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爱你》之 一/2

2

老杜不姓杜,确切的应该叫“老度”。

我和老度认识很多年了,小学的时候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不过那时候不熟悉,统共也没说过多少话。初中的时候虽还是一个班,但顶多路上见面打个招呼。不过当时我们班的周仪婷不知怎么地疯狂地暗恋上了他,得知我与他是小学同学,怂恿我鸿雁传书。

其实至于周仪婷的“不知怎么地”是官方的说法,我作为民间的代表,自然是知晓的。那得从初一的分班考说起了,老实说周仪婷喜欢上老度还是很有些惊心动魄的。当时,他们俩在一个考场,临考前周仪婷才发现没带铅笔,她认识的几个人离她太远,没法招呼。那些把自己书包放到讲台的学生一个个坐回来,她几度暗下决心问这些陌生人借笔,可是奈何不是勇气鼓的不够,就是那些人走的太快,而老度正是最后一个,她情急之下,就喊住:同学,我铅笔忘带了,你能借我支吗?可话才开口,她就后悔了,同时脸腾地就红了。因为她发现老度手里也只拿了一支铅笔,她尴尬地咬着嘴唇,几乎要哭出来了,这个是否有笔仿佛已经不是事情的关键了。而正在这时,老度二话没说,“噹”的一声把手里的笔一折两段,递了削好了的那一段给周仪婷,同时转身问别的同学借小刀削笔。

从此周仪婷芳心大乱,尤其发现这个男生还和她分到同一班。那个折笔的动作很是惊天地泣鬼神,那个断裂的声音则象是被保存了下来,不断在她脑海中回放,每次都能让她神魂颠倒,心猿意马。而见到老度的时候,那个声音就与老度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幻化出当时的场景,于是她就极度紧张,仿佛当时积累的情绪借着这个机会弥漫。其实周仪婷是个挺大方开朗的人,可见了老度简直成了个废人,只会一副痴痴的腼腆样。所以有啥心理话,也只能借着鸿雁传书来改头换面,那算不得什么正儿八经的情书,无非是借着一些节日的借口,送一些贺卡,写一些模棱两可的词句,深情款款,可惜老度不为之所动,后来那些词句一度成为没心没肺的我嘲弄他的台词。他们俩没好成,但我和老度倒是因此接触频繁起来,一度有人误以为我看上了他,我嗤之以鼻道:“就他?七十度的眉毛?”他的绰号由此而来。

老度的眉毛绝对是可圈可点的。浓眉本是赏心悦目之事,可是偏偏在快在末梢处猛地几近七十度下坠,晚节不保,看上去有些怪异,象是愁眉苦脸,却又象一张经久不衰的笑脸,这两者强烈地汇聚在一张脸上,难怪周仪婷要在芸芸众生中相中他,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小学时个头很矮,但发育较早,初二已长得较为挺拔。那时大多的男生还是愣头青,即使长得高,也总是佝着,不似他颇有些气度不凡地挺着,有些鹤立鸡群,虽然一度总是穿得吊着裤脚的衣服,因为短时间内个头实在窜得厉害。但后来,等到旁人都开始疯长的时候,他却止步不前了,所以最后只落得个中等偏矮身材。但他总给人一种挺拔的错觉,大概是肩比较宽,又总挺着腰板的缘故。

他的脸很有棱角,有些希腊雕塑的质感,可惜略有些长,多出一截来,而脸的轮廓虽好,脸颊上却有些坑洼,不平整。后来与他熟了后,会作势捂他的下巴,边摇头边咂嘴道:“老度,没这个下巴就完美了。你要是活在蒙面大盗时代,一定很吃香,你只要不露庐山真面目,不知有多少大家闺秀看上你,主动献身。”他的嘴巴算是比较好看的,薄薄的,可惜笑的时候会露出上牙床,红腾腾的,不够雅观。而他平淡无奇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仿佛会闪光,四面八方都可以接受到他的信息,他的笑总让我想起一个句子,是古龙《多情环》里描写萧少英的“他虽然总是穷得不名—文,但笑起来的时候,天下财富全都好象是他一个人的”。于是他笑的那一刻,你的眼神是涣散的,因为你不知道该把目光集中在哪里,是恒久的眉毛,突兀的唇齿还是多情的眼睛。总之他在容貌上矛盾面较多,我们说他是典型的次品。

性格上也是汇矛盾于一身的。他既能言善辞,又善于装酷,既风骚又闷骚,时间久了,你觉得那就是庄周化蝶,不知是风骚成了闷骚还是闷骚成了风骚,迷蒙不清。而对一个人的困惑大概是最大的吸引力了,似乎有股外来的力量迫使你去探知个究竟。

他最醒目的道具莫过于夏天手里一把硕大的折扇,夏天初露端倪就拿出那把扇子招摇。扇面打开的那一刹那,你眼前似乎一切的比例都失调了,任何东西都立即显得渺小起来,彷佛他只剩一个脑袋和半截腿了,也难为他还能玩转起这把扇子,呼啦啦地响。而把扇子收起来就斜插在脖子后,搞的象伪劣才子。

