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过去和现在之间无休止的对话

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卡尔?(汗颜一把)有时这个对话实在有趣了些。
 
《准风月谈》里,鲁迅道:
 
诸如此类的妙文,我们也尝见于冠冕堂皇的公文上:而且并非将它漫画化了的,却是它本身原来是漫画。《论语》一年中,我最爱看“古香斋”这一栏,如四川营山县长禁穿长衫令云:“须知衣服蔽体已足,何必前拖后曳,消耗布匹?且国势衰弱,……顾念时艰,后患何堪设想?”又如此北平社会局禁女人养雄犬文云:“查雌女雄犬相处,非仅有碍健康,更易发生无聊秽闻,揆之我国礼仪之邦,亦为习俗所不许。谨特通令严禁……凡妇女带养之雄犬,斩之无赦,以为取缔!”这那里是滑稽作家能凭空写得出来的?
 
原来这些年来官员们的智商并未改变过。只是具体条例不同而已。
 
《准风月谈》里有个论战,就是鲁迅与施蛰存之间的。人民文学出版社这个版本把施文也一并印了出来,我很喜欢这样,即使我偏爱鲁迅,一面之辞终究欠缺。施蛰存,我好像只看过他的《唐诗百话》,不深但也算不上太浅,也还算得上好看,对他个人是并无太大好恶的。他与鲁迅的争论,看的时候就不曾以是非来判断,只是看两人如果驳斥对方,怎样在逻辑上,抓小辫子上使功夫。虽然两人都用了“无赖、撒娇”的招数,但不得不承认,鲁迅更胜一筹,在反驳过程中相对更严密些,也更有趣些。施当然也有趣的,所以对照起来看,只觉得大快人心。强烈推荐。
 
有一篇,说的是刘半农写打油诗嘲弄学生用词不当,鲁迅以为不当。说,学生错了一个字,而教授却得意洋洋写打油诗,“我们看罢,可笑是在哪一面呢?”其实鲁迅自己是最擅长写打油诗来嘲弄别人的了。不过他似乎真的从未对青年们开刀,都是有头有脸的。记得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看到鲁迅写的几篇打油诗,都是嘲弄各名教授的,附有详解,当时笑的岔气,现在大多忘了,只记得一句“迢迢牛奶路”,是嘲弄有人将milky way(银河)翻译成“牛奶路”。(刚才GOOGLE了一把,那个教授是赵景深)
 
每一本杂文都是一个时段的总结,那么自然难免会针对某些人,这本最大的“赢家”就是,邵洵美(娶盛宣怀孙女为妻,sigh,money啊)。时不时的夹枪带刺,不痛不痒的插一句,如果不是注释,还真看不明白,看明白之后,只笑得不行。这让我想起连岳有一阵子的“连十条”,任何话题都可以扯上陈凯歌和馒头,忍俊不禁。
 
鲁迅的文风实在太显眼了,为了安全需要他虽然用了笔名,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比如施蛰存。这也是为何他与施蛰存的论战如此有趣的原因之一,现在看来他们的论战颇有些意气之争,可在当时怕是大有深意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历史是过去和现在之间无休止的对话

  1. jiyu说道:

    英国史家爱德华·卡尔
    “历史是什么”
    这是当年张广智最爱的话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