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碟记之《告别的摇滚》

NAME:《告别的摇滚》A tribute to Teresa Teng
DATE:1999年12月27日

 

我与这盘碟的相逢纯属偶遇。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去图书馆,出来的时候,正好是近中午时分,国年路上正是热闹,小摊们将整个国年路排满了。虽是冬日,却阳光灿烂,看着人气十足的小路,不知为何一下子很想买张碟。
 
于是便在一个摊位上淘了起来,之所以选这个摊位,有两个原因:第一它最靠近图书馆门口,很符合我这懒人的秉性,二来,它的碟片都是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我不用用我的残腿蹲下。翻啊翻,因为没有目的,于是并无中意的。忽然发现了这张碟。
 
封面是青灰色的,一张黯淡的手夹着一支烟,随意的握着一个玻璃杯,手指上有一个戒指,上面是一女子的头像,隐约中笑得很甜。当然这并没有吸引我,吸引我的是它的名字:《告别的摇滚》。于是我开始端详它的曲目,轮回乐队的《在水一方》、《酒醉的探戈》,郑钧的《船歌》(非齐豫的那个版本,而是印尼民歌)、《甜蜜蜜》,一九8九(臧天朔主唱)的《再见,我的爱人》、《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黑豹的《爱的箴言》、《爱人》,唐朝的《月满西楼》,北京摇滚群星的《夜色》。
 
都是我喜欢的歌手,再加上摊主的口吐莲花,自然是掏钱了。回来后,用音箱放出来听,我不知道最喜欢的是哪一首,因为我都那样喜欢,相对而言,轮回唱的中规中矩点,郑钧的《船歌》音色如此美妙,一九8九《再见,我的爱人》中气十足,而《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每次听到都笑的不行,《夜色》是非常喜欢的一首。
 
后来,Larina听广播,无意中得知,这盘碟是纪念邓丽君的。据说曾经有一个人买了这盘磁带,然后被N个寝室翻录流传,这无形中使得自己无意中淘来的碟片显得珍贵异常。于是我也终于明白,那戒指上的笑的甜蜜的女子就是邓丽君,这时也才注意到这盘碟竟然还有一个英文名:A tribute to Teresa Teng。那么说来,这里面所有的歌都该是邓丽君曾唱过的。其实对邓丽君我是有些淡薄的,或许她的歌兴起的时候,我还太小,并无过深的印象,我觉得我是在谭咏麟、罗大佑和齐秦的歌声中长大的,对她却并没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可是听这些被摇滚重新诠释过的歌,却另有一种动人的神韵,少了些所谓的“靡靡之音”,却更多了一种力量。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欲将心事付瑶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购碟记之《告别的摇滚》

  1. Jean说道:

    冬日,阳光灿烂,人气实足的小路……刚开始读这篇blog的时候,我忽然闻到了多年以前,冬天的味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