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歌》之The power of Goodbye(完结篇)

这首是麦当娜的。连序在内共9个章节。一口气帖完,大快我心,一次次的帖也是够累的。
 

The power of Goodbye

秦始皇对高渐离已经越来越信任,他已经忘了荆轲临死前的那个笑容。没有人能抵挡高渐离的筑,所有的偏见在他的筑前灰飞烟灭,你只剩下愈演愈烈的依赖。也正因此,他渐渐允许高渐离靠近他演奏,以便听的更真切,何况现如今再也不用与高渐离的眼睛对视,他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不安的地方,他对高渐离是种情真意切的欣赏。

对高渐离而言,近一个月来他时常夜半惊醒。他时常做同一个梦,确切地说,无论做怎样的梦,最后总是同一个镜头让他醒来。他手里的那杯玫瑰酒总是被置换成一杯血酒,他战栗地醒过来。现实中的他再也看不到那暧昧的玫瑰色了,还有让他战栗的血色,可是在梦里它们却更加真实地浓妆艳抹,他的梦自他的眼睛看不见后变得绚烂多彩,仿佛在弥补些什么。于是如今他拥有两个世界,白天的黑暗和夜晚的绚烂,白天他凭借着嗅觉将这个世界架构起来,而晚上他靠梦把一切垒起来。而失去了眼睛,失去了那双穿透速度的眼睛,他反倒比之前更加与周围的世界合拍,再也不存在“未卜先知”的能力,他与周遭亦步亦趋,再也没了忐忑不安的情绪,显现出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可是到了晚上,梦里他的眼睛却依然固执地具有与速度平行的能力,在那里,他依旧把一切看的太过透彻,于是梦里的他总是冷眼旁观,有时甚至残忍地看瞎了眼的自己在那与常人一般笨拙地行动。

那天晚上,他又做了个梦。

他先是看到了田光,在酒肆里。他是个瞎子,可却喜欢眯着眼,仿佛还残存着一线光似的。几案上有杯酒,阵阵香气,田光四处张望,好像他真能看见什么似的,然后脸上露出一种非常诡异的笑容,轻轻地啜一口,终于把那双眼睛彻底地闭了起来,狠狠地挤了一下,然后嘴巴与眼睛同时张开,深深地哈了口气,然后顺势又吸了口气,仿佛反刍一般。

高渐离特地弄了些声响,田光听到后,猛地把耳朵偏向声源,又眯起了眼睛。高渐离问他在做什么,他吐着酒气矢口否认。高渐离笑了,他不知道为何忽然想揭穿他,逗逗他,于是描述了田光刚才的神态。田光的表情象是见了鬼一般,嘴巴却紧闭,眼睛倒是瞪得又圆又大:你不是瞎了吗?你怎么看得到的?

我瞎了吗?高渐离糊涂了。

转眼他又到了易水边。所有的人都在那。太子丹、樊於期、赢政,当然还有荆轲。最先跑过来和他说话的是樊於期,问他刺杀行动如何。

刺杀?那不是荆轲的事吗?今天我是来送行的啊。

太子丹脸色雪青,对着荆轲道:这样的人,你怎么推荐给我的?

荆轲噗通跪在地上,和当初的田光一样,满脸愧疚,用那把淬了毒的匕首猛地捅进了腹部,可是血还没来得及涌出来便凝固了。高渐离却不难过,只是有些意外和困惑。他看着荆轲狰狞的脸,不置一词。

只有赢政在一旁笑着,拍着手道:大家都散场了,没人打扰了,不如你就击筑给我一人听吧。

然后只见田光又出现了,恭敬地端着一大碗酒。他知道正是他平日里与荆轲共饮的那种玫瑰酒,亢奋起来。双手还没来得及抓住碗,荆轲却又不知从拿冒了出来,大呵一声“当心”,然后手里的匕首飞了过来,将那碗击中,砰,里面的酒刹那间变成了血溅在他的衣服上,而碗里的玫瑰花瓣就这样粘在那血上,紧紧地依附着,他怎么着也扯不下来。这一次他不是被那血色所惊醒,却是那血与玫瑰混合的刺鼻味将他唤醒,于是这个醒的过程也就尤其的漫长,他苦苦挣扎着,试图摆脱,可是那味道象是绳索般缠着他,勒住他的脖子,让他喘不过气来,一点点地收紧,他只觉得整个腹腔之内都充满了这种味道,挥之不去,于是随之胸口也闷起来,硬梆梆的,他觉得自己仿佛已是一具尸体,整个身体都被那种味道所侵占,它们在他的每一寸肌肤上袅绕,在他每一个细胞间快活地跳跃,荆轲在一旁哀伤地看着他,一直缓缓地摇着头,喃喃自语。而他也放弃了挣扎,整个人直直地倒向大地,可是这个倒地的动作却一直在持续,慢慢地,轻飘飘地往下坠落,他仿佛丧失了失重的能力,这个坠落的过程很美妙,就象一颗尘埃,渐渐地回归大地。也正在这时,他缓缓地张开了眼,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茫茫黑暗。

在黑暗之中,他反倒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在这一片无边境的黑暗之中,无法幻化出其它的色彩及形象,他安全地蛰伏着,于是他很快把气息稳定了下来。这是近来他第一次如此恬淡地醒来,没有恐惧,仿佛一个美梦渐渐散开。

