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飘飘的年代

昨天晚上特别想看小说,想找《尘埃落定》,可这本书却神秘失踪,于是便站在书橱前,寻找其他的代替品,目光却一下子停留在《朦胧诗选》,我知道为何眼光最后会落在这本书上,这与晚上看电视有着莫大的关系。晚上,《超级访问》中采访的是羽泉,其中海泉从小喜欢写诗,小学至高中的诗集有十来本,其中念了几段。或许因为这,不由自主的我抽出了这本书。
 
我一直很羡慕能写诗的人,因为在我看来它有两大我完却缺失的东西:
一、想象力。我觉得我是个想象力比较贫乏的人,很多时候比较一板一眼,这大概就是我为何一直喜欢卡通片的缘故,因为阿凡提说,缺什么,便向往什么。
二、简洁。诗歌总是用最简洁的语言来表达复杂的感情,句子非常的简练。可我向来是以罗嗦著称的,于是写流水帐似乎比较拿手些。
 
这本《朦胧诗选》似乎是从初三开始看的,然后伴我度过高中三年。其中的诗歌大多作于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北岛、舒婷、顾城,甚至还有当时复旦的一名小诗人,邵璞。或许对于那个时代来说那些诗的出现,颇有些振聋发聩,形式也新颖,句子的描述略有些晦涩,所以冠以“朦胧”两字,但只要看看如今诗歌的呓语,就知道,当时的诗是多么的直白。
 
记得当时,我时常翻看这些诗,甚至在家里大声朗诵并背诵,现在想来,青春期的我,是把“为赋新词强说愁”发挥的淋漓尽致,与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不谋而合,或许如此后来才会对老狼的《月亮》这首歌最后的那几句歌词心有戚戚焉。知道海子是很久以后的事,那时候我已经不再看诗了,所以对海子的印象是有些淡薄的,只是偶尔看到他的以麦地为主题的诗,赞叹他的想象力和其间的感情。
 
昨日再看那些诗歌,虽然曾经背诵的已经渐渐的忘却(可见记忆衰退的不是一般),可是重新再读的时候还是有着熟悉的感觉,当时念诗的感觉全回来了,还是那样新鲜。我想我是从那个时候喜欢上顾城的。知道顾城,当然是蒋昌健在狮城辩论会上最后引用的顾城的《一代人》: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来寻找光明。后来我曾在网上看到有人改成: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来翻白眼。真正也是赞叹了一把,高手在民间啊。
 
但是,这句诗虽隽永,却有些格言的意味,对于过于格言的东西,我大概是有些排斥的,我比较喜欢丰满一些的意境,他的《远和近》、《不要在那里踱步》、《不要说了,我不会屈服》也是我喜欢的,但顾城真正打动我的,却是他的《我是一个被妈妈宠坏的孩子》。昨晚特地又把这首诗歌重读了几遍。现按记忆背下来,有些误差,只希望与大家共享。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每一时刻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画下想象中我的爱人。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茸毛,
我让他们挨得很近,
让他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的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想画下我的未来,我没有见过她,
也不可能。
但我知道她很美。
我想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许多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早早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满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地上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我还想画下我自己,
画下一个树熊,
它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它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它只有许多许多象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道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彩色的一刻。
我只有我的手指和创痛,
让他们撕碎心爱的白纸,
让他们四处飘散,
让他们去寻找蝴蝶。
 
也许,
我是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白衣飘飘的年代

  1. jiyu说道:

    又是sf今天echo的创作欲很旺盛啊,真是羡慕我总觉得喜欢诗歌的人心态很平和初中看过汪国真,算伐?(窃笑中~~~)echo去看空山吧,蛮好看的

  2. defen说道:

    佩服你啊,那么长的诗也能背下来。。。我现在连背首唐诗,也要费好大的神。。。而且隔夜准忘了

  3. 说道:

    小猫,你如果让我现在背一首新诗,我也准和你一个状态。这首,因为很多年前背过,所以还残留点印象,再背容易多了。

  4. Jean说道:

    我看得两眼都直了,除了pf,说不出其他话来了

  5. Serena说道:

    我仿佛记得你一说到顾城,就会提到这首诗。还记得你说最喜欢那一句“我让他们挨得很近,让他们相爱,让每一个默许,每一阵静静的春天的激动,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不知道对不对?

  6. 说道:

    棒冰,我真的曾说过?看来人的记忆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东西,我竟然不记得了,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曾在寝室中说过这首诗。但是这句确实是我喜欢的。:)因为那样甜蜜,那样童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