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五)/1

如果我知道开学后会发生那么多事情的话,我真希望大四的序幕永远都不要拉开。开学大约一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有刘奕的电话,当时她正在隔壁与孔蓉聊天,电话里的具体内容我并不清楚,只是看见刘奕的脸色灰沉,然后泪流满面,从断断续续的对话中,得知刘奕的好友彭砾昨天全家煤气中毒而死,寝室中时常听刘奕兴奋地谈及彭砾,知道这个朋友对她意味着什么,当时大家的心一并沉了下去。

挂了电话,刘奕就往外跑,程英一把拉住她,“去哪?”“校园走走。”“我陪你去。”“不用!我只是走走。”说完这,她跑了出去,程英看着大家,大家看着她,没说一句话。那天晚上,整个寝室都很安静,从未有的安静,连最会调节气氛的我和程英也一声不响,说话也轻声,象是怕吵了谁,快熄灯了,刘奕还没回来,大家慌起来,正准备出去找她,她进来了,一句话也没有,开始收拾东西,大家看着她不停的忙碌,谁都不敢打破沉默,看着她把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放进包里,然后往外走,这时大家才反应过来,拦住她。

“我要回家!”

“你疯了,什么时候了,再说你知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班次啊?!”

“真要走,也要等到明天。”而远之则一把夺下了刘奕的包,我从没见过她这样动粗。

我道,“明天一早走吧,我们不拦你,如果系里有事,让阿四替你请假,顺便带点吃的走,这样三更半夜的,你让大家怎么放心。”

第二天一早刘奕果真走了,大家把自己有的各种“干粮”都让她带走,只说了句“一路当心”。整整一天,大家都沉默着,晚上严默打来一个电话,是程英接的。严默并不知晓彭砾的事,看来我最初的估计并没有错,严默与刘奕间确实有些问题,他对刘奕最近的许多事都不清楚,程英便一一告诉他。当时我真希望那天接电话的是我,我已经很久没听到严默的声音了,我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程英,心里想象着他现在该是个什么模样,想起自己后来每个假期在火车上都会无端的期盼巧遇上他,虽明知不可能,可是却又无法抑止那个念头。

想起假期在家看《过把瘾》的电视重播,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在我看来,《过把瘾》它虽然结合了《过把瘾就死》、《无人喝彩》、《永失我爱》三个看似截然不同的故事,却还能完美的联系成一个整体而不觉得牵强,是因为主角性格一致,故事感人的最终本质也一致,都是失去后才发现真爱,只不过用不同的形式演绎,都是事后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深爱对方,而这个事实完全震撼了自己,久久不能从中醒过来。

而那天晚上的卧谈,是有史以来最沉重的一次。大家自然而然的说起刘奕的变化,说起她那些无意、刻意的伤人的话,一定程度上甚至以此为乐,大家都异常的难过,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阿四甚至说哭了,我知道阿四的眼泪是为彼此的关系,也是为刘奕近日的遭遇。

几天后刘奕回来了,性情大变,几乎不再出去,也不再喧嚣,如果这个我们原来期望的结果要付出如此的惨痛的代价,我宁愿她彻夜不归,在寝室中喧嚣,并刺痛我们。大家与她说话也颇有些小心翼翼,她说什么结论,便也顺着她。直到有一天,我与她去图书馆回来的路上,她感叹道:“生非所愿,死亦非所愿,追求了一生的东西,最后什么都没有,唯有死亡”,她顿了顿道,“如果可以,我宁愿选择死亡。”我说过,那时的我对于轻生的人深恶痛绝,便与她争执道:“不错,生非所愿,死亦非所愿(其实我当时想加一句,死一定程度上可以‘如所愿’的,但终究没有),但不能因为这一始一终、一头一尾的‘非所愿’来否认中间的价值,中间即使有许多痛苦,只要有那一瞬间是美的,那么很大意义上也值了。人就为这已有的或是将来会有的快乐而存在的。”两人便一路走一路争着,我们谁也没有说服谁,而她最后扔下一句“你不了解我”终止了一切,而这似乎就成了彼此争执的结论,对于这个“结论”我无法再说什么。我确实不“了解”她。

寝室的关系开始慢慢沉淀并稳定下来,严默与刘奕似乎重归于好,这是我所希望的,至少我看到刘奕渐渐又神采飞扬起来,虽然时常还是会刺人,会莫名的伤感,我知道她并没有真正从朋友的死亡的阴影中走出,很多年后我也才真正理解这种心境,觉得自己当初那些劝说安慰的话真是隔靴搔痒,并且滑稽的很。而我再度在心里觉得与刘奕亲近源于一个秋天的下午,就我一个人在寝室里,听着广播,那天正好介绍张洪量的新专集《情定日落桥》,很喜欢其中一首歌,记住了两句歌词“不要再为你失眠,让泪水滥我的眼;不要再为你痛苦让大家都看见”,为什么会喜欢这句呢,除了歌词的“同病相怜”外,曲调也是我喜欢的,那样的曲调给人的感觉是积极的,不是委曲求全的。中午刘奕兴冲冲的跑回来,看到我还在听广播,就问我“你有没有听张洪量的新专辑?”

“听了,你上课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下课的间隙听的。真的很棒。我最喜欢《心碎》了,你呢?”

“我不知道那首歌叫什么,只记得两句歌词,‘不要再为你失眠,让泪水……’”我刚开口唱,刘奕就大叫起来,并接道“不要再为你痛苦,让大家都看见”,然后异常兴奋地说,“哎,你知道嘛,这就是《心碎》啊,我最喜欢的也是这两句。”

我当时有些茫然,还没从她那兴奋的表情中“分析”出该有的信息,大概她看到我的表情,以为我不信,从包里取出笔记本,给我看“你看,你看,我还把这两句记在本子上了”。我看着白纸黑字,然后看着她,笑了,一下子觉得彼此的心贴近了,我是个很滑稽的人,除了这两个字,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自己,但凡与人有类似的心情、感受或是异口同声之类的,便立即会与对方觉得亲近起来,实在要不得。常常会为一些小事而感动,可又常常忽略一些很重要的事。不管如何,看到原来的刘奕回来了,总是有些高兴的。

而后来有一天的事则更有趣,那天就我和刘奕在寝室,两人闲得慌,决定找点事做做,刘奕说唱歌吧,可是这样唱,实在是太无聊了,便想点花样,于是决定两人用walkman听同一首歌唱,决定找一首节奏明快的,以配合我们的举动。最后选了莫文蔚的《想一个男生》,正好寝室里有两盘莫文蔚的磁带,都有这首歌,于是两人先是倒带,倒到这首歌,然后喊“一、二、三”,同时按下按钮,然后开始唱,直到唱到笑得喘不过气来。这真是一首很好的歌,不是吗?竟然还是于光中做的词,配上莫文蔚独特的嗓音。我看着刘奕想,她可知道,我们想的竟然是同一个男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