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报——行李篇

出发前随便打了个包,实在是糟糕。因为竟然60升的包都合不起来了。哥哥看不下去了,妙手回春,终于全部塞进,不浪费一点空间。
 
这回带了全套防晒的。帽子、防晒霜、墨镜(上次青海没带,失策)。不过装备齐全是没用的,因为许多心怀叵测的江东父们对我的期待很大,不黑或者不够黑,回到上海都不好交差的,所幸我向来不辱使命,所以不用担忧。
 
而不知好歹的jiyu前一阵打电话来竟说自己如今风吹日晒,快赶上我黑了。被我嗤之以鼻,说:你的底子太差了。而我,谁与争峰?
 
而后她不甘心又道:我现在天天吃吃喝喝,很快要比你胖了。她竟然拿黑白、胖瘦我的强项与我叫板,古人说的好“这个都可以忍,还有什么不可以忍的呢”。疑心伊得了失心疯,已全然不记得我的模子了。
 
除了一些必备的,这回带了点“奇怪”的东西。
 
带了本书。最早是想带《唐诗三百首》的,因为可以反复的看,不过后来一想,好像实在骚包了些,难道在大理丽江阳光下之乎者也?所以决意带本鲁迅的杂文,因为从“反复的看”这点而言,后者也胜任的。选了本杂文《坟》。只因为序里的一段话,说辑录这本集子并命名为《坟》的原因,大意是:过去的已经过去,神魂无法追摄,但我总想把这些糟粕收敛起来,造一座新坟,一面埋葬,一面也为留念,至于不久的成为平地我是不管了,也管不着了。
 
火车上我就看了些。看的时候想起前一阵网上有人道:喜欢胡适的大多是伪君子,而不喜欢鲁迅的必是真小人。对于前者,我不得而知。我没怎么看过胡适的文章,所以很难说得上喜好。原本的我对人的喜好是很直觉的,比如徐志摩,只觉得他太过矫情,无病呻吟,后来因为什么我忘了,总之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全因为自己看的太少的缘故。于是开始轻易不说喜好。大概因为还是没能摆脱“看文识人”的窠臼,所以读的太少的情况下,宁可不做声的。
 
而对于后者,我亦不敢苟同。动则冠之以“真小人”未免也太绝对了。不过我是奇怪的,就是怎么会,或者说怎么可以不喜欢鲁迅呢?因为,于我,是极爱他的。他的文字那样让人莞尔,让人热血沸腾,让人热泪盈眶乃至潸然泪下,让人愤慨,让人觉得痛快淋漓,让人觉得无边的悲凉和酸楚。如果只是因为他太被神化,太被利用,剖析的太厉害,而产生的逆反心理我倒是能理解的,但是如果可以静下来心来细细的读的话,你一定会喜欢这位寂寞的老人的。
 
除了书,还带了本日记本。用来纪录所见所闻所感,功略账目,还顺便构思些小说的片断或对白。
 
而此次最明智的就是带了一大包泡椒凤爪。上铺虽十分逼仄,无法堂堂正正的坐着,但半躺着,一个人嚼着凤爪,也吃的眉飞色舞。
 
很久没有长时间不与人对话了,所以近46小时的火车也不觉得乏味,很享受,很喜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云南快报——行李篇

  1. Larina说道:

    很久没有长时间不与人对话了—哈哈,平时话太多了吧.让你沉默是金一下也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