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四)/9

六月,校园的栀子花香已经开始飘散,旁人总说,厦门的凤凰花开总在毕业时分,那远远便能看到的如火烧云般的花海,衬着那离别的心情便越发的落寞,其实怎样的花并不重要,离别的人总能找到衬托或者加强他们心情的环境,虽然上海没有凤凰花,但淡淡的花香一样使得离别充满了哀伤。而我们这些还未离校的人们,对这些全然没有反应,可见境由心造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每每到了栀子花开的季节,刘奕便在楼下花园处夜盗栀子花,然后插在寝室中,幽香阵阵。而我们总要故意说,“哎,又偷花了。”程英学着孔乙己道,“窃花不能算偷……窃花!……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我则笑道:“这叫做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虽然我们不是主角,但一年一度的毕业时分总也或多或少让人无端的感伤,而我呢,每每这个时候就会愈发想起最后见严默的情形,那简单的一幕便在脑中反复回放,细节到不能细节,恨不得把他说过的每个字的笔画都一一拆开,直搞得自己精疲力竭。是啊,对于严默,我除了回忆那零零星星的片断,还能干些什么,我就象葛朗台关门独自数着金币一般,夜夜把那些仅有的回忆一点点铺陈开来,一次次去回忆,当时便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这种状态,直到很多年后,看到一句“我爱你,与你无关”,才恍然大悟,而对于之后的《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便多少有些心有戚戚焉,至少我明白女主人公的心情,明白她举动的缘由。

但纵是如此,我的感伤只与严默相关,与毕业却并无太大的联系。走廊里看到有人在烧信件,毫无感触,而看到楼下黑板通知“同学们,你们即将毕业,象一朵盛开的鲜花,发挥着光和热,请同学们不要在走廊里烧废品和信件”时却笑得差点岔气,趴在楼梯的扶拦上笑得根本没法上楼,心想烧信件不就是发挥“光”和“热”吗?!直到有一天中午,我一人待在寝室,突然听到走廊里有一女生大声唱着《青春无悔》,然后失声痛哭,然后继续哭着唱,唱的颇有些歇斯底里,那个声音一下子刺穿了我,我不知道我离别的那天是否会这样痛快的表示,想来不会,我只会暗暗的难过,即使真的流泪也该是静静的。

而那天晚上,熄了灯,外面下着雨,东区门口聚集了一群即将毕业的男生,冒着雨唱着歌,甚至有人带了吉他、口琴、小提琴等等,这一直来是个传统,据说多年前还有人搬了钢琴来的,感觉他们不在唱,而是用嗓子在扯,阵势浩大,风雨中声音有些飘摇,但是却还整齐。大家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忽然听到了他们唱《外面的世界》,差点崩溃,这让我想起严默弹这首歌的情景,我觉得自己这个状态很要命,任何一点点事都要与严默牵扯到一起,后来我看到陈丹燕的一句话,实在觉得再妥帖不过:心中的爱情将生活变了样,你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中去了,夜夜临睡前那温暖尖锐而且非常惶恐不安的心情说明了这一点,爱情象一把火,将你原来的生活烧了个精光,而放火的人,就是你自己。是的,我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一团糟,我再也回不到原来那种心无旁骛的状态。

那年的六七月份,不知道为什么雨特别的多,阴潮得很,我的腿疼的厉害,少有夏天还这样难受的,非常奇怪,在三峡,按理要比上海阴潮的多,却也没这么难受,不知道是不是与心理状态有关,腿酸的不象是自己的了,便又跑到医院去配药膏,这回配的是类似于狗皮膏药的那种,用蜡烛烤化,倒吸一口气往腿上猛地一贴,炙热的药膏烫得我总忍不住大叫一声,但总又叫的不彻底,憋半口气用来咬牙,我想当时这样多少也有些惩罚自己,痛恨当时那样的状态。

那一阵子,正因为自己的情绪不稳定,觉得自己终日纠缠于严默的回忆之中,很是要不得,于是努力将与他有关联的东西统统摈弃于生活之外,最严重的莫过于停止了吉他的练习,其实一度我也曾搁置过,那是因为总没有进步有些心灰意冷,但很快便又重拾起的,而这一次却真的把吉他搁在了柜子上不再碰它。别人问起缘由,我便故做淡然,“唉,总进步不了,这次是真绝望了”,或者装做痛改前非状,“唉,不能玩物丧志啊”,而正好考试季节也到了,这个痛改前非倒也恰是时候。

