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戒指世界》2

好了,现在让我来说说句子的保存吧。我最喜欢这个了,它让人没有压力,因为它可保存可删除,它可太人性化了。你或许想一生只能保存三十个,是不是太少了,其实啊,对你来说一生中重要的话根本没那么多,不信你仔细想想,你记得多少,而其实又有多少是可以被忘却的。

当你要保存一个句子的时候你可不用对戒指做什么动作,只要心里默念密码就可以了,然后那句话就可以被保存下来,而且非得当场不可,十分钟后可就再也聚不拢了。不过虽然你不用对戒指做什么动作,但谁都知道你在保存句子。因为当你保存完,你的手里立即会多出一样东西来,当然这东西取决于你喜欢什么。如果你爱花朵,那句话就会变成一朵花儿,如果你喜欢钻石,一会它也就亮晶晶地在你手里闪着,甚至你还可以把它变成香喷喷的面包,当然我不建议你这样做,过会我会解释给你听。当然你也可以保存为你不爱的东西,不过我建议你别把它们变成会动的玩意,否则到时你可要伤脑筋了,也别变成太大的东西,否则你可得抗着它回家了,何况还得有那么多空间来保存呢。而且呢,还有个禁令,就是变人。

别看它变成了鲜花,可是它却不会凋谢,如果有一天你不爱花儿了,或者想把玫瑰变成百合都没有问题,只要你告诉戒指,只要你默念密码,它们都会变成你现在最爱的东西。我们那买房子的时候,别的都可以马虎,只有储藏室顶重要,因为要用来放这些东西呢。这些句子它只能被保存,却不能用来消耗,也就是说如果变成面包你也只能看着。它可以观赏,不可以消耗,不可以物物交换,即使变成钻石,它也只能存着,如果你用来消耗,它就会嘟嘟的叫,那时候你可就丢面子了,再说了,我们那钻石也不值钱呢。我读书那会,有一阵大伙都喜欢把话变成钻石,就是喜欢它那晶莹剔透的劲头,然后把最喜欢的一句话挂在脖子上。所以我们那很少会羡慕别人拥有什么的。

而有一天当你想回忆这些句子的时候,你只要对着它们默念密码就成了,那些被你变成花朵变成钻石的东西会忽然变成一句话,那声音那腔调和当时当地一模一样,说完了,它们就又会变成原样。

它们虽然不能消耗,但可以赠送。但是这个赠送不是随意的,它必须是送给当事人的,否则就自动消失了,而且呢,也有限定的,也就是对于特定一个人,你最多只能送十个。这个赠送可以是善意的,也可以变成恶作剧。比如你的朋友当年说了句话你保存了,有一天他希望你可以把它送给他作为纪念,如果你舍得,就可以送给对方。当然也有一种,对方当年说了不好的话,后来他很后悔,他希望你能把那话送给他,因为他要记得自己当年的无礼。而关于恶作剧呢,我们也来举个例子吧,有个人你很讨厌,他当初说了句话,凑巧你给保存了,你就可以把它变成他最讨厌的东西硬赠送给他,同时还占用他句子的一个内存。他甚至扔不掉它,扔了还会莫名地回来,更没法删除,只有求你把它拿回去。你想啊,一个人只能存三十句话,你硬塞给他十个名额,还是他讨厌的东西,是够折磨人的。

我们上学淘气那会,最喜欢故意拿这个功能来折磨人,故意保存彼此的一句话,然后硬送给别人。有些男生喜欢某个女生,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故意把某句话变成她讨厌的东西,比如毛毛虫啊什么的,然后听那女生尖叫,求求你,把它拿回去。那些男生听了,骨头都酥了。而当年,露珠追求我的时候,就把我对他说的某句话变成了樱桃送给我,可他不知道我一点都不喜欢樱桃,可是我喜欢他,所以就把那个樱桃一直保存着。

而对于你自己,如果有一天不想保存哪句话了,当然随意就可以消除了,他们就会立下变成水蒸气消失了,可是你得知道哪朵花儿是你的哪句话,否则可就乱了。所以呢,在保存的时候至少你得分些类。就像父母有时教训我的时候,硬要我当着他们的面把那句话保存下来,叫我长点记性。我就把那些话变成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樱桃,然后乘他们不注意就悄悄地删除了,可见他们还是仁慈的父母,否则他们主动地把那句话保存下来硬送给我,可就要命了。可是我的记忆里却永远保存着一颗樱桃,就是露珠送的,因为我没法删除,后来我要退还给露珠,可他死活不肯接受,于是他不仅留在我的场景里,在我的保存的句子里也硬是占了一条。

当你的保存快饱和时,你的戒指会闪啊闪的提醒你,那时你得删除一些腾出点空间来,否则忽然有啥要紧话要保存你可就犯了难了,当然你还是可以硬保存,但戒指会自作主张地帮你随机的删除一条,万一是顶重要的一条,可就麻烦了。我们那有许多迷糊的人经常犯这种毛病,平时不好好打理自己保存的句子,到时候在一大堆的东西里翻腾,一句句的重听,下决心要删除哪句,累得个半死。

