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尼泊尔花絮

之一:千万别相信Jiyu的话!
水分太多了,而且记忆相当混乱,和骨头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说的许多攻略,最后都被我们否定,确切地说是被事实否定。以至于她后来每说一句话,自己也会怯生生地添句:当然,也可能是……。不断给自己留余地。 
 
之二:修整成了拉练。
经过49小时的硬座,本计划在拉萨待两三天修整,以最好的精神去尼泊尔。结果在拉萨教会了荒唐及阿蒙打“大怪路子”,两个晚上打到凌晨3、4点,最后仓皇逃离拉萨。
 
之三:角色转换。
此行未出发前,四人的地位已确立。本人为首席(当然,松松激动时会叫成“主席”),松松为次席,阿波为末席,Jiyu为选手,之间政治斗争错综复杂。在Bhaktapur,我们认识了北京的小江同学,开始出现了转折。大概是在认识的第二天开始渐渐熟悉起来,一直到Nagarkot大家才真正自由,发现他可以随意开玩笑,于是连我这种向来对陌生人置之不理的人都活跃起来。
 
后来小江同学(Jiyu一直叫他小蒋同学,有时还会叫成小夏同学,可见Jiyu有多混乱了)变成了我们的导师。从此后,我们的对话充满了术语。一路更加欢歌笑语。
 
之四:从东打到西
据导师后来说,他曾在拉萨的甜茶馆里看到过我们打牌,在KTM的甜茶馆里里看到过我们打牌,在Pokhara的Be happy里看到过我们打牌,而在Bhaktapur终于和我们一起打牌,然后转战Nagarkot,再转战KTM。
 
之五:挂了
在尼泊尔坐车非常有特色的就是挂票,非常之震撼。公交车里坐着人,车顶趴满了人,这些都不够,在车门口还有一两个挂在门外的,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楼上雅座和挂票与坐票的价位是否相等。在KTM看到过最夸张的一个造型。小面包车外挂着两个人,一个人头在车里,身体在外拗成弓状,而在他之外,还挂了一个人,姿态像是蓄势待发。
 
从Bhaktapur去Nagarkot的路上,车开动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当地人从车的侧面,噔噔两下爬到了车顶,我简直难以相信世上有这样的身手。藏龙卧虎啊。没多久,忽然看到售票员(车在开动中),从顶上爬下,动作轻盈自然,回到车厢内,目瞪口呆。要知道,他们车的两旁并无特殊装置啊。
 
松松叫导师去做挂票,竟说成了“挂了”。从此成为我们的口头禅。还唱道:小江(当时还未升格为导师)坐车去Nagarkot,挂了。
 
之六:上海话培训班
也不知哪天谁说了句上海话,于是大家都说起来,南腔北调。后来碰到导师后,愈演愈烈,我们每天给导师设定dialogue,不过他基本就局限在“今朝夜里去阿里白相”的水平,而且句子拆开来就搞不清了。而jiyu最经典的就是:吃饭、困觉、打浴,腔调之特别,松松崩溃。另外松松后来再也不敢说上海话了,因为发现自己的上海话水平极差。
 
之七:Hello^^^^
在尼泊尔,餐馆上菜慢,服务生少,你要紧紧抓住他们。时常我大叫Waiter却无反应,但Jiyu出手总是成功,我研究了下,主要是Jiyu的Hello^^^^叫的有气势。后来导师把这句话又配上我的经典手势,加上他自身的娇媚,就更加有震撼力了。
 
之八:停电
Jiyu的破坏力大家早有耳闻,这次更是亲身经历。所到之处必停电。到拉萨的当晚,刚点完菜,外面风雨大作,停电。最后吃的是烛光晚餐。到樟木,是凌晨3:40左右,据说我们到的前半小时左右刚停电。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停电也不算太反常。
 
之八:噩梦般的樟木
两次经过樟木都元气大伤。第一次是凌晨,饭店因停电关了门,想想天亮就可以去边境了,舍不得花住宿费,就在一住宅楼的二楼的地上四人饥寒交迫地蜷着度过近5个小时。
第二次因为修路,车必须晚上12点才可出发,我们就在饭馆里混时间(中午就到了),尼泊尔的气候相当之舒适,不热不冷,到了樟木还习惯短打,结果四人冷的直抖(大包放在车里了),连被松松誉为“汤焐子”的我都觉得凉。然后为了安全,车在聂拉木停了一晚,我们又舍不得去住宿。在车上蜷了一晚,简直是拗造型培训班。所以虽然坐的是4500,但并不觉得比坐班车舒服多少。最主要的是,离开尼泊尔的当晚,为了和导师告别,打了场荡气回肠的牌,一直打到凌晨3点多,我们赶早上6:00的车。后来感叹:以后千万不能和年轻人混啊!
 
聂拉木-樟木的路况极差,我们来的时候,班车几度叫我们下车,让车先过。其中山上飞下一块小石头砸碎了后面一扇车窗,颇为胆战心惊。坐4500心理上好些。
 
之九:万恶的猴子!
在烧死人的地方,我们买了几个石榴,坐在那吃。两个猴子向我们爬来,松松先是怕的扔掉个石榴。我和Jiyu把石榴藏在包后,以为它们看不见。结果一个猴子向我踱步而来,我还故作镇定,忽然它目露凶光,感觉就要扑上来,我尖叫一声,把石榴砸向它。然后只见它优哉地坐在那吃石榴,咬牙切齿啊。而且心理阴影,看到猴子直怕。
 
之十:我爱尼泊尔蚊虫
我这样招蚊虫的人,在尼泊尔竟然全身而退,真是说给谁听都不相信。我甚至可以不涂欧护,不过看到大家都欧了,我也顺便欧一下。Pokhara的蚊虫最多,因为在湖边的缘故,一次晚上在guest house里,熄灯后还发现个萤火虫。
之十一:赌场得意!
尼泊尔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在导师的带领下去了casino,据说有两种,高级的不可穿短打。我们说那没事,快干裤加上裤腿就可以了。不过我们后来还是去了所谓的较为低级的那种。去的时候,主要是冲着那免费的晚餐去的。导师因为曾在那摔过跤,心里有阴影,要求直奔三楼吃饭。我们则在楼下换了Rs1000元,共62个币。三楼的免费自助晚餐味道不错,还有现场音乐。然后五人分了币去玩老虎机了。

转眼币就要用完了,我转头对松松说,也好,我们马上就可以走人了。也就在最后两个币的时候,发生了转机,叮叮当当地机器里掉出好多币来。最多的一次是40个币。Jiyu看到我们赢了钱,就冲过来狂抓一把。然后大家都开始走运了,音乐不断响起,特别的好玩。

然后Jiyu要求换币。最后我们适时收手,净赚Rs1000而归。一路兴奋。

之十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们在KTM的时候,去了家民族酒吧。我和松松超喜欢,因为可以充分发挥我们yy的天赋。酒吧有些对歌形势,上面有人唱啊跳的,底下也有人跑上舞池唱跳。我们看着他们的动作表情,补充对白。“啊,你不莱塞了呀。”“哎哟,浪头大的来吓死掉人。”然后在那乱乐。

花絮过多,难以一一记录,大家补充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西藏尼泊尔花絮

  1. Bo说道:

     先看了松松的,说她敬业,没想到大老更敬业啊。
    echo这次可是老大作风竟显无疑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