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新贴《一年》之10月(下)

10月字数太多,贴不上,分两篇。
 

105

昨晚,他们执意叫我睡房里,而他们俩睡客厅的沙发,被我拒绝了,严默看着我,知道难以改变,便只好由得我了。说了会话他们便睡了,我躺在沙发上,难以入睡。而晚饭那些辣椒加上冷风,使得我的胃开始疼起来,一点点的抽搐,撕扯着,我只是咬着牙,不停的深呼吸,并抓紧被子,不时的从口里挤出一声“呃”来缓解疼痛,可是我叫得很轻,生怕被他们听到,因为我意识到这个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

“你带小文去哪了?”

“星海广场。”

“不错呢,她喜欢吗?”

“看起来蛮喜欢的。”

“明天准备去哪呢?”

“还没想好呢。你说呢?明天一起去吧。”

很长的一段沉默,“我还是不去了。省得三个人都尴尬。”

我听到严默长长的一声叹息,这声叹息象是把利剑,将我肝肠寸断,而胃同时也越来越难以忍受,于是虽然他们俩还在对话,可是我却什么都不曾听见,真正是豆大的汗滚下来,却又想知道他们后面又继续说了些什么,可是疼痛霸占了自己的思维,无暇再捕捉到声息,便愈加的辗转反侧起来。

一会似乎平复了,可还是隐隐做痛,难以入睡,还不时的绞痛,那时我唯有咬咬嘴唇,挤着眼睛,猛的把头往后一抬,借力化解。在这个过程中,天似乎渐渐亮起来。

忽然听到卧室的门打开的声音,壁灯幽暗的亮了,我看见严默出来,走向客厅旁的卫生间,一会,他回来。我微微闭上眼,隐约中他似乎往我这里望了眼,当他手将按在壁灯的按钮上时,我象是被人指使般,忽然叫道:“默默哥。”我知道是自己唆使的,不是什么冥冥中的力量,因为明白错过这个机会,我会后悔一辈子,所以不容自己多思虑,虽然并不明白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

“嗯,文文。”他转过身,“怎么了?”

看着他关切的样子,我倒是一下子反应过来,不慌不忙道:“有胃药吗?”

果真,借着灯光他发现了我的脸色,“怎么?胃疼了?叫你不要逞强吃辣的。”他一边埋怨我,一边便要开大灯来找药。

“别,默默哥。”我拦着他,“别那么大动静。随便先找点胃药,先吃点就行了。”我顿了顿,“别把她吵醒了。”是的,我不希望把章琉璃吵醒了,这点时光,我不愿与其他清醒的人共享,宁愿是囫囵吞枣。

严默回头看了看我,就着黑找了药和水让我服了。他蹲在沙发旁,道:“疼了多久了?”

我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他叹了口气,摸着我的头发道:“傻孩子。”我有种冲动抓住他的手问他是否曾爱过我,可是在犹疑中,他的手已放了回去,我只得心里不断重复自己本该的动作。

他看着我道:“让我想想,上次胃疼的这么厉害,好象也是吃辣吧。”

我看着他,想,是啊,正是为那,那姚颖,只是那次是自己蓄谋已久的结果,疼有所值,可今天呢,我为了什么呢?似乎大连一行,我任人摆布般,一切的举动不由自己本心。我看着他,叫道:“默默哥。”

“嗯。”他应着,“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叫叫。”他只是笑,我知道他一定笑我的孩子气,可是我心里明白,这“默默哥”象是祭奠一般,每叫一声,彼此的距离不是越来越近,而是到了我该告别的时候。

原本来大连既是陈虔的怂恿,也有自己的一时冲动,当然也是自己希望能有一个新的开始,可是隐隐中自己也明白,其实我很想在大连看到严默与章琉璃的婚姻生活,我希望他们或者是有些龃龉或者是在我面前故做恩爱状,那是我乐意看到的场面,可是他们却象一对再正常不过的夫妻,在客人面前既不张扬又有种彼此才能体会的亲昵,这种亲昵甚至可以穿透尴尬的气氛,无障碍的交流,置我于不顾,我仿佛觉得他们内敛的亲昵生生的穿过我达到对方,使得自己对过往的许多东西疑惑起来,甚至否定。那时我已有模糊的念头,我该离开,因为在这里我是个多余的人,大家都开始往前走,只有我,还守着早已褪了色的过去,迟迟不肯放手,不仅自己放不下,还大老远的跑过来提醒别人。

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他忽笑着告诉我:“文文,明年我就当爸爸了。”

我一句话都没说,连胃疼都觉察不到了,当严默转身进卧室的时候,他没看到我脸上的泪水,一点声音都没有,眼泪就够了,我不需要声音的辅助。

 

天亮的时候,我告诉严默我要回去了。他们很是诧异,极力挽留我,严默说难得来一次,他正准备好好带我玩玩,我知道他们是真心的,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他们再次拗不过我,但执意来送我,虽然我憎恨送别的场面,可是不忍拂他们的美意,再说,或许我还是眷恋严默的气息,我不确定。

