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新贴《一年》之四月

四月

 

41

今天是愚人节,而就在这天,我发现自己真是个愚人,竟然在晓琳的婚礼上还有脸嘲笑陈虔是个“愚人”。

大清早的被人愚弄了一把,才想起今天是四月一号,还和对方感叹了一把,时间过的可真快了,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而说一个月的时候,我却不知为何,灵光一闪,忽然确定,秦菲生日那天,杨连宇的那条丝巾确实该是买给我的。因为那天是325日,似乎正是我和他认识一月的纪念,如果我没自做多情的话。

那么我开始明白,为何那天起初我说我晚上可能会加班很晚,可他仍坚持要来与我一道吃饭了。可最终我还是放了他的鸽子,竟全然忘了自己曾约了他。可他却并不点破,我想他把买给我的礼物送给秦菲是觉得旁人生日该送点东西呢,还是其他呢?事后他竟然一句话都没提,如果不是我今天想起来,一切都将消逝的无影无踪。可我为什么要想起来呢?本来,虽然愚昧了点,可是忘记的多么坦然,如今既然记起了,既不好主动提起,却又不便再度忘记,倒是不尴不尬的悬在那了,正如我们的关系。

自秦菲生日后,我有些躲着他。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确切的说,我害怕继续。

 

430

这个月的日子过的有些浑浑噩噩,很是忙碌。我觉得人生待我还不薄,在我不知道该如何与杨连宇继续的时候,工作适时出来拯救了我。整个月不断的出差,根本不曾有停歇,几乎是回上海待不了一天又出发,肢体上疲乏,可心里却有些庆幸,我有了多么好的借口。

可是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心态是多么的幼稚。难道这段日子之后,我就知道该如何与杨连宇继续了吗?难道这段时间不是让我们的关系更尴尬吗?我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却是无暇或是说根本不晓得该如何考虑之后的事的。而正好,五一长假开始了。悠长假期,不,悠长这个词含有太多的向往,对如今的我来说,该是漫长假期才是。

 

今天是假期的第一天,一个不好的开头。

和杨连宇吃饭。他是个多么宽容的人,我想他知道一切,只是他什么都不点破,不,他是个多么残忍的人,如果一切摆在桌面上,或许对我倒是个解脱。面对他,我没有勇气,或许他太好,我不知道该如何结束,我不舍得结束,但我知道,我更舍不得昨天的,在这两者之间我找不到平衡点。

吃饭的时候,两人象是同事般,谈的都是工作,幸好这个月我的出差给了我很多素材,所以话题单调倒不贫乏。他还是那样一幅笑容,就象我第一天认识他一样。你为什么不发作呢?

吃完饭,两人走在路上。

“假期有什么打算吗?”

“休息,我要放个大假,休息,这些天的出差累死了。”我做出疲惫的样子,其实样子我根本不用做,因为今天我颇有些应付他,这使得我耗力不少。

他不是傻子,他知道我在逃避,这在我意料之中的,可是我却没想到,在道别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知道你还在选择,还在犹疑,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说完这他甚至都不等我的惊讶的表情展示完毕便转身离开,想必这句话他想了很久,一路上也在犹豫是否要对我说出口。

我看着他的背影,愣了很久。我在想,他到底知道多少,或者说他到底看出、猜出多少。我差点冲动上前拉住他的手告诉他,我喜欢他,我希望能和他开始,告诉他我所有的过去,告诉他我希望那过去的一切早早离开我。可是,是的,这世界充满了“可是”,如果没有这个词,那么该多么的皆大欢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