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连载《医院》1

近来闲在家晚上便会写点东西,正好整理上次的小说,想起当时有篇小说写了一半便被搁置了,放在那已有约半年了,昨天晚上心血来潮决定把它结果了。
当时之所以搁置就是觉得简直不知所云,而想把它彻底结束的急迫使得一晚上奋笔疾书,一蹴而就,凌晨时分,终于草草结束。
这是小说源于当初一个奇怪的念头。篇幅也很短,只有2万字左右,贴在这,给大家乐乐吧。好歹是不是用第一人称了,大家捧个场吧。
 

医院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雪白的床单上,她有些困难的张开眼睛,有些刺眼,疼痛,但是终于把眼前的一切渐渐的适应了。她面前站了好些人,各自穿着白色的大褂,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人穿着蓝色的衣服,笔挺。有些灰白交间的头发映着一张慈祥的笑脸,皱纹爬满了脸,可是不是深深刻在脸上的,而是一些细小的褶子。不笑的时候,满脸的皱纹便服服帖帖的,但一笑起来,一条条的都活跃起来,象是活动的,会自由的排列组合般,使得她整张脸异常的生动。她一下子喜欢上了面前这个人。但她不明白她为何会在这里,呃,对,会在医院。

大概他们明白了她的困惑,一个年轻的护士道:“你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着,指着那穿着蓝色衣服的老妇人道,“这是我们这的院长,姓孟。大家都叫她孟婆。”

她继续看着他们,想,他们表明了他们的身份,但还是没有告诉她她自己的情况。不对,为何自己的情况自己反倒不明白呢?我忘了什么?我的亲人呢?亲人?父母?可是她迟疑起来,因为她忽然发现她只知道父母这个词,却想不起他们的姓名,甚至他们的面容。她有些恐慌,看着他们,希望他们能给她答案,但他们却也只是笑着看她。

孟婆俯下身来,卷起袖子,替她掖好被角,道:“相信我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忽然看到孟婆蓝色外套里是件血红血红的毛衣,她不由自主的大叫一声,一种自己抵挡不住的恐惧猛地迎面而来,于是她连忙粗鲁的拨开孟婆的手,蜷在被窝里。

孟婆似乎有些担心又似乎有些满意的看着她,然后对身旁的人道:“她还是没有完全忘记。要小心照顾她,按时服药。”

她有些明白却又糊涂,她想这么说来,孟婆刚才很有可能是故意露出红色的衣服来刺激她的,只是为了看她的反应,她没忘记的是什么呢?她自己为何反倒不清楚呢。她忽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茫然的境地。

然后他们开始陆续离开,孟婆最后一个走,坐在床沿,拉着她的手道:“你现在还没完全康复,不要乱走动。你就待在这间病房里,一步都不要离开,等你完全好了,我们自然会给你重新安排。”然后她起身,紧紧的握了握她的手道,“记住,一定要按时吃药。还有,除了医务人员不要和陌生人交流。”孟婆的口气象是有些担忧,又回头看了看她,对等在门口准备关门的小护士轻声道:“好好看着她。”

病房装修得很高级,纤尘不染,可是没有任何的娱乐设施,偌大的房间除了病床,柜子,一个独立的卫生间,什么都没有。她曾问过专门护理她的护士——李匀,可不可以到外面走走。

李匀笑着说:“你忘了孟婆说了,你不可离开这屋子的。”

她又问:“这是为什么?还有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李匀继续笑着说:“因为你现在还没康复,抵抗力不好,所以孟婆特地嘱咐你不可外出,以防感染。”

可是她还是没回答她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她越来越疑惑,他们对于她的病总是讳莫如深,从不正面回答,确切的说从不回答。而她自己却又对过往有些迷糊,似乎有些隐约的影子晃动,但是面目并不清楚,她三番五次想从那模糊中辨认出细节,但每次尝试之后就觉得异常的疲乏。

但她从小就执拗,所以虽总是失败,但却从未放弃。不对,从小,对,她从何得知自己从小就怎样的?这个念头从哪来的?她的小时候是怎样的?当她想到这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从脑子里一下子划过,让她的脑子有些疼痛,好象有什么要跳出来,可是又被这疼痛给淹没了,这让她真是有些恼火。

这已是她醒来的第三天了,孟婆来看过她两次,听护士讲了讲近况,用一个仪器测了测脑电波,搭了搭脉,用手电筒看了看眼睛,便走了,但她看得出孟婆是一脸忧虑的走的。她不知道孟婆到底看出了什么,她想问李匀,但知道他们一定不会告诉她答案,便也只有罢了。

昨天开始她可以下地了。她第一次下床看到窗外的景象时大吃一惊,因为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医院。院子里竟然一个散步晒太阳的病人都没有,在那样明媚的阳光下,她着实感到费解。只偶尔见几个医务人员在里面走动。她曾问过李匀。

李匀说:“哦,因为这里的病人都和你一样,还未完全康复,所以都不能出门。而康复了的,都已转到另一栋楼去了。”