我说假期尚长,便坚持坐船,因为我需要海上的日子来舒缓,飞机过快,时空的变化我来不及消化,我需要海浪把一切打的粉碎方能重回上海。在侯船室内,心神不宁,他们在说些什么不是很明确,只是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马上要离开了,怀念的情绪过早的到来,反倒忽略了现在。

人陆续开始上甲板,我忽感到寸步难行,但我不愿有不忍告别的风吹草动,可是在最后一刹那,终究粉碎自己的道貌岸然,忽回过头抱住严默,大哭起来,不断的叫着“默默哥”,仿佛这辈子自己再也看不到他般。但自己明白,今后再见,自己的心境一定不一样了,我不是和他告别,而是与过去的那些日子告别,这象是个仪式,没有固定的程序,完全的临场发挥。面对这,严默似乎有些措手不及,其实不用说他,这略有些号啕大哭也出乎自己的意料。哭完后,发现只剩下几个人在岸上了,我便抹着泪对着严默道:“默默哥,再见。”

然后转过头对章琉璃道:“阿璃,再见。”

然后不敢看他们的脸,立即扭转身往甲板上走去。在船舱里,不再出来,直到船离了岸,确定不将再看到他们,脑子里想象着他们挥手告别的样子,心里一阵阵的难过。

 

这与我来时很不一样,四等舱竟是个很大的舱,全是统一的塌塌米,没有上下铺,几十张满满的铺着了,雪白的。我觉得很疲乏,便躺下了。一觉醒来,已是晚上。

我踱到甲板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我便站在船尾,望着逝去的奔腾的浪花。船上放着歌,一首接着一首,忽然听到: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痴迷流连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象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
痴迷流连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我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啊

惊鸿一般短暂
象夏花一样绚烂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不虚此行啊
不虚此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开放在你眼前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一路春光啊
一路荆棘啊

惊鸿一般短暂
象夏花一样绚烂

 

当朴树毫无杂质的声音缓缓唱出“不虚此行啊”的时候,我打了个寒战,“不虚此行”,对我而言,这次算不算是呢?这个心结我是否解开,我并不确定,心里仍郁结着,并未因离行前的痛哭而完全的释放,但是我竟鬼使神差的叫了“阿璃”,我算是原谅她吗?还是我终于放手,放了自己。来之前,虽然并没有什么具体的预想,可是却似乎不该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至少不该是这样提前仓皇离去。

我脑子里全是疑问,这些疑问穿插于“不虚此行”的念头中,后来我竟也默默的跟着朴树唱,象是认同般,然后眼泪就滚下来,风吹干了,阵阵的凉意,新鲜的泪水继续往下落,我用手背胡乱的抹着,抽噎着。

 

 

1013

这是我到新公司上班后第一个周末,异常的难熬。不是因为工作的不适应,而是国庆之后,连着上了七天的班,更糟糕的是,在回来的船上,大概吹了太多的海风,重感冒,整个一周都浑浑噩噩,也顾不得是否给新老板留下什么印象了,倒全是本色表演。

从大连回来后,我只发了个短消息给陈虔,告诉他我回来了。他来看了我一次,当时我躺在床上,感冒正是厉害。他没问我大连一行,我也只字不提,我元气大伤,需要时间调整,脑子里一团糨糊,象是沸腾的一锅粥,咕噜咕噜的。

 

这第一个全新的周末,我选择静养,感冒的症状并未痊愈,头依然昏沉沉,我简直要疑心这到底是否是心病了。陈虔打电话来问我怎样,我满是鼻音的说无碍,只是乏力。他执意要来看我,然后执意要拖我去医院,我浑身没劲,好不容易不用熬足八小时的工作,自然是躺在床上,不愿再挪一步了。

这种状态让我隐约想起今年五一与杨连宇之间的关系,两者似乎有许多相似之处,但自己心里明白有着质的区别。对于杨连宇,当时自己确实有着逃避的心态,不知该如何面对,不如搁置,任由事态自由发展,而对于陈虔,我是准备面对的,只是我自己也未理清头绪,加上感冒的介入,使得自己确实心安理得的将一切暂时搁浅,但我没想逃避,我只是希望给他一个说法,或者说给自己一个说法,大连一行虽说源于他,但它能否解开的是我的心魔,关乎的是我本人。

 

1021

日子似乎已回到原本的轨道,中间那段时间象是缺失了,蒸发了,毫无踪迹。我与陈虔象任何一对男女朋友一样交往着。我曾轻描淡写却又事无巨细的告诉他大连一行的事,没什么遗漏的地方,除了自己当时此时的心境,因为这个有些交织,界限不明朗,我无法述说,我想我还需要时日。他并没有深入,只是接受。在整个过程中,我都不曾提严默的名字,只是“他”,叙说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直到自己说完,才仿佛发现这个问题,或许它是道防线。

严默曾打来电话,我只是淡然的笑,说自己大连一行打扰了他们,两人客气的隔膜,笑的假,却又无法克制,挂了电话,阵阵寒意。当严默说是否要与“阿璃”对话时,我几乎跳起来道:不要!是的,离别时,我确实说了“阿璃,再见”,可是我并没有直视她,这个称呼不管怎样,对我而言仍是个多余的砝码,为此我会失去平衡,有些东西我始终无法释怀。

是的。不管如何,我需要的是时间。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