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脱节报——雨崩篇

从飞来寺所谓的悬崖边有一条小路可以下去,当你走了十来米后,如果看到一个牌子“多次发生安全事故,游客止步”,那么恭喜你,你走对了。当时看到这牌子的时候,我心想,如果太难走,到时候我就不要脸面了,大不了往回走。但事实上,这是条非常正规的下山路,估计飞来寺到西当的路还没修的时候,当地人是走这条路的。体力消耗是很小的,但因为相对较陡,并且一路全是碎石路,非常滑,精神上很紧张,其实我更怕的是走错了路,如果要再回头,那么不如“叭唧”把我直接推下山清净。
 
我们一路狂奔,两小时后,从飞来寺海拔3400多降到2000不到的荣当桥,过澜沧江,进入荣当村,然后爬到西当村。西当村的海拔是多少我忘了,反正如果走到温泉的话是2700。过了江之后,DANIAL与我们分手,因为他赶时间想当晚直接到雨崩。我们则决定到西当住下。走了捷径之后,怕DANIAL迷路,于是在路口等了他很久,最后决定到了西当放下包回头去找他,终于在村民口中得知他也找了条小路去了温泉了。我们便彻底歇息了。神奇的事发生了,晚上大小腿酸痛,知道我体质的人就明白这是件多么奇怪的事啊,估计是下山的时候神经肌肉太紧张了。
 
第二天一早继续爬坡一个小时后到温泉,休息会继续从2700海拔爬到3700。那段路是我这次爬的最辛苦的。不太明白为什么,路很宽,也算不上陡,就是爬不动,并且我已经把主要的装备放在了西当。善于总结的我一路得出结论:
 
1、还没习惯海拔。
2、这种缓坡最要人命,不如来几个险的,也好激励斗志。
3、腿的酸痛还是有影响的。
4、由于与小楼同行,速度什么的不由自己控制,有心理压力。
 
总之四小时候到达垭口,然后我乐坏了,下山我最喜欢了,一路奔下去,一小时后到达雨崩上村的徒步者之家。当时我只觉得和当年的小密一样,连上楼都要登山杖。晚上感冒加重,咳了一晚。
 
第二日从徒步者之家出发去大本营,开始有一小段上坡路。惯例,我就走不动了,开始打退堂鼓,考虑是否该休整一天再走。但是惯性的还在走,之后有很长一段的平路,然后碰到约20人的大部队,之后很快开始有了上坡路,并且是那种变化的略有难度的上坡路,我自此开始来了精神,并且那种变态的心理又开始了,为了不和人群挤在一起,猛爬,到了垭口处终于把大部队都甩了后面,前面只有三个老外,一个香港人,还有小楼。从垭口到大本营的那段路走的很开心,因为又是我一个人了,正好那里全是雪,我便一人在那晃荡,在雪地上写自己的名字。
 
大本营阳光灿烂,面对着卡尔格博,歇息了会,听到雪崩,据说每天都有。然后顺着条小路继续爬到冰湖。很美。在那玩了很久,湖不大,就顺势转了转湖。其实回来的时候可以顺着河床走,容易些,我没注意,最要命的是我看到一个不错的雪坡,然后就开始爬了。爬到一半的时候是进退不得,雪太厚,又有坡度,最后手脚并用才爬上去,手插到雪里那个冷啊。顺着原路下去,由于雪被踩成了冰非常之滑。爬山也有些日子了,摔交自然也是正常的,但这是我摔的最快的一次,电光火石之间我就坐在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因为摔的太快,头猛甩了下,起来想的第一个问题是:最怕下山的JIYU,当年是如何下去的?
 
之后下山我最喜欢,就是有段路太泥泞,滑得很。小楼大概是那天从飞来寺到西当的路上伤了膝盖,加上一路的徒步,当晚决定第二天回西当了,不再去神瀑。其实他是明智的。神瀑这个季节没什么好看的,都冻结了。去神瀑的路很好走,落叶满地也不错,那天开始漫天下雪。从神瀑回来中午一点多,本想直接翻山回温泉的,但不想如此自虐,二来我从温泉那还得再赶回西当村,很可能要走夜路,危险,放弃。很多人从神瀑回来骑马回的温泉。我是第二天走回去的,当时下了一天一夜的雪了,我出发的时候还在下,我有些担心路况。不过走的时候不觉得,因为又是一个人,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又回来了,走的很开心,整个茶马古道全是雪。约四小时后回到温泉,然后有人一起包车回到飞来寺,顺路把一部分的行李从西当拿了回来。而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如果坐班车或者包车去西当的话,路上是要经过收费站的,60元。我无意中省了,用大小腿的酸痛换来的。据说这60元包括去明永冰川的费用,我觉得此行特别的挥金如土,免费的我竟然也懒得去了。之前在虎跳的时候有人说从下虎跳出去,然后从大具那里走,可以去玉龙雪山,也可省却120元的费用,我也拒绝了,因为我想我马上就要看到梅里了,玉龙又算什么呢?但那些日子去看玉龙特别好,丽江几乎天天万里无云。
 
雨崩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难走。我不得不又用清凉峰来做比较,排除高原反应(这里包括在高原上爬山呼吸相对短促),其实它比不过清凉峰。并且由于有马可租,所以现在游客很多。费用大概是:温泉到雨崩单程145,雨崩到大本营来回135,雨崩到神瀑因为骑的人较少,不知道行情。所以只要肯花钱,在那花上600左右也是可以的。不过因有些路太陡,马上不去,还是要下来自己走的。其实我是很怕马的,我信不过它,宁可相信自己的两只脚。尤其是从雨崩回西当的路上,下坡时,有段比较陡,有匹马忽然停住,主人拍它,它不动,主人继续拍它,它竟然忽然向山上跑去。我真佩服马上的那个小姑娘,如果是我,一准吓的掉下来。
 
飞来寺待了一晚,第二天依旧没看到日照金山,并且由于一直下雪,当地人说再下下去,马上要封山了。于是不再等待了,第二日坐班车回到了丽江。从早上八点多一直坐到晚上九点多。主要是德钦到中甸那段实在太险了,一路的雪,开的很慢,路上又碰到车祸。
 
在雨崩最神奇的事是碰到一个特大部队,31人,不过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完了,正准备第二日离开。竟然是单位组织的活动。他们是全程徒步,为了体验生活的,这样的单位真让人羡慕啊。
 
以后的XDJM们如果去雨崩我有个建议,体力好的带上全副装备,然后背到大本营,可以在那扎营,晚上睡在卡尔格博下,听着雪崩的声音,第二日一早看日出,实在太惬意了。其实大本营那有木屋的,但不知接待能力如何,何况雨崩没有信号,整个村子的电话费欠资,所以交流基本靠吼,事先是没法预定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云南脱节报——雨崩篇

  1. Larina说道:

    咋没去泡温泉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