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连载《医院》3

走廊里依旧漆黑一片,文书小声的问严默:“你说他们为什么不在走廊弄路灯?还有那些护士他们都在哪?”

严默摇了摇头道:“你没觉得这个医院十分诡异?他们的举动让人猜不透。”

文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两人熟门熟路的来到昨天那扇门前,顺利进去。

严默问:“有没有搞到手电筒?”

文书一边应着一边将手电筒递给他。

“哈。真不错。”他打开手电筒,温和的照出一束光,顺着光,他们两人才发觉这个屋子尤其的大,一排排的全是架子,架子上一个个抽屉。

他们便把光照上去,密密麻麻的,不知该从何落手。

严默忽转过头来道:“我现在数到300了。我们分工。我在这看看什么是我们需要的,你帮我继续数着数,不要太快,不要太慢,缓缓的就行了。”

文书便心里默默的数着,一边跟着严默往里走,这手电筒灯光圈虽不大,可是柔柔的光却是把一切照的明明白白,一点都不费事。每排的架子边上都有编号,看起来象是日期。严默看了她一眼道:“今天几号知道吗?”

她茫然的摇了摇头。严默撇了下嘴,道:“算了。”他转过头继续看架子上的编号,仿佛时间一久,答案便会自动现身一般,忽又回头道,“对了,别忘了继续数。”

走到最里面的架子也还是一样的格局,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严默无奈只得停在一个架子前,仔细琢磨。

这个架子的编号为2005-12,共有31个抽屉,从131。他随手拉开15,里面竟又是一层层的按字母排着序,一本本一模一样的小册子。他随手拿起一本,同时把手电筒递给文书,叫她帮他打着光。

每本小册子都只有四页。这本的封面写着“何兰”,他翻开第一页,写着:

何兰,女,生于1958113日。中国北京朝阳区……,上面详细的介绍了何兰的境况,严默便直接翻到了第三页,一边看一边对文书道:“这可真奇怪,看着该是病历,可是又不象。”正说着,更奇怪的事发生了,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忽然在之后又多出一页来,严默觉得很奇怪,数了数,还是四页,他便往前翻,一切正常,他便继续往后翻,明明翻过了四五页了,可后面还是有页数,但是他数了数却还是四页,而字面上的内容却并不重复的具有连贯性。

严默的脸色开始白起来,即使在黑暗中,在昏黄的手电筒光圈下,而文书在旁边看的只觉得脊梁上一股冷气升起,最初是转过不过神来,然后象是彻底明白过来,猛的大叫一声,吓的严默把那小册子往上一抛,他忙去接住,但没接住,结结实实的掉在地上,“砰”的一声,把他们两人又是吓得跳了起来。文书紧紧的抓住严默的胳膊,只觉得对方的胳膊上一粒粒的,她仿佛象是抓着一把的沙子,于是这感觉象电击般迅速传给她,她身上的鸡皮疙瘩也在瞬间膨胀起来。

她本以为这恐惧将会这样持续下去,而严默却立即弯腰捡起那小册子放回原位,并问:“你数到几了?”

“啊?”她一脸茫然,“刚才一叫给忘了。”

严默皱起了眉头,眉心成了个川字,团在那,文书看着这瞬间皱拢的眉头,不知道为何有一种比刚才更加恐惧的心理,仿佛身上还未平复的每个鸡皮疙瘩都感应到了这点,个个颤抖起来。她并未看清严默整体的表情,只是那个川字,象是纠结在她心里的一个结,这个结把她紧紧的系住,使她有些窒息。

“你怎么了?”严默颇有些怒叱。而这怒叱倒是让文书清醒过来,看到他整个表情,怒容满面,可是那是张太漂亮的脸,当文书的目光聚集在整张脸上的时候,她便怎么也不明白刚才那恐惧感从何而得,她甚至产生一种依恋的心情。于是竟然笑着道:“不好意思,刚才一吓把什么都给忘了。”

严默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算了,赶紧回去吧。”

“可我们好象出来还没多久吧?”她疑惑道。

“没多久?”他哼了声,“好象?既是好象,不确定还是先回去的好,谨慎为好。”

文书看着他,有些着迷,他脸上的硬朗严肃,他谈吐举止的武断谨慎都让她有些目眩神迷,很是蛊惑,她觉得自己自从进了这个医院后,便时常有自己解释不清的情绪,这情绪象是挥之不去的气体,却又若有若无,现身隐身随机任意。

他们俩赶紧赶了回去,不知道是否因为心急的缘故,觉得走廊比昨天长了些许。在分手时,严默道,“手电筒还是给我保管吧。孟婆那么精的人,上次在你那丢过钥匙,这次又没了手电,肯定疑心,万一被他们发现就不好了。”

文书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便递给了严默,在进门的刹那,她想起了什么,道:“喂,你每天是找怎样不同又不让护士疑心的借口不吃那药的?”