他告诉秦始皇,这个拂晓他将为他演奏易水之歌,那首离别之歌。

他坐在花园之中,玫瑰丛旁,露水将他的衣衫都打湿了,有些沉重,于是他将衣袖捋了起来,一道道,象当年的荆轲一般,整整齐齐,露出前臂。双手先是在琴弦上平平地抚过去,那少了中指的两手显得非常的诡异,然后他便端坐着,仿佛等待着什么。没有人敢催促他,包括秦始皇,生怕他临时改了主意,他抬着头,若有所思,忽然,毫无征兆地他敲打了第一个音,他手上的青筋顿时潜伏,但同时,所有人的心却开始往上窜。

他们不是第一次听高渐离击筑了,但是这首离别之歌,从第一个音开始就暗示着它的与众不同,它没有铺垫,没有循序渐进,乐曲一上来就运用了几个变徵,与其它音构成不和谐音程,于是它从一开始就具有催泪的效果,而并非在高潮处来个突袭,它意图明确,并没打算慢慢地打动你,就是要一下子击中你,让你从头到尾无招架之力,你唯有被它引领着走过漫长的隧道,喜怒哀乐全由它掌控。

这首歌满是慷慨悲亢之意,可是在高渐离娴熟的手法下,却演绎出一段圆滑饱满的音色,这种激扬的乐曲应该穿破空气,发出嘶嘶声,可高渐离硬是把它演奏成浑厚豪放的气氛,把周遭的一切包容了进来,形成一个极大的气场,一切均被其吸附。筑原本是一种极其单调的乐器,可高渐离赋予了它无穷的魅力,在他的竹尺之下,各种的感情在其间激荡,旖旎、婉约、激昂、奋进、哀怨、欢快,爱恨情仇翻手成云,覆手成雨,于是离别这个主题在他的演奏之下也显现出多样化来,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听到人间各种风格的离别,含笑的带泪的,象是一个五彩斑斓的舞池,你在里面旋转,看到人生百态。你第一次知道原来离别有这许多样式,有这么多面,仿佛有表不完的姿态,有道不尽的再见。所有的人都无法不受其影响,或微笑或流泪。

也就在他们在那些离别中流连忘返的时候,高渐离忽然改了节奏,娓娓动听,他们眼前仿佛慢慢展开了一副画卷,所有的铺垫都退下,一场最重要的离别登场。所有的人都仿佛见到了荆轲,看到荆轲与高渐离。看到的不是他们在易水边上的场景,而是两人燕市悲歌、饮酒作乐、舞剑击筑的那些片断,看到荆轲潜心配制护肤品的过程,看到高渐离一刀向狗捅去的样子,看到荆轲脸上总是沁出的汗珠,看到高渐离团成的那个球,总之那些画面一段段却连贯着,穿插着在众人眼前脑海中盛开,他们的鼻腔中充斥着园中的玫瑰香气,所有的故事都在这嗅觉之中展开。

也正在他们又再度沉迷于这些片断的时候,仿佛一个巨大的幕缓缓落了下来,将一切隐去,他们茫然地东张西望,也就在这一刻,高渐离运用了多个变徵之音,将之前的稳定打破,不协调的感觉突如其来,在众人反应之前,他高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体内郁积的感情均迸发出来,他们和当年易水边上的人一样,全都不由自主地反复唱着这句。

这时,高渐离听到了一个极其细微的声音,他知道,那是玫瑰绽放的声音,蕴含在花苞中的香气终于夺门而出,即使厚重的露水都无法将这香气截住,它们肆无忌惮地扩散开来,在噼里啪啦的开放声中,挣脱了束缚,自由地弥漫。

高渐离“看”到了秦始皇的表情,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懈怠,他沉醉于一种他从未体验过的情感之中,尽管他无法定义它,但毫不妨碍他沉迷其间。高渐离知道,这是他最好的时机,其实或许无所谓时机,这只是他离别的时刻。

他举起注满了铅的筑,猛地向秦始皇砸去。筑比他想象的要重,他硬撑着,可是失去了平衡,他张大了眼睛,玫瑰的香气使得他眼前黑暗也成了一种暖色,可是终究是混沌一片,他知道自己砸偏了,只差了一点,他知道他碰到了一点肉身,可是不是要害。

这个“刺杀”毫无混乱的过程,就在他一举失败的刹那,他已被擒住。他挣脱了他们,头猛地往筑上撞击,然后鲜血从头顶流了下来,象是蔓藤般挂在他的脸上,一股血腥的味道直冲着他的鼻子,瞬间与空气中的香气结合,仿佛梦里的那种味道,他的感官甚至来不及兴奋及恐惧便慢慢地往地上倒去,闭上了眼睛,梦里最后的那刻在他脑海中显现,他已经分不清此时究竟是梦还是现实,他只知道自己往下倒去,仿佛也没有尽头一般。他笑了。

秦始皇看着高渐离,起先是惊愕,然后是愤怒,而就在他看到高渐离的笑容时,他忽然感到一种痛失。他曾在荆轲脸上看到,那象一个诱人的谜,如今它又出现了,它依旧是一个谜,可却仿佛用这个谜来解答上一个谜,在最后那一刻,他仿佛在高渐离的眼中,那已瞎了眼中看到了答案,他徒有羡慕。

他知道,从此后,筑这个乐器必将退出历史的舞台,因为再也没有人可以将乐曲奏出这样的气势,再也没人可以用它来演奏这曲离别之歌。

一切都已退去,阳光已照进园子,园子中仿佛依旧还回响着高渐离的筑声,玫瑰的香气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活跃,它们在绽放的那刻,听到了那句慷慨激扬的回声,它们发誓要用它们的气息将这离别歌熏透,让它与它们一起绽放,一起芬芳,直至永远。

 

 

 2007-10-6第一稿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