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南渡记》后的七零八碎

这个周末没怎么弹琴,只是拨弄了几下,于是剩下大把的时间,决计看书。前一阵晚上会看则《史记》,后来是看《脂评》,但因今日浮躁,还是决定看小说来打发时间。家里小说不多,于是决定在电脑上看,其实我很不喜欢在电脑上看书,既伤眼,又不自由。于是看完《南渡记》后很是不爽,拿出《故事新编》再看了遍《铸剑》方作罢。
 
《南渡记》是宗璞四卷本长篇小说《野葫芦引》的第一部,后三部分别为《东藏记》、《西征记》、《北归记》,但至今后两部还未完成。《南渡记》讲的是北校南迁徙的经历(该是西南联大吧),通过几个家庭来写出抗日战争下各人尤其是知识分子的一些表现。
 
宗璞的人物描写很是好看,虽然人物众多,却各有特色,既符合人物的社会背景、年龄,又绝不单一,非常的丰满,无论是心理还是对话都很贴切,象是他们活生生的在你面前一般。虽如此,还是觉得书中几个女性描写的更生动些,比如碧初、媚、吕秀莲等,而那几个男的,虽着重写了,可在我眼里却总是隔了一层的,他们的面容在我眼前还是略有些模糊的,倒是玮玮和小娃这两个孩子个性鲜明的很。所以我疑心是因为宗璞是女性作家的缘故,所以写起女人与孩子多少有些优势,细腻而自然,而写起异性来,却多少有些硬生生的。
 
《东藏记》还没看,据说是写如何东躲西藏的日子。据说里面有一段是异常刻薄的描写钱钟书夫妇的。宗璞是冯有兰的女儿,冯有兰是钱钟书的老师,而宗璞本人却又是杨绛的学生,当时宗与杨曾大打笔墨官司,在这自己小说里刻薄一下,那么在情理上倒也是说的通的,虽然个人认为,若纯为刻薄,实在乏味。
 
而钱冯之争呢,又因品格而起。我在想,对于一个文人究竟是该专注于他的学识呢,还是侧重他的人品,或者两者衡量的结果,心里是倾向前者的,可是对于风吹草动的人品问题,却也总会不由自主的有些鄙夷,可见终究摆脱不了人品与文品的矛盾的。
   
这连带着让我想起书中的凌京尧(相对而言,他倒是《南渡记》中难得的描写丰满的男性),他是个可怜的人,他只是不舍得北京的蓝天、悠长的鸽哨、悠闲的生活,北京沦陷之前,他也曾考虑过离开,可终究因为家庭的一些压力而被迫留下,之后呢,他懊悔,却又无能为力,再之后呢,却在严刑之下做了伪政府的华北文化主席。从拘留所出来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躯体是出来了,可自己的心却永远的留在了那黑暗的地方,他鄙夷自己,却别无选择。老实说,我倒是有些同情他,因为至少现在他只是明哲保身,略带点被迫、自己都憎恶的谄媚,但至少还无害人之心。
 
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人的举动今天看来总是有些隔膜的,反面的如此,正面的也不例外。正如看到冲锋陷阵的镜头时,我时常会想,人原来真的是可以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的,亡国的仇恨,对国家的热爱,把小鬼子赶出去的信念是可以让一个个原本怯懦,只顾个人家庭安逸的人们无畏无惧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读《南渡记》后的七零八碎

  1. Ying说道:

    好久没有像你那样看书了,只是羡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