严默笑了起来,她一下子觉得整个走廊都光鲜起来,“这个我不能透露给你,否则你到时候会照搬了,两人一样的伎俩会被揭穿的。自己想办法。”两人方道别。

她进屋后没一会,门缝里便透出光线,她不禁赞叹严默的明智,想到这,她竟有种甜蜜的心情,自己咧开嘴笑起来,仿佛严默的明智与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似的,不由自主的自豪起来。

外面竟有些喧闹,她有些奇怪,为何会这般热闹,为何之前她从未发觉,难道真象严默所说的是那药的问题吗?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用处或者我的存在成了他们的障碍?她辗转反侧起来。一夜无梦,虽辗转反侧,但第二天醒来,却也不觉得象前几天做过梦那样累,她觉得有些奇怪,虽然似乎有些感冒的迹象,但精神竟出奇的好。

孟婆又来看她了,惯例。查完脑电波,孟婆似乎很是诧异,看着文书。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文书有些心虚,以为她看出了什么,道:“还行。”

“做梦了没?”

“哦。那倒没有。”她心里想着她难道从脑电波里看出了什么。

而孟婆并没有再继续,只是异常奇怪的看着她,从孟婆的眼神中奇怪的还看到一种不可思议甚至一点赞赏的成分。

于是孟婆便又拿出了支手电筒,对着文书的眼睛照,还和上次一样,有些影影绰绰的人影从眼前飘过,不过似乎那些人影比上次看到的要清晰些,虽然仍看不清具体的影像,但轮廓明朗了许多,尤其有个人似乎再努力一下就能认出来一般,但那种一下子似乎清晰的影像却是让她惊吓了下,她身子猛地往后抖动了下,于是整个人象是脱离磁场的吸引般,抽离出来,和上次一样,感觉是被人猛的推出来,若不是躺着必然是踉跄的。感觉很累,象是前几日的做梦一样。

她疲倦的靠在床上,孟婆有些不得其解道:“昨晚你真没做梦?”有些自言自语,然后摸着文书的头,“累了?”

“嗯。”她有气无力道,然后忽然大大的打了个喷嚏,与此同时,孟婆忽道:“哎哟,你好象发烧了。”

“是吗?”她边说着边滑下了靠背。

孟婆转头向李匀道:“今天晚上就不要给她吃药了。太伤了。你去一楼的医务室拿些消毒丸来。”

说起发烧,文书倒是想起昨天抓着严默的胳膊时,觉得他身上烫的很,她原本以为是因为当时大家紧张所致或是自己的错觉,现在回想起来好象他是有感冒的迹象,或许是他传染给自己的。但同时文书觉得很奇怪,她明明是感冒发烧,为何要消毒丸。

一会,李匀拿来粒小拇指大的药丸,让文书直接吞下去,之后便愈加的困乏起来,渐渐入睡,但隐约中听到对话。

“孟婆,她的症状和隔壁的一样。”

“是的。”孟婆的声音里抑制不住的焦虑,“这正是我所担心的。现在她发烧的厉害,两者相克,又不能按时喝药,这样又会推延康复的时间。对了,隔壁的那个发烧怎么样了?”

“一直持续着,但好象没她厉害。”

“按理说已经服了几天的药了,该康复了,为什么他们却一点迹象都没有,反而更糟糕。”

“这么拖下去是不是很麻烦。”

“唉,麻烦倒说不上,只是他们自己受苦而已。”在她完全迷糊之前,听到孟婆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唉,真是冤家。”

在孟婆的口气里听得到的只有怜惜、关爱,她一时为自己这样任性有些惭愧,觉得自己不该瞒着她将药倒了,也不该偷偷的做一些事,可是严默的疑惑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医院充满了不可解释的因素,尤其是那小册子,究竟是他们眼花了还是被施了什么魔法产生了幻觉,她还想继续思索下去,可是却被一阵阵的昏眩给击倒,最后终于完全睡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新小说连载《医院》3

  1. Larina说道:

    嗯,这个风格我喜欢的,继续继续!一下子贴完嘛!卫斯里味道啊.怎么没写在医院前有座奈何桥那

  2. 说道:

    桥在医院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