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戒指世界》1

在连载前先说两句。
 
昨天晚上看到一句话,觉得很有趣。今天吃完中饭,百无聊赖,就想把它变成一个故事。这个算不算灵感?不过我在想,“灵感”,是不是很灵的感觉才叫灵感呢?那么,我这个是算不上的。那么就算是个小小的动力吧。中午十二点开始写的,晚上八点完成。挺潦草的,逻辑上可能很多地方不通,破绽一大堆,我随便写写,大伙就随便看看吧。不过大伙可以踊跃提建议,以后我再写其他故事或者修改这篇的时候都用的上。
 

戒指世界

 

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怀念那个世界,那个戒指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三岁前,每个孩子的记忆都是自由的。而三岁生日那天,父母会带你一起去指定商店买一只戒指,这只戒指将会伴随你一生,而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就必须将那只戒指还给商店,给将来的孩子们。

我们那没录音,没相机,更没什么摄像,可我们就凭借着这枚戒指,把过去的东西保存着。我到现在还记得去戒指商店的情形呢。

父母拉着我的手,我抑制不住欢喜地蹦着往前,看起来就象是我牵着他们在前进。那戒指店远看就象一只大大的戒指,圆圆的,而屋顶每天都在变换着,有时是一朵花,有时是一只动物,有时是一道彩虹,总之都是自然界可以看到的东西。到处都是门,无论你从哪个门进去,都有店员的笑容在等待着你。我那天进去的时候,上面是一朵云,我真高兴,觉得这是个好兆头。

整个店里有两个同心圆。其中一个是柜台,就是一整个圆,虽是连贯的,但每一截都可以打开让店员进出。整个柜台都是透明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店员站在柜台后,而他们身后就是另一个圈,完全封闭的,上面有一个个的小槽。父母把我出生时医院发的一个小牌子给了店员,那个小牌子有手掌大小,上面刻着我的出生时间,连带着父母的信息,接着父母把他们小指上的戒指脱下一并给了那店员。只见那店员把牌子塞入那槽中,然后噔的一声,柜台表面竟然打开,她把那两枚戒指放到柜台里,一转眼那戒指不见了,我咦了声,可再转眼,它们又出现在柜台里,旁边还有一只小盒子,那店员把那盒子取出递给我。

我打开它,是一枚小小的戒指,戒指中央是一只晶莹剔透的樱桃。妈妈高兴地抱着我叫:“啊,樱桃,现在的你可有名字了。”

我噘着嘴道:“我不爱樱桃,可不可以换一个啊。”

爸爸摸着我的头道:“这可不能换的啊。”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甘心而已,我本来希望是一朵云来着,前一天晚上我兴奋得都没睡着,一直在想自己会拿到一个怎样的戒指。我觉得扫兴极了,我们一家都是植物,爸爸是三叶草,妈妈是杨柳叶。我知道从此樱桃这个名字要伴我一生了。我们那的孩子直到三岁才有名字的,而名字就来自这个戒指,你说多让人沮丧,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这儿没一枚戒指是完全相同的,即使同是樱桃也是不一样的形态,当然如果同名了也没关系,就像我们班有两个阳光,老师为了区别他们,就连上他们父母的名字,一个叫阳光牡丹波斯猫,一个叫阳光螳螂冰雹。我们那光听名儿你可分不出性别,就像阳光牡丹波斯猫,他爸爸就叫牡丹,谁也没觉得别扭过。我还有个朋友叫癞蛤蟆呢,你说姑娘家家的叫这个名字可不呕死人,直到认识她,我才觉得樱桃也没那么糟糕。

盒子里有小小的一本说明书,我其实是知道一些戒指的功能的,可是那是我第一次系统地来学习,现在我来向你们介绍一下吧。

这个戒指它只能戴在你左手的小指上,并会随着你手指大小的变化而变化,一直到你彻底地离开这个世界。那时戒指商店的人便会来取回这枚戒指,然后拿到修复部把里面保存的东西都删除,等待下一个的有缘人,他们来的时候呢会带着当年你的那块小牌子,我们那的陵园里密密麻麻放的都是这小牌子。

这个戒指呢,是用来保存或删除记忆的。每个戒指都有一个随机的密码,在你戴上它的那一刹那就自动地植入你的脑子,再也不会抹去。轻易不要把这个密码告诉别人。有些亲信别人的人就曾经把自己的密码告诉不该被相信的人,然后他们就再也不能自控自己的记忆了。

你一生可以借此保存十个场景,三十个句子,可它们保存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场景,是被保存在戒指里的,你保存了就不能再删除了。有些人还没到成年就把戒指的内存用完了,他们太年轻,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总觉得当下的场景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殊不知后来发现那些东西其实根本不是他们真正在意的,可是它们却永远地留在了戒指里再也抹不去了,就留在那嘲笑他们的幼稚。还有些人太谨慎,太吝啬,直到离开这个世界也只用了一两次,他们总觉得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在后面,所以总是舍不得用,最后回过头来发现那些美好的,对他们一生都很重要的东西却连一鳞半爪都没留下,接下来的日子里就一直在那后悔,那些空白也在那嘲笑他们。

我之所以对三岁去戒指商店里的情形记的那么清晰,就是因为在那一天我就把他们保存了下来,妈妈警告了我:“樱桃,记住,你一生只能保存十个,你第一天就要用掉一个名额吗?”

