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

大多的人都有些好奇心吧,可是我顶讨厌那种纠缠于琐碎细节的好奇心,比如多大了,家住哪,家里多少人,哪个学校毕业的等等等等。所以当初喜欢户外的那种感觉,很多人至今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知道的也大多是被迫的,我觉得这样好极了,那种虚头八脑的东西不要也罢。
 
不过总会遇到一些问题爱好者,一次一个朋友的朋友的姐姐与我客套,我顶讨厌客套了,其实两人共处一句对白也没有也未尝不可,省了多少心力口舌。不过既然人家客套,我也自然不好拒绝的。于是开场了。伊问了我所有细节,家几口人啊,家里人干啥的?想光火又无从入手,倘若是熟识的人早就不耐烦的喝道:你烦不烦啊。被逼无奈,最后只要妄图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问了她七大姑八大姨,可是她其实挺热衷于此的,可那些信息包括那个过程我自己本身是十分排斥的,事后我觉得我是吃了双重的亏。因为虽然我也是有好奇心的,不过好像只对一个命题有兴趣,“他(她)在想什么呢?”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他(她)我都有兴趣的。
 
今天新职员过来面试,老板叫我和她说两句,前车之鉴,我决定先下手为强,虽然我一点都不乐意这个。问了她一些问题,可是既然是对话,自然是有回应的,她也问了我几个问题。
“听说你要辞职了?要生小孩了吗?”※×%¥难道我已经胖成那样了吗?不过估计她听岔了,只得解释道怀孕的是另一个职员。
“你在上海待了多少年了?”“十年了。”“啊,那你差不多三十岁了。”“是啊。”“啊,真看不出,眼角一点皱纹都没有。”“嗯,嗯,估计是我比较胖,把皱纹撑开了。”
 
说起年龄,想起这两天看《阅微草堂笔记》中几度提到“摽梅之年”,便想起《诗经》里的《摽有梅》。(可见学古代汉语还是有好处的)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兮!
 
按照纪晓岚的说法竟然有人认为这首诗该是女子父母所做,费解。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好奇心

  1. Larina说道:

    “嗯,嗯,估计是我比较胖,把皱纹撑开了。”—哈哈,你太逗了。

  2. En route说道:

    打死也不说体重!!!

  3. song说道:

    “你在上海待了多少年了?”“十年了。”“啊,那你差不多三十岁了。”“
     
    新职员的推敲的本领蛮强的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