候我与路菡的关系突飞猛进,我不知道是否与她爱上林峻峰有关,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与她贴近起来,因为两个人都是神经质的莫名其妙的爱上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人。而相处久了自然也会有许多默契之处,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人与人的默契,既有天生的,很多还是后天朝夕相处的产物。但是纵然如此,我还是颇不适应路菡的情绪化,因为有时你会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惹得她这般无情,甚至会无端由的怒斥你,可是待你好起来却又甜如蜜,让你全然忘了刚才她的冷漠,所以与她交往我多少有些战战兢兢,不由自主的有些讨好的意味,不象与程英一起那样自然。

记得一日她问我,“你觉得我最大的毛病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情绪化”,但当时心里又想,自己最大的毛病就是不会敷衍。

“那你认识的人中间有没有谁和我相似的?”

我想了想,“有,但不是现实生活。”

她笑问:“谁?”

“《过把瘾》的杜梅。”

她听了后愣了一下,“你知道吗,你说不是现实的时候我也想会不会是杜梅。”

因为生活中有很多相似的观点使得我们两个一下子异常亲密起来,不象与程英,两人的亲密很有些细水长流的味道,而与路菡,倒是有些纵情的意味,我很快意识到了这点,于是又努力的使得两人的距离拉开,很是疲乏,但有时自己无意的举动又使得两人关系更为深入。

路菡体质有些过敏,到了春天开始咳嗽,我呢,时常会去医院配药膏红花油之类的养腿,一日去的时候,便顺便挂了个内科,然后伪装成咳嗽状配了些药水药片给路菡,当时这么做的时候根本没意识到什么,只是觉得顺路,何况装病对我来说也不是件难事,但是很久之后,路菡曾异常动情的对我说,她一直记得那天我给她配的药,很感动,甚至特地在日记上记下,当时便想,很多时候你的举动真的会影响很多人,是正面也好,负面也罢,你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真正是“做者无意,受者有心”。

但同时在寝室的时候还是与程英混的比较长,两人总能一拍即合。一日我泡了杯茶,心血来潮加了点伴侣搅和了一下,做奶茶,可是突然意识到应该先把茶叶滤掉的,但已经来不及了,尝了尝,口感已经不错了,但没甜味,顺便就又加了点远之的雀巢芒果冲剂,用调羹将其和匀,尝了口,觉得味道不错,于是推荐给远之,远之见我这样折腾,又见里面乱七八糟的茶叶,面有难色,拼命的摇头,我百般保证好喝,远之死活不信,我给程英,程英想都没想,接过来尝了尝,说真的很好喝,可是由于我和程英平日里经常这样配合,名声大跌,刘奕、阿四她们都不相信,以为两人故做享受状,最后我和程英只好叹道“唉,不识货啊”。

但也是从大三下学期开始,寝室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这个变化怎样形成的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路菡与远之关系僵硬,我们一直是知道的,想,人与人或许是有眼缘的,喜恶这个东西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别的寝室时常会羡慕我们的关系,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终归是真理。而刘奕这时也开始“突变”,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一直在潜移默化的变,只是我一直没意识到,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只能用“突变”来形容了,我甚至一度怀疑当时她与严默关系紧张所造成的,因为严默的电话一下子少了许多,而偶尔打来,她的口气也总有点火药味,总之,她一下子对寝室冷淡得很,时常去别的寝室串门,然后与隔壁的孔蓉亲密无间,其实这些都无妨,但是她过于厚此薄彼。

那日,程英高烧,中午在寝室里睡觉,大家都静悄悄的,我连和远之说话都压着声音,而刘奕这时从隔壁回来,大声笑着进来,“咦,怎么不开音乐?”然后便要去开音箱,我“嘘”了声,“程英睡着呢”,其实她是知道程英高烧的,但是当时也不觉得什么,只当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没几天后,中午大家在寝室里笑谈,她在水房洗衣服,回来后看到我们不知为了什么笑翻了,怒斥道“轻点啊,孔蓉这两天不舒服,在隔壁睡觉呢!”我们一下子都静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一下子堵住了。