她站在窗前,看着医院的院子,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咦,不对,这里是有窗子,但却是封闭的,确切的说只有窗子的框架,有玻璃,那么这新鲜空气的感觉从何而来,她特地扭头环顾四周,这是个彻底封闭的病房。

门开了,李匀进来了。又到了傍晚检查的时间了。而这次孟婆一起来的。做了简单的检查,孟婆道:“今天看起来不错,特许你出去活动一下。”

她很高兴,出门的时候特地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门牌,456。走廊非常的长,整条走廊都是一摸一样的一扇扇紧闭的门,唯一的区别是门牌,她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然后顺着楼梯往下走,三楼、二楼都一样的,而一楼有些区别其中一端是间医务室,里面有不少的护士。另一端有扇很宽的门,略有些古朴的的风格,上面没有门牌,有些年月的感觉,与旁边崭新的病房相衬显得特别的突兀。她有些奇怪,问孟婆。孟婆只是很淡然的道:“这是图书馆。”

她有些奇怪医院的图书馆怎么安排在病房旁边,但也没多问,因为她觉得她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院子里就她一个人,她觉得自己很疲乏,她想,李匀说的没错,她现在尚未完全恢复,体力很是不支,走不了多久就想靠在什么地方歇下来。她很想透过一楼的玻璃窗与里面的人打招呼,但发现每扇窗都紧闭。不过呼吸了会新鲜空气她果真觉得精神好起来,象是一股生气注入体内,暖洋洋的。

回到房间一会,便到了服药时间了。她每天晚上服一次药,然后睡觉。好象是中药,总之她不太懂,也吃不出来,但觉得这药有一股淡淡的特别好闻的味道,每次喝完都会昏昏欲睡,这次也不例外。

她躺在床上,隐隐觉得有人在叫闹,有许多的人影从眼前经过,她想一一去辨认,但速度太过,带着冲劲,一个个向她扑来,把她撞倒,生疼生疼,然后她便觉得那些人从她身上一个个踏过去,象是慌不择路般。她后来好不容易抓住一个人,借着力赶紧站起来,问:“你是谁?怎么回事?”

可是无论她怎样的瞪着双眼都看不清面前这个人的面目,她恼怒起来,摇着那人大声叫道:“你到底是谁?”而这一叫倒是把她自己给叫醒了。

她盯着天花板的方向,但是除了漆黑的一片什么都没有。这几天来,梦尤其的多,喝完那药就开始不断的做梦,最初是当时觉得记得再清楚不过,可醒来,却只记得自己曾记得这个事实,但具体记住了些什么,却彻底的惘然,连一丝痕迹都没有,这种感觉真是打击人。而从昨天开始再也梦不到清晰的东西了,就象今天一样,当时当地便是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的。而每次起来后,便会觉得更加的无力,象是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抽离了。

她有些愤愤然,急噪起来,按捺不住,决意爬起来,往窗外看去,路灯亮着,一个人都没有,静谧和谐中却又透着点诡异,这种混合的效果很奇特,撩拨起她的好奇。虽然下午她刚刚出门过,但总觉得当时她的行为是在别人的监控之下的,她很想知道实际的情况。今天之前,她老老实实的一直待在室内,真的一步都不曾踏出房门,再想想,这似乎与什么东西不符,她说不出理由,兀自认为是和原本的她不合拍,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原本的她该是个什么样。

她转向门,可是反锁住了,转不开,但她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这钥匙是傍晚李匀送药时,她从她口袋里偷的,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当时李匀把药给她的时候,俯身,然后白大褂的口袋里的钥匙就明晃晃的,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念头要拿到这钥匙,当这念头产生的时候,她的手便自然的悄悄向李匀的口袋摸去,她有些紧张,觉得自己的动作很大,可是李匀却浑然不觉,她便立即把钥匙握在了手中,然后藏在了被褥底下。后来喝完药一会,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进来的动静,听到孟婆和李匀的声音。

“你确定刚才钥匙没丢这?”

“没。我进来后根本没拿出来过。”李匀无辜的说。

“但你出门就发现没了?”

“对啊。我一出门准备锁门的时候就发现钥匙没了。”

她虽躺着,但也感到孟婆的眼光向我射来,“我明白了。以后小心就是了。”

“那需不需要换锁?”李匀问道。

“要换的。但你也知道,这里手续很烦。要申请,大概至少得四五天后才能换上呢。唉,我总觉得有种不详的预感。”

她忽然感到冰凉的手指在她的额头,孟婆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道:“我时常在想忘却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她听到李匀异常惊讶的叫道:“孟婆,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听你这样感叹。你从来都觉得忘却是好的。”

“谁知道呢。”孟婆的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象是认命,又象是绝不屈服。

她回想着孟婆的话,“谁知道呢”,打开了门,她想,我一定得想起点什么,或许这个略带点诡异的医院可以给我答案,一定得借助自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