我点头:“杨柳叶(我们那向别人介绍时,会说我妈妈,我爸爸,可是在家却都叫名字的),我觉得这一天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要记得自己的记忆是怎样开始的。”

我到现在都不后悔自己用了这个名额,否则今天我怎么把这些说清呢。在你觉得某个场景对你来说非常重要,重要到要将它保存的时候,你就可以用你的戒指。每个戒指的保存方式不一样,有的是抚摸它(其中抚摸的次数还不一样),有的是用脸颊靠着它,有的是轻拍它,有的是转动中间的那个图饰等等。我的这个是亲吻它,然后你默念你戒指的密码,它就会把你想要保存的情形留下。只要在那情形发生的三天之内都还有效,如果你犹豫不决,三天之后你就再也没有权力了。那情形会慢慢地在你脑子里消失,无论你多么努力想要记住它,它都不会再给你机会。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你悄悄地在场景发生之后去保存,否则大家都知道你在保存当下的场景,因为对戒指的那些动作太明显。当我爱上露珠的时候,因为太迫切地想要留住那个场景,竟然当着他的面就保存了。当然,我本来是乘他不注意的,可还是让他看见了。然后他就知道我一辈子都会记着他,所以后来他就对我肆无忌惮地冷落了。到我再大些的时候,我发现其实露珠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可是他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戒指中,总是提醒我,让我难过。你看,其实保存甜蜜的场景最后得到的未必是甜蜜。那时候我年轻,什么都不懂。可是等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呢却又变得极端了,特别甜蜜的场景反倒不敢保存,生怕后来的反弹更厉害。

后来我和蚌壳谈恋爱的时候,他三番两次地想看我保存的记忆,我只得给他看了,他看到露珠的那段,问我,这是谁?我只得说是我的初恋男友。蚌壳说,你很爱他,是吗?所以才不能完全接受我。我说:不是的,不是的。我很爱你,可是他我已经保存了,删不了了。你不知道我现在多后悔保存了他。蚌壳继续问我:那你为什么不保存有我的场景呢?我回答不了。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再后来即使我和羽毛结婚的时候都没给他看我保存的场景,他也是,我们都把自己不成熟的一面掩藏了起来。羽毛有个最大的优点,他从不强迫我去保存某个场景。我最好的朋友癞蛤蟆的丈夫枯枝总叫她保存这保存那,全然不顾内存,因为他过早地把自己的内存用完了,所以碰到一些场景,总对癞蛤蟆说,亲爱的,今天对我们来说多么重要啊,你把它保存下来吧。癞蛤蟆当然不肯,所以他们的关系总是僵僵的。

当然,也有许多开心的事呢。有时有个场景特别得愉快,你觉得很开心,可是当时当地你觉得它还不值得你保存,甚至看到有人保存的时候还嘲笑(通常这种情况下,有一人保存了,其他想保存的也都会放弃的,因为当他们想回味的时候,找那位保存的人就可以了,可是也有糟糕的时候,因为有些人比你早离开这个世界,你就再也找不回那段记忆了),可很久以后,那人把当年的场景再现,你会发现,啊,别人把这记忆保存得多好啊,过去的那段日子多美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短篇小说《戒指世界》1

  1. Larina说道:

    让我想到了之前看过的一部电影《final cut》,里面有种人的职业叫做记忆剪接师,人一出生就植入芯片,一生大大小小的记忆都存入这个芯片,死亡之后,剪接师将死者的一生浓缩成短片,在追悼会上供人缅怀。剪接师应该专业不带个人色彩,但是实际上他的剪接主宰了后人的缅怀,是甜蜜、幸福、温暖,还是痛苦、悲伤甚至阴暗。人其实是选择自己愿意记住、愿意怀念的东西。
    PS:一生只有十个场景能保存太少了吧,是不是该弄个移动硬盘可以导出的啊,哈哈!

  2. 说道:

    <final cut>听起来很灵嘛。这个创意超好,而且我都可以想象拍成电影一定特别有讲头。

  3. jiyu说道:

    开头第一段,戒指还是不要买的吧
    否则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太委屈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