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无悔》(五)/3

于是我开始自修了,正好阿四为了考研也天天自修,两人的接触前所未有的多起来,也正是这样,开始渐渐了解阿四,虽然当时因前车之鉴,并不想与人深入了解,但很多时候现实会将你与对方慢慢靠拢。

也正是那段日子,越是复习,阿四变得越是抑郁,晕头的政治理论,大量的英语词汇,一大叠的专业复习书,使得她复习的有些乏味,对前途毫无信心,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找一条出路用来发泄自己的情绪,阿四开始喜欢问为什么。

那天晚上,她问:“心中总想一个人是不是喜欢?”

我当时心想,上帝,考试复习还加上感情困扰,是不是通病。因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的严默自动的跳了出来,根本没经过我的允许,于是我便自然道“是”。

程英则道:“未必。”

阿四继续:“如果想一个人又容不下别人呢?”

刘奕忍不住道:“别自寻烦恼。”

而程英点化她:“只是你一直将他美化了。”

我想,是啊,程英说的没错,对于严默,或许真的只是自己不断的美化他,然后便再也跳不出这个怪圈。原来所有的人都这样的,路菡对林峻峰、程英对6号、阿四对心中的那个“他”,原来大家都逃不过这一劫。她问为什么,真的是想得到一个答案吗,我想她心里应该有吧,只是需要别人的确认,或者希望是否定。人总喜欢有个解释,正如我们从小就喜欢问为什么一样,很多时候只要一个答案,却未必在意那答案的正确与否,也就是对于一个解释不要太认真,明知是假的,也比没解释的好,好像一经过解释便定了性,感觉象是醍醐灌顶,迫使自己醒过来,其实呢,倘若不是自己想醒来,旁人再怎样的振聋发聩,最后还是再渐渐昏睡过去。

我与阿四一起复习,难免忍不住会聊天,但是自修教室过于安静,两人的声音显得很是突兀,于是改为笔谈。她时常会说些很沉重的话,比如“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便写道,“以前在《读者》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三十岁前应做到的几件事’,其中一条就是‘三十岁前应不再追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即使是酒醉以后’,你现在清醒的很就更不该问这个问题了。人生本无意义,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现实。”

其实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何况觉得真能解答出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义呢,对她有帮助吗,对我有帮助吗,没有,那么何必搞得那样郑重其事,两人这样一来一往之后,她倒渐渐不再那样执着,她说我是张三丰,善打太极,乍一看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仔细想想其实我什么都没说,无非都是些调侃,不管如何,至少让她的心情不那么糟糕。

而说起打太极,我倒是真会打。而这又与腿有关。因为大一没上体育课,所以我大三了却还在补体育课。可是又由于腿伤,不能正常上课,所以老师建议我去上保健课,就是打打太极之类的。为了上保健课,可是过了非常“充实”的一天。

那天我先去体育组找姓赵的老师,咨询重修体育课及保健课事项,他叫我去系里开证明,到了系里,他们说不管这事,让我去教务处。到了教务处,又让我先得到体育组交钱,于是到寝室取了钱,再去体育组,还是那个赵老师,这次竟然二话没说就将重修单给了我。奇怪。

然后我再到校医院去开保健班证明,医生说到三楼开,到了办公室,要我找个张医生,扯了半天,要我当初在校附属医院的诊单,我便又回寝室拿病历卡(这个只能怪自己想的不周到了),回到医院,此张医生不见了,只能找了彼张医生,那医生倒爽快,开了证明,我舒了口气,心想,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完成了。结果他叫我去楼下盖章,想,反正证明也有了,盖章不过是个辅助成分罢了。

谁料到了楼下,一个女医生先是责备我道,这应是在二楼开证明的,怎么跑到楼上去了?我忙陪笑脸,心里骂着三字经。她不解气,觉得大一伤的腿,怎么到现在才来上保健班,不可信,让我在校骨科再好好查查。没法子,谁叫他们最大呢。

跑到骨科,那天生意兴隆,不晓得哪有那么多人伤了的,等了近一个小时,轮到我了,让我躺下,一个老医生帮我扭扭腿,问我什么位置疼,然后“咔”,半月板碰到了,我疼得大叫,老医生确认,对旁边一个观摩的年轻医生说“看,这样就是半月板伤了”,我当时心想,妈妈的,拿我当试验品啊。拿着这个证明,一拐一拐的爬上楼去盖章,这才完事。

然后上保健课,就是打打太极之类的,后来我曾在寝室中打了几招太极拳,结果把她们笑倒在地,程英假惺惺的叫我再打时,我可不上当了,她说:“其实你打的蛮好的,挺像模像样的,只不过象你这么不正经的人打这么正经的拳,觉得好笑。”

真正的太极拳我打起来或许真的有些怪,可是生活中的太极拳我可是得心应手,因为阿四至少暂时不那么想不开了,她最后写道“谢谢你,我觉得好多了。浪费你的时间了。”我笑着回道,“闲着也是闲着,看看ENGLISH,和你聊聊,调剂调剂,何况挽救了一名正堕落的少女,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她看了,在纸头最后写道“你爷爷的”,我看了大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

