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四)/4

当时总共有三个老师负责我们的工作生活,领队是邱成志,还有当地的老师于义,主要负责我们的工作,而负责我们生活的还有陆涛。

老邱是个油滑的人,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城府很深,却并非深藏不露,这两个极其矛盾的性格在他身上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不知道是否与人本质上都有“暴露”的欲望有关,说话总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遮是要遮的,为的是引起你探究的欲望,但面是一定要露一半的,正是满足自己的欲望,颇有些皆大欢喜的状态。老实说,他当时也甚是忙碌,既管工作又管生活,以至于他自己说真是又当爹又当妈,不知道他自己是否也是享受这样的状态。

当时老邱特别喜欢给我们讲述他在日本求学的一些经历。说当初夜间打工,回来时经过每个公共电话亭都看看,因为很多日本男人晚上喝醉了打电话回家,常常将钱包忘在电话亭。一圈下来会有许多钱包和钱。而几天后,我在走廊里洗陶片,裤子里的钱包硌得慌,便随手将它扔在陶片上。这时,老邱从旁边经过,手里夹着烟问:“文书,你的钱包不要了?”我想他真是拿钱包拿出瘾头来了,我那钱包与陶片的颜色很是相近,不细看绝不会注意到,而老邱只不过路过,眼角瞄了一眼就发现了,看来是经过训练的。我装作慌忙状:“啊,这你都发现的了?”

当时田京京曾问老邱:“你在日本的时候是不是山口百惠最红的时候?”老邱非常严肃的摇头。田京京继续:“那谁最红?”老邱竟然指指自己,大家都趴着笑。金石道:“邱成志子。”

对于于义,当时系里“无数”(本身数量有限)的女生对他表示了仰慕之情,当然此情也是远在他乡,当时特地环境的产物,仿佛他便是田野考古生活的一大见证,对于见证性的东西我们总是万般爱恋。于义本人是个比较平易近人的,而平易近人时常代表着为人拘谨,至少不活跃,但他有时却又会象孩子一样突然天真起来,却又不觉得做作,很是有趣。

陆涛呢,最初大伙都觉得他平易近人,青春活力,把他归到比于义还要高的一个层次,可是很快便一落千丈,不知道是否与起点太高有关。而最初“看穿”他本质的是田京京,起初田京京和陆涛一起负责一个探方,几天后她咬牙切齿说陆辉简直就是个“少爷”,基本上是她一人在热火朝天地干。起先因为与老师合作,田京京很是慌张,生怕自己有一点的闪失,后来发现老师也是人,收工时,田京京问他,一大堆陶片要不要,他忙说这不要,那不要,尤其是那些有了“新茬”的,而且感觉特别不好意思。原来他也怕老邱找茬。

于是首先在工作的态度上,大打折扣,然后是一些生活上的琐事细节,使得大家对他避之不及。而这大概与他急于想在老邱面前表现有关,转而对待我们苛刻得很,甚是罗索,一个大老爷们这么罗嗦,最后的结局无非是群而攻之,但学生又能做什么,大伙于是开始在背后开他的玩笑,先是给他取了个MISS陆的美称,然后便是模仿他的种种动作,将其编成系列舞蹈,定时排练,田京京每次心情郁闷时,我便表演给她看,有时觉得这样对待老师有些过火,但年轻时候不过火,老气横秋的给谁看啊。

四川多夜雨,而下了雨之后,“地形”会有很大的变化,比如原来的滩地上只有半臂宽的小缝,到了第二早就变成几步远甚至十几米宽的沟壑,一早MISS有事较晚上工,看到他,只见他裤子上全是泥,站在隔梁上,双手伸开,象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路菡故意问怎么了。他道,今早走来的,遇到一大沟,懒得绕路,于是纵身一跳,结果就摔在了沟里,但是我们发现他裤子前后都是泥,连手表上都有,肯定不是一个跤的效果,笑问“那怎么会前后都有呢?”他腼腆的说,“后来又碰到一个沟”,我们得到了预期的答案,笑了一天。

除了与老师打交道,自然还有老乡。在生活上,他们时常会拿些自己家的烤番薯,树上的枇杷给我们,而工作上呢,由于他们去年干过相同的活,已经很有经验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用大锄,什么时候该叫我们动手,所以很是放心。最初挖到点东西,包括陶片都兴奋不已,记得我最初挖到一个比较成型的骨簪,测量完数据,立即兴奋的拿着跑到老邱那里报喜,欢愉之情无以言表。很久以后但凡看到电视里考古场景都激动万分,与屏幕里的人一起分享着考古现场的悲喜。

中午大家轮流做饭,吃完饭没一会就又开始工作了,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才正式结束,回到招待所吃完饭,还是工作。要写考古日记、整理、洗陶片、编号、摄影、修复、拓片,画图等等,有时还像模像样的讨论已经遇到的和即将遇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案,有时要忙到晚上十一点多才能上床,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即使对面嘹亮的、严重跑调的卡拉OK一夜不停,也丝毫不受影响,我从来没有抱怨过,甚至异常享受在会议室里的时间,大家埋头工作,间或讲讲笑话,互相帮着拓片、制图,那时最大的娱乐就是工作,那种气氛一直到回到学校我还恍惚觉得存在,一时之间竟无法适应学校里上课的环境。

至于睡觉呢,老师们形容这床全是“灰坑”和“隔梁”(当时大家的描述中充满了专业词汇,正如包饺子用“修边”),但是对我来说,有张床就够了。可是睡觉前,一定要把床单理一理,因为上面会有很多的甲虫,有时累得忘了,一晚上都觉得难受,但一躺下去就也懒得再起来折腾了。田京京最厉害,她说一天晚上她睡到一半觉得腿上有点痒,迷迷糊糊中用手去抓,只听到清脆的响声,以为是饼干,后来想不对,大概是蟑螂,“恩,就当是饼干吧”,这样想着就又睡着了,是啊,那么累,谁有功夫去辨别到底是饼干还是蟑螂,谁有精力在半夜还惊恐的大叫啊,睡觉要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青春无悔》(四)/4

  1. Serena说道:

    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于义的原名了。另外妞妞,好早就想和你说,那天在我blog上的话一半是因为看了青春无悔,第一反应就是想到声歉,对你,对寝室,对”路菡“。一半是因为那天和ye说错话了。想自己应该纠正一些生活态度和待人接物的方式。不要总自以为是。对了,还想问你,要是想换背景音乐,原先的是不是就被覆盖了?最后还要说,小说越来越精彩,加油加油!(只是越来越像自传了)

  2. 说道:

    蓉蓉,就像我在你的blo留的言一样,正因为有那些话,那些日子好像回忆起来才更丰满生动,倘若一直一派和气,倒真是乏味极了。三峡的这一段的日常生活我没做任何改动,确实很有自传的倾向。背景音乐是跟着文章的,如果你不换了,而原来的没有删的话,整个页面便会两个音乐一起放,很混乱。所以只能舍弃一个。另外,你希望大家一打开你的BLOG就有音乐的话,就需不停的将歌放到最新的文章中。很麻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