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五)/2

那一阵子,因为法轮功闹得沸沸扬扬。田京京来串门,说起请笔仙,说拿着一支笔不动,然后问问题,笔自己会写下东西。阿四说,如果在纸上点一滴墨水,然后墨水会自动流动成字才厉害。秋晨听了,笑道:那是法轮功。

而几天后,学校学工部要每人买一本时政,后来经过争取,辅导员说可以一个寝室一本。结果学工部不同意,价格也从10元升到了13.6元。我们说所谓的时政肯定关于法轮功,无非是“李洪志其人其事”、“歪理邪说”之类。我们原本就不信这一套,又何必要再折腾,大家义愤填膺。秋晨已毕业,不受学校管辖,同情道:“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收这笔钱才弄出李洪志的。”大家狂笑,虽无法改变事实,倒也解气。

对于秋晨,大家和她接触都不算多,她早出晚归,何况又正好赶上寝室关系尴尬的时节,我当时已经对与“新人”的交流失去兴趣,虽然喜欢她的坚毅但与她交情甚是平淡,但她时常会来些妙语,这点倒是和阿四有异曲同工之处,而我向来喜欢有趣的人,于是多少又不由自主的喜欢她,却不深入,当时我象是惊弓之鸟,害怕与人的深入,总觉得之所以会失望,便是之前过于深入。

她在开学后不久终于与学校力争成功。虽然当时秋晨有很多题的名词解释未做,但扔过来的那张纸条上写的却是秋晨已完成的,甚至完成的很好,要比那纸条上的更详细,再加上,巡逻老师也只见她拾起纸团并未见其展开。而当初之所以搞得如此之僵,除了他们先入为主的概念以外,秋晨的态度也是个问题。因为秋晨心里坦荡荡,所以不以为然,那样一幅样子,加上又是毕业生,难免使人联想到“老油条”,于是不由分说一帮子打死。而后来秋晨据理力争的时候,教务处又死不肯认为自己判错了,便这样僵持着。

但是因为这样一搅和,当初她考的那门不算数了,这样学分就不够了,要她这学期再重修一门补上才可以拿学位证书。虽然不能算是个完美的结局,但好歹也有了个结果,对于这种乌龙事件,除了说“中彩”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相信秋晨心里也一定愤愤不平,可又能怎样呢?人永远都受控于他人的,何况起先的拉锯战已经使得她大耗元气,再也与学校磨不动了,除了接受这个“裁决”也别无选择了。所以说,不是说是非在你心里,在你手上,你就一定是胜利者,很多时候就算是你争取到自己应得的,也已经浪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得到怎样的结局都已经欢喜不起来了,代价实在过大。

我想当初她之所以在受到不公平待遇后决定出国,正是希望能换个环境,能跳出这个污秽的地方,使得她一下子对学校的种种好感荡然无存,似乎出了国便可把这里外在的一切都洗得干干净净。所以我相信当时她准备出国的心情该是多么的痛苦和复杂,由于没有毕业和学位证书,当时她错过了最好的找工作时间,现在又搁在这里等待着证书,这个时候我想或许出国真的是最好的出路,一刀两断。人的思维很奇怪,好像一出国,这些不公平的待遇便消失了,海的那头是个公平的世界,其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只是自己想借这个契机摆脱什么罢了。

最后一年了,每个人的走向开始明朗化,阿四准备考研,程英找工作,刘奕自然是准备去深圳与严默汇合的,只有我每天晃荡,并且对一切都提不起精神。开学的时候程英选完课说,先去听听讲得好不好,我说:“不必要吧,讲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上课点不点名,考试关不关人,怎么个考法。”田京京当时在我们寝室,奇怪道:“咦,文书怎么变成这样了,原来可不是的。”程英说:“是啊,我也正奇怪呢。”

程英的奇怪不是没道理的,因为前一天,她拉我去理图看电影,我们学校的理科图书馆时常有电影可以看,屏幕虽然小了点,倒也不影响片子本身的质量,何况价格便宜,倒是个好去处。程英要去看看《安娜卡列丽娜》,我无精打采地说:“这么高雅,换个简单轻松点吧。”我当时整个萎靡不振,原本虽然也时常逃课,但对于好的课程却还是有许多期盼甚至执着,现在只是浮在水面上,漂啊漂的,毫无意识。

我对自己的前途一无所知,看着别人忙碌,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习惯了懈怠就再也提不起精神,工作吗?是的,该工作了,父母养了我这么多年了,我该做些什么,可是为什么有一种说不清的不甘呢?不甘什么呢?为什么又对现有的生活那样的厌倦甚至感到疲乏?可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啊,那些日子看着远之、秋晨忙着出国考试,偶尔路菡也会回寝室来逛逛,但也是一幅忙碌的样子,只有我一个人是那样的闲散,晚上我便会在想严默的间隙想自己的前途,逼得自己喘不过气来。我越来越厌倦自己当时的状态,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虽然我知道自己工作了生活就会改变,但是我一下子走向了极端,觉得那样的改变对现在的我来说还不够,我希望能跳出这个人际圈,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固执的希望能将这里的一切都忘却,希望到一个全新的环境中去。正好某天看到乱七八糟风水算命的东西,上面说,我总有一种压迫感,命中属火,而今年为土,土覆火,所以,一个方向不通就应及时换方向,虽然想起《红楼梦》中有“人若改常,非病即亡”的说法,但当时觉得“非病即亡”也比现在的状态好。在这样的情绪下,我毅然决定出国。

我从来都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做事之前总是想的面面俱到,分析利弊,然后发现根本就不该做某件事,所以很多事都只限于想象,在犹豫中失去很多机会,甚至失去激情。只有这一次,我决定不想任何后果,不想之后的路,只管往前走,心想或许走着走着便“柳暗花明又一村”了,我天真的这样想着,并开始着手干起来。正好上学期得了大笔的奖学金,于是我一股脑的将这笔钱铺在了出国的路上。

最先是去新东方上GRE的课,那里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不管原因如何,目的终归是一致的。在那里,我发现我的激情重新回来了,对未知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信心和希望,对正在着手做的事则充满了干劲,什么都没有击倒我,甚至享受着每个过程,非常愉快的背着单词,看着自己的逻辑题越做越好,更了不得的是我迷上了GRE的词汇老师。我从来不喜欢打量人,但是坐在课堂上,专心致志的抬头看黑板,便不可避免的注意老师。

他姓唐,长得高高瘦瘦,眼神有时清亮有时天真有时迷茫,完全取决于当时他讲述的内容,充满了表演天赋,而这向来是我欣赏的。枯燥的词汇课,被他讲得妙趣横生,那些稀奇古怪的词一个个自然的跳进我脑子里,更重要的是他向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妙的前景,让我无限向往,让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以前的日子是多么的虚度。而更更重要的是他笑起来也是那样的干净。于是我天天上课回来都要极力吹捧一下词汇老师,亲切的叫他“小唐”,然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可救药的迷恋上了“小唐”,当时想,原来说出自己喜欢一个人是这么容易的事,我不厌其烦的说小唐上的课,他的笑容,他的谈吐,他的一切一切。程英说从没见过丸子这样,会这样痴迷一个人,虽然以前也“爱”过不少老师,但都是有节制的,不象这一次。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