戒指因这个功能大伙省了很多麻烦。很多时候我们的承诺可不用写在纸上,只要保存一下就可以了,你怎么也赖不掉。我们那也有银行,可它存的都是些话。因为被保存后的句子虽然不会损耗,却是会遗失的,万一那些重要的句子被人偷走了可就麻烦了,到时候再也没法呈堂证供了。为了保存它们,我们通常都存放到银行里。比如我们那结婚可不需要什么仪式,只要两人互相说一句“我爱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们今天结婚吧”就可以了,然后把被保存的话放到银行的婚姻部就可以了。如果离婚了,你就可以去把那句话取出来删除,然后把“我不再爱你了,我们离婚吧”存进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把两句话放在一起不伦不类地继续保留着,不断折磨自己。还有些离了婚却耿耿于怀的人会把这句承诺的话变成最可恨的东西硬送给对方,让对方一辈子都记着自己是怎样违背诺言的,其实啊,何必呢,因为我们那,除非你存了场景,否则只要你愿意,你是可以忘却任何人的呀,如果忘却了,那么他曾说过什么话又有什么要紧呢。

总之呢,银行里存的都是些对自己很重要的句子。而存取的凭证就是你的戒指,你只要把你的戒指贴近保险柜,然后默念密码就成了。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提醒你不要轻易告诉别人密码了吧。我的银行里也存着些东西,其中就有露珠送的那个樱桃,我要存进银行是因为否则它就一直占着我的储藏室,唯一的一个樱桃,我时常会看到它,鲜红鲜红的。也总有人问我,哎,樱桃,你保存的这个樱桃是什么啊?我不想它总是提醒我,所以干脆存进银行眼不见心不烦。

别看存的只是些句子,也有人抢银行呢,前些年就有人想反悔自己的承诺,混进银行。在我们那进银行偷窃记忆是最大的罪过,惩罚就是没收你的戒指,根据情节的严重决定到底要没收多久。更有一阵,我们那特别得乱,有人到处抢戒指,害得父母嘱咐我千万不要出门,学校也干脆放了假。我的一个阿姨就被人抢了戒指,然后她就面对着那些被保存的句子怎么也想不起代表的是哪句话了,甚至她都没法和人结婚,就因为她没法保存那句重要的话。如果你不把那句话保存并放到婚姻部的话,结婚就是违法的,后来那男的就对别的女人说了那句话。渐渐的我的阿姨神情恍惚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比小八岁,可后来去看她的时候,却老得都象我外婆了,直到死,安全部都没能帮她找回那枚戒指,所以她也没法取回她的那块小牌子,陵园里没有她的位子,她就象从没来到过这个世界一样。如果不是我还保存了她的一句话,大概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样一个阿姨了。

其实呢,戒指不仅可以删除之前保存的那些记忆,也能快速地删除当下的东西。如果有句话伤害了你,或者说你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记得,在十分钟之内,你也可以借助戒指,它们就会当着当事人的面变成水蒸气消失了,再也不会回到你的记忆中。所以说哪一天忽然莫明其妙地潮湿甚至下起雨来(所以我们那的天气预报总是不准的),多半是许多人正在删除自己曾有的或现在的记忆。我们那很多人是很高兴下雨天的,因为大家都高兴有人正在决绝地把无用的甚至伤害自己的东西扔掉。可也有专家在担忧,因为说明有些人还在源源不断地说着伤人的话,他们还不明白,如果对方想忘却其实只是举手之劳,可他们总是存着侥幸,希望对方会刻意伤害自己,反倒把那些句子存着。当然,真有那些傻蛋的,越是伤害他们的话,他们硬要存着,反反复复地。

所以我们那的人,不快乐的大多都是自找的,我们少有耿耿于怀,当然对于已保存的场景你无可奈何,所以你知道保存场景是多么谨慎的事了吧,我们上学的时候,最初讲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正确地保存自己的场景。可你知道,这是个实践的活儿,老师说的那些理论到时全派不上用场。

除此之外呢,但凡是你不想记住的对话,你都可以愉快地删除。对过去不能忘怀的,不是不能,而是他们自己不想忘记。他们总是反复重现那些保存的句子,他们的储藏室总是放得满满的,他们宁可把眼前许多重要的句子错过,也要保存着过去的。我们老师就说过,戒指世界的宗旨其实是不断地更新,它让我们不断地记住现在,然后忘却过去,把握的是现在。可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这点。

更傻的不仅把那些不该存着的当宝似的,还把它当回事地存到银行去,打算一辈子都不忘却。那些个句子中,没几个是让人愉快的。他们硬是要让自己记得,怎么也不肯删除,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认识一些朋友,他们从来都不曾保存过一个场景,保存的话呢也大多是合同里的承诺,开始我总劝他们,错过会后悔的,后来发现他们活得比大多的人可滋润多了。你不曾保存过,也就无法比较那些东西对你是否真的那么重要了。

这个世界看起来挺美的,是吧?只要你好好的利用戒指。可是又有多少明白人呢?反正我不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