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博尔赫斯文集·文论自述集》

最近看书总是异常的断续,一气之下,将剩下的《博尔赫斯文集·文论自述集》看完了。
 
主要三部分,一:作家们(主要是他对一些作家及书籍的评述);二:“另一个”(主要是他的生活经历及著作的书);三:其他(一些杂文)。
 
个人最喜欢第一部分,参考第二部分就知道每个人的童年、家庭背景对一个人的影响实在太深远。而对于博尔赫斯而言,至少在这本书中,“时间、记忆”是很大的一个主题,间或会在文中闪现,甚至在“其他”中另作一文《时间》。
 
他举了焚书坑儒的例子,然后又道:塞缪尔·约翰逊写道,“有人十分严肃的提出焚毁伦敦塔保存的档案,抹掉对过去的全部记忆,让生活制度重新开始。”这就说明废除过去的企图古已有之,不可思议的是它恰好证实过去是不能废除的。过去是无法销毁的,一切事物迟早会重演,而重演的事物之一就是废除过去的企图。
 
再者,大概作为阿根廷人的缘故,可以看到一些比较新鲜的概念,至少与欧美大不同,是非不论,至少给了我一个新的思索的角度。当然用叔本华的话说:我们阅读时是用别人的头脑思索,倒是一点也不错,至少我时常会在刹那完全被作者的思维方式所局限,觉得对方提供了一个相当妙的视角而失去自我批判的能力。
 
认为文学应该由产生国的特点所确定这一概念是比较新的;认为作家应该寻找他们各自国家的题材也是专断的新概念。远的且不说,如果有谁由于拉辛寻求了希腊和罗马的题材而否认他法兰西诗人的称号,我相信拉辛一定会啼笑皆非。如果有谁试图把莎士比亚限制在英格兰题材里,说他作为英格兰人无权写斯堪的纳维亚题材《哈姆雷特》,或者苏格兰题材的《麦克白》,他会大吃一惊的。阿根廷人对地方色彩的崇拜是欧洲的一种新思潮,其实民族主义者应当把它作为外来物予以排斥。
 
第三,他说每个人总是写他所能写的而不是他想写的东西,对于这,我觉得是个循环的话,因为所写和想写两者既相克又相辅相成。不过在看他对一些作家和书的评述中,使得我心潮澎湃,发现自己有太多精彩的书不曾看过,真恨不得一本本看过来。记得之前就说过,现在的我比较喜欢中长篇小说,总觉得短篇要不还未舒展开,要不四分五裂,难成气候,对作者的构思的天分要求太过苛刻。我曾见过小猫的几篇短篇,非常之短,算不上故事,没有启承,可是角度奇特,让人拍案叫绝,我想这是大智慧。
 
但是那些终究还是算不上真正的短篇小说,但是在我看了博尔赫斯介绍的霍桑的《故事新编》里韦克菲尔德的故事后真是赞叹不已,知道其实好的短篇实在可以精彩到如此的地步,我想这个需要的是鬼才吧,是对一个人的想象力的挑战。可惜松松那没这本书,真是遗憾。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读《博尔赫斯文集·文论自述集》

  1. shi说道:

    问个问题,突厥语系民族什么时候伊斯兰化的?
    地球上是不是存在一个从亚细亚半岛到中国长城的泛突厥利益区?

  2. 说道:

    42,你最近在看啥书啊,问噶专业的问题?

  3. jiyu说道:

    太有学问和思想了
    让我惭愧的无地自容
     
     

  4. 说道:

    可是JIYU,你现在实在太幸福了,让我羡慕的不能自拔。
     
    我是恨不得你来看书,我去云南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