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新帖《一年》之序

自尼泊尔回来后,我所做到就是把《离别歌》写完,此外不再写过几个字,那本该去年完成的小说,却已有半年没有添加什么了,近来打开,思路很乱,好像衔接不上,好不容易写两句又发现“这都写的什么啊”,然后delete,这让我想起当年瓶颈最多的那篇《一年》,因为它的瓶颈太多,多到我对小说本身都产生了逆反心情。然后又想起《一年》我好像没在SPACE上贴过。正好是新的一年的开始,今天开始就贴在这吧。顺便繁荣SPACE。:)
 

 

终于写完了。这篇小说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写到一半的时候,几度想要放弃,写的有些郁闷,因为一直处于瓶颈状态,很多地方是挣扎着完成的。对于故事的情节,措辞种种都过于不满,于是便全然没有感情,只有几个章节自己比较满意,连自己都没有感情的小说,这种状态实在是够糟糕的。大概是无所事事的现实一直支持着我写完它,但不管如何,写完了还是有一些欢喜的。

 

这是个完全虚构的小说,如果说有什么真实的地方,便是有些小小的细节,取自生活中旁人的故事,仅此而已。可是借此,自己又想表达什么呢?我想,或许只是满足自己写点什么的一点乐趣。虽然在写的过程中,觉得无论是结构、对白还是措辞都有些幼稚,而且比起《青春无悔》来,写的艰涩得多,不流畅,或许因此,便觉得更加的难以继续,我一直很是怀疑我最后是否能将它完成。

 

由于《青春无悔》有太多现实中人物的影子,为了避免这个,这篇则完全的背离现实中的生活,无论是故事的发展,还是人物的心理、喜好,尤其是主人公,只是偶尔一些极其细微的地方是自己的一些感受外,大多是自己站在另一个角度来猜测的,有时不免故意背道而驰,于是反倒太过于雕琢,刻意的痕迹重了些。

 

原本是想控制人物数量,这样便可着重描写人物的性格,丰满一些,但写着写着发现,除了主人公外,其他的依旧单薄。

 

本想写的活泼一些,可写着写着又发现笔调竟然有些哀怨,这可真是糟糕,而且象是已经给全文定了调,难以扭转了。

 

可见小说的发展并不由自己控制的,便由它去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