种种总总,我越来越对这种状态厌恶,刘奕当时在别的寝室里柔声柔气,甚至低声下气,可一到了自己寝室立即变得颐指气使。阿四甚至有一次脱口而出,“刘奕,你别在别的寝室当孙子,到了这里当大爷好不好?”当时只觉得一个痛快。但是她仍我行我素,我说过阿四时常能在恰当的时候说出大家想说却又不敢说的话,一次刘奕再次刺伤大家的时候,阿四说“刘奕,你象个刺猬,保护了自己,却刺痛了想帮助你、爱你的人”,我当时静听刘奕的回答,“我高兴”,她顿了顿,“正是因为爱我的人,我才可以刺痛。”我一下子绝望,对这句话一直耿耿于怀,原本的一切太过于完美,所以当寝室的关系乍然变化时,我反应不过来,开始心如死灰,也淡然冷漠起来。我不明白,大家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日子,那样在乎对方,那样在意彼此的关系,为什么最后会落到这样的田地?那时我便会想有时爱得太深,反弹的未必是幸福,或许是因为自己最初对这个寝室太喜欢了,太享受其间的气氛,记得最初两年,我真的是一步都不愿离开寝室,生怕一走开,便会错过一个绝妙的笑话,就会错过与对方交流的一个机会。

很久以后我反思的时候,就想,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不行动的人,寝室的关系出现变化的时候,我只是感叹,我只是遗憾,甚至回避。比如路菡和远之,当时我为何不撮合,两人并无化不开的仇怨,为何不做一些积极的努力,甚至相反,有时甚至不自觉的做了些推波助澜的言行。

俞波说我是个太理想化的人,所以一旦有缺憾便会放弃,实在是个太过于消极的人,对一切有时未免过于苛刻。他是对的。我只会在假期的信里对程英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却没想过做些什么,使得寝室的氛围可以回到大一大二,最最自然开心和谐的时光,记得那时,每到冬天晚上吃完饭,刘奕和程英总要决战一番,在寝室里“撕打”,而我则在一旁或是冷眼旁观或是煽风点火,她们两个每每都把战争结束在我的床上,两人团在我的床上“搏斗”,而我则也“配合”地做咬牙切齿壮称其为“日俄战争”,在旁边哭诉“落后就要挨打啊”。而谁说“怎么办”的时候,总会默契地说“1902年列宁写了《怎么办》”或是“我妈妈说凉着拌(办)最好”。更记得一个秋天的早晨,远之起来的时候,大叫“看!”,原来玻璃窗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程英立即跑到玻璃窗前,与远之不约而同的用手在上面画小脚印,所以后来当我想起“默契”这个词的时候脑子里时常会冒出这个场景。那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而然,为什么这些最简单的东西都不再有了呢?

当彼此的关系开始改变的时候,我只会冷眼旁观,说一些消极的话,但这些表现对现状毫无改观啊,甚至进而影响自己的心情,影响别人的情绪,影响整个寝室的关系。我从来没想过这些,我只是一味的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后来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就越来越憎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和远之路菡彼此开诚布公,这本是我的长项,为何我却选择不做,这样容易放弃,任由她们这样发展;为何不与刘奕深入交谈,知道她这些表现背后的原因,我一直说“子非鱼”,是啊,那我为何不尝试去知道刘奕当时心里在想些什么,又为什么不告诉她我在想些什么,却只懂得哀怨,逃避,绝望。后来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我就深深自责。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青春无悔》(四)/2

  1. Charlene说道:

    今天开始在CB的BLOG上看你的小说了,那里没有花花绿绿的颜色。被老板发现也会误以为我在“勤奋”工作呢^_^

  2. 说道:

    看来我要把那里也搞得花里胡哨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