这种交流的方式(不是笔谈,而是对话的方式)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延续,直到阿四和陈平关系的确定。毕业后她心情一抑郁,便打电话给我,或写信给我,而我呢,一如既往的“开导”她,但是我从没讲过什么大道理,都是调侃的句子,或者顺便笑着痛骂她一通,我的任务就是使得她和我倾诉后心情暂时可以变得愉快,而我确实也做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我倒从没不耐烦过,因为觉得她并非无病呻吟,而是确实为那些问题所困扰,周而复始,我的话只是调剂,并不能根治,一阵日子之后她又会复发。

所以大四的上半学期,因为考研,与她的对话越来越“有趣”。那天大家在胡扯要过糜烂的生活。阿四听了,道:“过糜烂的生活也好,总比醉生梦死的好。”我看着她,想这两个词有很明显的差别吗?程英则道:“醉生梦死,你以为这么容易的。”阿四没理我们,顿了顿,大叫道:“我真想玩物丧志!”我想她真的太强加给自己压力了。

虽然有时她会调剂,去听讲座,但也还是不正常。那天新闻系讲座,她一定要去听,我们说,你别去了,都是新闻系的人,肯定位子都没有。她酷酷地道:“我就是要去跟他们抢位子”,我听了又好气又好笑。

她已经进入了一个“境界”无法脱身了,任谁说句什么,她都能绝妙的回一句“不正常”的话,比如我说:“唉,最好我现在猛的(Meng,念蒙)一下子瘦十斤。”她听了则答,“最好我现在猛的一下子傻了。”我看着她,有些怜惜,却又不知该如何化解她,她自己走不出来,谁拉都是没用的,但这样倒是使得她一下子将原本潜在的冷幽默本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对面寝室一日尖叫,我吓了一跳,叹道:“唉,在惊吓中长大的孩子容易早熟。”她想都没想便回道:“什么早熟,早就烂了。”而刘奕那阵子口里“他妈的”不断,然后自省,说再也不说了,却又脱口而出,于是阿四道:“你他妈的以后不许再讲‘他妈的’!”更一日,她忽然没头脑的来了句“两条美腿”,我顺着她的目光,原来对面一幢楼里的女生从上铺爬下来,我故做痛心疾首状,摇着头说:“唉,色迷迷的看人干吗?”她哼道:“我需要色迷迷吗?又不是男的,要看就看自己的好了。”

 

一直到开始着手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她才开始稍稍正常起来。说起论文,刘奕最有趣了,她本来准备写《道教音乐和民乐的关系》,结果这个有点偏离专业,没人辅导,老师劝她改为写“道士”,我心想这差别也太大了吧,刘奕愁眉苦脸道:“我这么活泼的人,竟然写道士。”

按理说,那时又要准备考研又要找论文资料,该是更紧张才是,阿四倒因此平静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个极端,还是因为在寻找资料的过程中,什么东西刺激了她,不再那么焦躁不安了,不再为了考研而考研,而是慢慢的真正培养起一种对深造甚至对学术的一种热爱。她甚至还煞有其事的问我,“如果让你选专业你会报什么?”“古代史。”“哪个方向呢?”“我无所谓,反正我不要宋史、元史,唐史也不是很喜欢。”她愣了很久,“哦,我刚才还以为你说‘我不要送死’呢。”

然后我看到她忙进忙出,穿梭于图书馆、资料室和自修教室间,这一次是积极的,虽然还是会有抑郁的时候,但不再表现的那样抓狂了。有时还会跑回来和我们讲她在资料室里听到的笑话,觉得听老师们谈话有趣极了,说几个老师说江泽民原是一个汪伪学校毕业的,可其拒不承认。后来有人拿了他在汪伪学校的借书证作为证据,给他看,还说,小江有许多书都没还。而这时,另一个老师跑进来拿书,听到这,道:这不正代表他反汪吗?

她渐渐的开始对自己恢复了信心,信心这东西真的很奇怪,它可以把人变成另外一个人。前一阵,她对自己颇为绝望,甚至对我说,我觉得我进错学校了,这个学校让我信心全失,我除了假装笑着说:“是不是因为有我这样的天才在,给了你莫大的打击啊?”不知道该怎样来安慰她,因为她只说了这么一半的话便不再继续,我并不想深究,窥探她的隐私,何况我自己也不是一个自信的人,从来都不是。所以每每别人对我肯定时,只当是笑话,刘奕曾对我说:“丸子,你非池中物啊。”我则冷笑道:“是啊,我当然非池中物了,我是盘中餐啊。”怎样的肯定都无法使我消除掉自己糟糕的自卑,所以看到别人自我感觉良好甚至太好的时候,倒时常是有些羡慕的,我即使是,也是夸张的,虚假的,心里并不认可的,所以当我听说有一个学妹,是个花痴,一日对着镜子画眉毛,突然很严肃道:我他妈的真是眉目如画时,虽然觉得有些faint,却还多少有些佩服她的“自信”和“勇气”。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青春无悔》(五)/3

  1. Jean说道:

    笑得倒掉了……

  2. shi说道:

    阿四真有这么惨吗?其实当时只是对未来的迷茫,所以心情才会抑郁的,进了自己喜欢的学校,学了自己完全不喜欢的专业,并不断告戒自己我是喜欢这个专业的,想想就好笑,当时就该去看些杂书,也比莫名其妙搞得像真的一样的去做学问的好,或许现在留给我的东西会更多,我都不记得当初都干什么,那些时间拼命努力都留下什么了.可能是我太容易忘却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