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及彼

听小猫的推荐,昨天中午特地去买了《南方周末》来看,只为了看王小平的《艺术的内丹》,是纪念他弟弟王小波的文章。
 
对王小波我有个很极端的过程,很喜欢——非常抵触——很喜欢。大学吧,看他的《沉默的大多数》,为之拍案叫绝。幽默、犀利,说的都是我们熟视无睹的东西,仿佛身处的这个世界忽然展开另一副面容。但整本读下来便是一种风格充斥,再说那时候正是容易产生逆反心理的阶段,于是排斥。一直到后来忽然看《黄金时代》。
 
他有颗超乎寻常的想象的心。我说过,我再也不羡慕旁人的文字了,羡慕的是心。他们有一颗敏锐而敏感的心,才能有那样的文字。什么构思那些都是虚幻的,唯独背后的心才是关键。他可以把那种游离的状态写得清清楚楚,光有技巧和文字怕是不行的吧。
 
不过我今天要说的不是王小波,这个赋比兴是不是搞得大了点?
 
王小平提到幼时他和弟弟之间的趣事,我发现竟和我的童年一样的。
 
他们当年是偷枣自己吃。我们当年是偷桑叶给蚕宝宝吃。我们那住的是单位的宿舍楼,一个围墙圈起来的,是著名的“大院子”,周围的人那么叫的,其实并不大,共六七幢三层楼的房子而已。我们是靠着围墙的一幢,一楼的人便有小块地种点东西。只有一家人种了颗桑树。一阵子,大伙都热衷于养蚕,蚕自然是要吃桑叶的。可那玩意很难搞,便经常腆着脸问人要。我从小“知书达理”,很讨那家老爷爷老奶奶的欢心,所以偶尔去讨桑叶总是能得手的。我们班有很多同学经常翻墙来偷桑叶,被老爷爷拿棍子打下墙去。我虽能弄到点,但也杯水车薪。
 
忽然有一天,修围墙,是在院子里的一面开了个洞。据说有很多人偷偷地溜进去。我们自然心痒难搔。晚上,乘着父母看电视的热火劲,我们悄悄溜出,特地把厕所灯开着,至少不让父母立即发现少了两个人。我在墙外望风,哥哥进去。我紧张得啥都没想,我觉得上帝真优待我,当时竟然一个人都没过来。但是觉得时间过了很久,哥哥终于出来,他说他得手后,忽听得楼上阳台上有动静,便站在墙角一动不动(大家都认识了,便揪出来太丢面子了)。第二天,墙就堵死了。我们的蚕宝宝过上了幸福生活。
 
他们当年自己做弹弓手枪。我们也是的,当然,没有“们”字。那个手枪很骚包,枪顶端有根橡皮筋,把子弹拉到尾端,然后扳动搭扣,子弹就飞出去了,当然没弹弓远,但要的就是那股子潇洒劲。枪是粗铅丝做的,非常漂亮。记得当年和楼下的赵氏兄弟枪战的时候,我用的正是这把枪,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举着白旗上来的。我们兄妹俩向来不厚道的,举白旗也没用,照打不误,甚至把他们的白旗撕了做子弹回敬他们。打得他们弹尽粮绝,披着席子上楼来捡子弹,被我们用叉衣杆一顿好打下去了。以全胜结束。从此他们兄弟再也没念头和我们再战了。而我们却还攒着一大袋子的子弹,只等到英雄迟暮。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我把那枪送给了同学,他兴奋的就差跪下磕头了,旁边的朋友羡慕的一塌糊涂。现在想来,我后悔的一塌糊涂。
 
我觉得以后我死了,哥哥写纪念文章的时候,可以直接从这取材。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由此及彼

  1. song说道:

    我们兄妹俩向来不厚道的
     
    笑死我了,用词精准啊,我觉得你自己写吧,不用谁死后拿来纪念用,因为可能那时我们看到的机率也忒低了,现在写来纪念逝去的童年吧,挺好的

  2. jiyu说道:

    回忆是衰老的表现
    几天不来
    这里一片回忆之气啊

  3. En route说道:

    很好。

  4. Elain说道:

    没事不要这么死阿活阿的罢。。我前天梦见了你 — 最近经常在梦中开同学会,自从看了茸茸的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