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溪、大盘山

这周末又出游了,前所未有的大部队,竟然有60人之多,叹为观止。自从上次清凉峰之后,leon叫以后有腐败点的活动叫他,可是事到临头,我却失信于他,原因很多。一来,这个花溪是一日吃饭,大家一拍即合;二来,当时是定了车位的;三来,也是最重要的,这个团体似乎已坚不可破,新人已经很难再融入进来。而之所以会参加这么庞大的队伍,实在不是我们最初的打算。说来话长,六月初吃饭,提起大家很久都没一起出游了,于是想找个近处腐败,提了许多的意见,但时间无法确定,当时我除了这周整个六月都已排满活动,而其余的人也大多只有这周有空,而就逍遥一人这周已与旷野的朋友约好去大盘山,大家一合计不如同去。谁知后来旷野他们为了平摊车费,又继续在网上召集便形成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数字。既已定了位,也只有同行了。

一切略过不谈,第二天到的花溪,进景区约一百来米我们一行人就笑说要扎营,因为事先说好这次要腐败,小凤的口号就是坚决不离开车50米。JIYU问我们如何,我笑说,我们坚决不离开小凤50米。事实上我们走了约十分钟,逍遥已帮我们安排好住所,大家开始卸包,我有些怯生生的问:难道我们真的就不前进了?竟然得到肯定的答案,实在还是有些缓不过神来,虽然知道这次是不可避免的腐败,却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彻底。于是开始拿苹果、牛奶,搭桌子打牌了。坐在走廊里,走廊外便是一车宽的路,路旁是溪水,溪水边是山,这样的景色下打牌,实在是惬意无限,难怪大家都差点不想吃中饭了。

吃饭期间,松松不小心将热水打翻烫了我,起了个巨大的水泡,因此他们告诫我不可弄湿,我再次怯生生问: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天我不能下水?答案也是肯定的,怅然。饭后照旧打牌,我道,下午谁要是敢下水,我和谁急,我一定拿着竿子把你们一个个都捅下水,再不得上岸。打牌期间,东东带了全套煮茶装备,茶香阵阵,我们自然是不肯放过。于是几人喝着小盅的茶,对着溪光山色,听着雨声,却打着牌,觉得实在是煮鹤焚琴,煞风景的很,但实在是享受极了。

后来大家打的乏了,骨头和CB去钓鱼了,小凤和蝴蝶睡觉去了,我、松松、JIYU、阿波还是决定下水,我当时想,千万别湿了,不过倘若湿了,嘿嘿,就破罐子破摔,一定要玩漂流,因为逍遥带了个充气床。四人顺溪而上,开始趟水,在十字峡谷和浙东大峡谷都玩过趟水,但怎么也比不上这次有趣。溪水浅则至脚踝、深则至大腿,水势湍急,人要随时保持平衡。花溪著名的“平板长溪”,长300余米,溪底很是平缓,可以赤脚行走,不扎脚,据说是一亿年前火山爆发时自然形成的流纹岩,溪水边上有瀑布,直接倾入溪水,真可谓天下一绝。我道,现在我们终于明白祖国的大好河山是多么的壮丽神奇,于是四人一道伸手感叹:祖国啊!

有一处很有趣,因为高低落差规律,于是溪水便一层层的往下跳,激起一层层的水花,白晃晃的,刺着眼,因为石头有些地方甚滑,所以不时的要找落脚点,四处寻觅,但是盯着那不停跳动的溪水,眼睛都花了,视觉上的错觉造成了心理上的错觉,明明脚踩稳了,却觉得自己还在晃,很有趣,以至于阿波说要时常看看天才不至于一直觉得在晃动。有时走到某处,或是水过深过大或是石头过滑无法前行,不得已退回往别处前进,但因水势大,回头人便会随着水势往下倒,于是只能横切,既惊险又刺激。

而最最有趣的地方便是水上秋千。它是建在水上的桥墩,在每个桥墩之间架了座秋千,于是大家便趟过去,荡秋千。我不知道多少年没荡过秋千了,更是从未在这样的场景下荡秋千,所以都不忍离开。JIYU后来特地跑过来,站在水中替我荡,甩得很高,我一度闭上眼睛,感觉风在耳边,水在脚下,真是人间享受。倘若想使自己停下来,只要把腿往下一伸,那直冲而下的水的阻力便成了最好的刹车,大家一人一架秋千,玩了很久都不尽兴。据JIYU说,上次她秋天来这样,一点水都没有,整个平板长溪,只有平板没有长溪,觉得这次的雨实在下的太及时了。

晚饭大家玩游戏,7、8、9,两个骰子,扔出7便在一碗中加酒,随意;扔到8指定谁喝酒;扔到9就自己喝,直到大家再也喝不下一滴放作罢。说好第二天空身爬山。逍遥与那帮朋友玩耍,不陪同我们,而蝴蝶有孕在身,那小凤自然也是留守。于是剩下六人决定上山。

周日早五点三刻起床,一切妥当,七点出发。这是我这两年来第一次空身上山,可是却也没发现有多少的轻松,看来人的惰性真是可以无限发展的。一路湿得很,本听说这山路很是简单,大多是机耕路,但是这两年来我们好像从没一次走过正规的路,本以为这次可以得逞,未料走到山脚,便有个老头极力阻止我们上山,说路已冲毁,无法前行。确实,昨夜一场大雨,花溪的水暴涨,昨天只至膝盖的水估计已经到了腰间,并且异常湍急,所以我们就这样轻信了那个老头。但我们执意要上山,老头便给我们指了条艰险无比的路,一路走JIYU一路在担心,我们到时候可怎么下山啊,是啊,湿滑无比,下山根本无落脚之处。我们几个一路叫嚣着”下山、下山“,但CB和骨头对我们这种伎俩绝不理会,坚持上山,当然倘若他们真的说下山,我们肯定失落无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虽经历”艰难“(无论如何,终归是空身,说艰难两字,实在有些惭愧)达到山顶,下山。下山按惯例,自然是不肯原路返回的,于是挑了另一条路,大家一路笑说,不知道这条路会下到哪里,然后自然又是一番嘲弄,嘻嘻哈哈。等到我们看到昨天老头给我们指路处,恍然大悟,老头果然是”故意“给我们指了条高难度的路。

因赶时间,回来吃完饭便出发了。倘若不是昨日一场大雨使得水位上升、水势加急、时间紧凑,我们必然还是要再溯一次溪,留点遗憾也是好的,下回可以再来溯溪漂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