好在大三的时候考试不象之前那样让人心慌了,尤其我们这个学期的很多科目都与田野考古有关,比如制图,交上上课时做的器物图就行了,比较悠闲,只有远之和路菡很是忙碌,她们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起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决定出国,我甚至无法分辨到底是谁影响了谁,所以想很多时候“敌人”比朋友的影响来的更大,更有激励作用。路菡为了专心学习,决定搬出寝室,于是便空出了一个床位,浩然知道后,推荐秋晨来寝室住。真是有趣,同样为了出国考试,一个出去,一个却进来。秋晨是那个元旦在浩然家认识的,是我们的学姐。

虽然我们与她不熟,但对她的名字实在是如雷贯耳,因为上学期末,我们曾在校宣传栏里看到她的名字,因作弊被学校开除。于是这学期,她便被赶出了校园,然后她决定出国,希望能继续在学校附近住,方便复习,便住了进来。于是对于作弊这个话题,我们卧谈时尽量避免。而有一天她倒是先挑起了这个话题,淡淡道:“你们相信我没作弊吗?”那种状态似乎是说,你们相信也罢,不信也罢,其实都与我无关,与其说是个问句,倒比“我没有作弊!”来得更强烈,而也正因为这个态度,我倒是一下子站到了她那边。

没人回答,倒不是大家不相信她,而是事实上我们信与不信并不能改变什么。

阿四问了句:“到底怎么回事?”

“我考到一半,突然腿上被什么击中了,便低下头,发现一个小纸团,神差鬼使的竟然拿了起来,正在疑惑的时候,在窗外巡逻的老师看到了我,硬说我作弊。而我又没看清到底是谁扔给我的,所以又说不出‘同谋’,他们就认为我的态度很差,不见棺材不落泪,我是说不清了。”

我叹了口气。

她继续道:“倒霉的是,我这门考的还真是糟糕,很多名词解释都空着,老师就更有理由怀疑我了。”

“真倒霉”,远之道,“估计是有人想扔给别人的,结果没投准。”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算了。”

“当然不,我要据理力争。”

“可表面看起来,理并不在你这方啊”,程英指出。

“我不管”,秋晨坚决的说。

拉锯战从判定她作弊的那天就开始了,她为了这件事,一阵子几乎天天往教务处跑,已经跑了一个学期了。但无论如何,她的脸上仍然是那样沉静的笑容。秋晨有哮喘病,脸色时常会苍白,映着那个笑容,显得异常的绝决坚定。而正因为这笑容,我开始喜欢这个女孩,无论心里怎样的委屈,无论外界给了她怎样的打击,她都懂得用“柔”来化“刚”,懂得争取自己应得的。而那段时间我想王启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在心理上的帮助,使她能调节自己的心情,而与教务处打交道,我知道从来都是场噩梦。

 

我发现程英与赵非还真有些“缘分”,假期在家赵非告诉我他和杨晓敏分手了。我说过我一直不喜欢杨,在她与赵交往前便耳闻她的种种“劣迹”,但他们开始谈的时候,我什么都没说,一来她的那些事传的很广,我认为赵非不会全不知情,二来这样实在有些挑拨之嫌,何况我向来与她不和,叙事难免会有感情色彩,自然也不愿意误导赵非,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如今两人已经分手,便也觉得没有必要再把那些事拿出来说,否则实在太落井下石。我只是问赵非为什么,他并没有细说缘由,只说了句,“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如果以后结婚,绝对不是我爱对方,而是我该结婚了。”

我便笑说“那你岂不是成了玩弄感情的动物了。”

他听后大笑,“那么复杂干吗?直接说禽兽不就得了”,他顿了顿,接着道:“也好,成孤家寡人了”。

我笑道:“这下又自由了。我怎么觉得前面说的都假的。最后一句才是真的吧。”

他嘿嘿的笑着:“怎么就让你看出来了呢?”

赵非一直是个非常现实的人,当时那句话是特地环境下的为赋新词的感叹还是切实感受我不得而知,后来当他结婚的时候我倒是很想问他这个问题的,但终究没有,而这句话使得我本想撮合他与程英的念头再一次被扼杀,何况,我一直觉得程英实在是个太好的女孩,她应该有更好的人来珍惜她,赵非为人过于现实,有时又有些城府过深,不适合程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青春无悔》(四)/9

  1. shi说道:

    妞妞,有些东西藏着的好,写出来有些刺骨.不如忘却.

  2. 说道:

    “不如忘却”四字好,可有些东西既不愿忘却,也无法忘却,不如记住,不如写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