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世说新语》(一)

很久没看到这么有趣的书了。《世说新语》其实说的无非是汉末、三国、两晋士族的轶事,我在看的时候就时常想,其实我们今人也可以写这样风格的东西,比如我们写写,国内知名学者的一些趣事,肯定洛阳纸贵,大概现在网络太发达了,已经没人做这种收集了。
 
我看的版本不是最好的,字还算大,可惜中间夹杂着小字体的“校注”,看起来有些吃力。看这本书有几个问题呢,一是自己的古文能力尚浅,有些地方有些糊涂;二来,因为古人称呼有名有姓有字有小字,还有官职,著者是随意取用的,而我看起来,时常有些混乱。并且很多乐趣必须得知道这些基本常识方得体会。
 
下面列几个有趣的例子:
 
庾公尝入佛图,见卧佛,曰:“此子疲于津梁。”于时以为名言。
 
司马太傅斋中夜坐,于时天月明净,都无纤翳,太傅叹为佳。谢景重在坐,答曰:“意谓乃不如微云点缀。”太傅因戏曰:”居心不静,乃复强欲滓秽太清邪?“
——这倒与平日里我们的针锋相对有些类似。
 
林公共看何骠骑,骠骑看文书,不顾之。曰:”我今故与林公来相看,望卿摆拨常务,应对玄言,那得方低头看此邪?“对曰:”我不看此,卿等何以得存?“诸人以为佳。
——什么时候我也能心安理得的说这样狂傲的话?
 
锺会撰《四本论》,始毕,甚欲使嵇公一见,置怀中,既定,畏其难,怀不敢出,于户外遥掷,便回急走。
——这个太有趣了,诸君看的时候,脑子里一定要浮现此情此景,方能体味乐趣啊。
 
太叔广甚辩给,而挚仲治长于翰墨,俱为列卿。每至公坐,广谈,仲治不能对;退,着笔难广广又不能答。
——这个有趣,看来术业有专攻没错啊。
庾太尉苏峻战,败,率左右十余人乘小船西奔,乱兵相剥掠,射,误中舵工,应弦而倒,举船上咸失色分散。不动容,徐曰:”此手那可使着贼!“众乃安。 
——这个“众”实在太厉害了,面对一个箭术如此之差的人,怎么“安”的了?
 
支道林还东,时贤并送于征虏亭蔡子叔前至,坐近林公谢万石后来,坐小远。暂起,移就其处。还,见在焉,因合褥举掷地,自复坐。冠帻倾脱,乃徐起,振衣就席,神意甚平,不觉嗔沮。坐定,谓曰:”卿奇人,殆坏我面。“答曰:”我本不为卿面作计。“其后,二人俱不介意。
——这两个人实在太逗了。但我不解的是“合褥举掷地”,这简直是气拔山兮力盖世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有趣的《世说新语》(一)

  1. 三生说道:

    古人就是古人,人心不古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