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头

最近只是特别的想听歌,然后又特别的容易被感触。周日拿出了许多很久不听的碟,比如陈升的,张洪量的,齐豫的,发现质量都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看来有必要把一些老的碟都拿出来考验一下。看到了《红色摇滚》的碟,可惜的很,上次搬家被摔裂了,只留下壳子。
 
前几天,当了些老狼的歌,觉得有必要去买张碟。他的嗓音再一次的感动了我,之前就很喜欢,可是时间久了,我以为我离校园已经很远了,以为这些东西其实不太会感动我了,可是不是的,其实与校园无关,只是他的嗓音。我第一首学会的吉他就是他的《流浪歌手的情人》呢,至今仍喜欢弹。
 
今天又听了郑钧的歌,我一直喜欢的歌手,他许多的歌,我反复的听,反复的感动,会难过。所以我时常想,音乐这东西其实不能沉迷的,太伤人了。他的歌我似乎没一首听的不难过的,他的嗓音那么特别,一开口,我就被征服了。只有一次是听的特别的愉快,那是高中,朋友特地从家里拎来收音机,哼哧哼哧的,中午在教室里大放《赤裸裸》,真是HIGH。记得当年入学的时候,也就是96年的9月8号,在船上,听到的也是他的《灰姑娘》。天籁一般。
 
我该哪天特地去买些碟了。前一阵听了丁薇的歌也感动了好一阵,是不是最近特容易感动的缘故?秋天?可是明明是变相的夏天,比夏天还变态。当年(真的好多年前了吧)听马革唱她的《女孩与四重奏》的时候就已经为她的才气惊艳了。可惜她一直不曾红过。
 
看了些小说,觉得自己的真是不知所云,想要模仿,可我知道,其实每个人的风格都是固定的,模仿只怕落个邯郸学步。这个世界很有趣,上次和JIYU聊,我欣赏她的文字,她的BLOG,还有小猫的,还有阿波、无法的文字我也喜欢的,她却说她最喜欢我的BLOG,然后两个人各自汗颜。人家都说敝帚自珍呢,可是我们却真心的觉得隔锅饭香。看别人的文字,总觉得好的,妙的,然后看自己的,惭愧,有时甚至自卑呢。
 
但我最自卑的莫过于看了这么多书,却并不能应用,真是浪费了那些看书的时光,若不是当时当地也享受过过程,真是死了去算了。
 
这几日练琴较勤快,似乎有些进步,可是实在太慢了,听到CD里花哨的一些表演,实在心痒的厉害。勤能补拙,笨鸟先飞,我在音乐这方面既拙又笨,可是既不勤又不先飞,所以这样也没什么可怨尤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欲将心事付瑶琴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念头

  1. Bad说道:

    “若不是当时当地也享受过过程,真是死了去算了。”
     
    哈哈,是啊,一件事情,你既不享受过程,也不满意结果,真的是不如不做呢。:)

  2. defen说道:

    秋天的缘故吧。。。秋天人就是会这样善感的

  3. Larina说道:

    "但我最自卑的莫过于看了这么多书,却并不能应用"—我最自卑的莫过于现在看的书太少,根本无从应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