他是把酷融汇到生活的各个角落的,比如同样的抽烟,再次的烟,他也总是抽得优雅的离谱。我时常想,他第一次接触烟的时候,即使把肺都呛得着火了,他的意识也还是会操纵举动,矜持地吐出个烟圈,甚至就象阿Q一样,努力地想把那个圈画圆。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每回烟抽完了,他都要把烟头按在一颗树上,然后食指一弹,烟头飞了出去,一幅踌躇满志的样子,仿佛飞出去的不是烟头,而是刀,小李飞刀的刀。

记得一次放学路上,我和周仪婷同路,忽然身边飞过几个男生,其中一个就是老度,他骑在车上,双脱手,衣服敞开着,风吹起衣摆,把手摊开,翻来覆去做作地端详着,故意目不斜视,一会又把手别在背后。我大笑,对周仪婷道:“你喜欢的就这号人?”也真亏得她脸都不红,那个时候我才真正确定她是很喜欢老度的。

而最要不得的是他会弹吉他。你要知道这种乐器在大学里可能算不得什么,在中学可是件了不得的事,招蜂引蝶也就在所难免,当时除却周仪婷还有不少追随者。可奇怪的是,整个中学时代,老度守身如玉,象是为之后积蓄力量般,而这貌似正人君子的举动,更是引得追随者们飞蛾扑火。后来朋友聚会,那些追随者们已有归宿,可对老度依旧存些旧情难忘的姿态。

但老度有个特别不招人喜欢的性格——大嘴巴。话传的厉害,但凡有点什么事,你问人,追根溯源都与老度脱不了干系。一个喜欢装酷的男生却有这个爱好,倒也是离奇的。

高中的时候我与他虽然在一个学校,但由于那年改制扩招,一个高中部一分为二,一部分在新校区上课。他与周仪婷在新校区,我则留守在本部,两处骑车约半小时。他们俩人各自明白心意,只是各不死心,一方继续半明半暗地恋,一方继续半不明半不暗地不爱,就这样勉强算是朋友,见面聊聊天气、学业,或者聊我,所以也算得上有“共同话题”。于是关于老度的消息我都从周仪婷那得知,而老度又从周仪婷那被迫得到我的信息,所以与同校区也并无太大区别,后来我们曾道,我们俩的交情倒是周仪婷造就的。

老度从高中开始就有个愿望,就是可以自己开一家酒吧,然后自己和朋友可以在酒吧里弹唱,不为生计地弹唱。而家境的殷实给了他后盾,大学毕业后不久他果真自己开了间酒吧。我们成了那里的常客,宋辞也因此不时地在那出没,不为生计地弹唱。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再后来进了大学,我与老度虽不在一个学校,却近在咫尺。他们的宿舍区与我们学校的女生宿舍区只隔了一条小马路。据称,他们学校的伙食不怎样,于是他时常蹭到我们学校来,有时连自修也一并在这解决了。而周仪婷发挥失常未能如愿,但好歹在同一个城市,只是彼此的学校几乎横跨整个城市,甚是不便,但有一颗爱人的心,又怕什么呢?

虽然高中三年我与老度并不常来往,但因周仪婷的互动,之间倒也不生分,加上他乡遇故知,自然是多了份亲切的,两人首次脱离周仪婷没有隔阂地交往起来,一度使得寝室里的姐妹们以为那是我多年的男友,我毫无新意地嗤之以鼻:“就他?七十度的眉毛?”于是老度梅开二度,再次闻名。

当时和宋辞说起练琴,我首先就想到了老度,这样的人闲置着,简直暴殄天物。其实老度不是个来事的人,他的能言善辞大多给亲近的人看的,旁人看到的只是他那浑然天成的眉毛。所以起初我和他讲起找搭子的时候,他并不乐意,但我硬拉着他去见了次宋辞,两人莫名地一拍即合,好的和亲兄弟似的,完全顾不得架子了,道别的时候我怎么看怎么象老度死乞白赖地要跟着宋辞混,全然不象那个以摆酷为己任的人了。

后来两人便时常聚在一起练琴,腻歪得很,若不是老度有一任接一任的女友,对他俩的关系不是不让人疑心的。宋辞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各方面条件那么好,却总是孤家寡人,他虽是外向的,可却又总给人腼腆的印象。这样的人,也怪不得我们时常怀疑他的性取向。我们,包括老度有事要宋辞帮忙时,时常嗲声嗲气叫“好姐姐”,而老度有事要麻烦我被拒绝后,总搬出宋辞,然后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文书,受人滴水之恩要怎样啊?我们小学老师怎么教你的?”我便笑看着宋辞:“宋辞,我受你滴水之恩,就让老度以身相许还你吧。”

而说起老度的女友,就要说周仪婷,其实我不是没撮合过他们俩,只是老度似乎不来电,周仪婷虽说主动,却也终归多少还是隐晦。这么多年了,并无长进,依然是节日、生日送些精心的礼物。我曾道,为什么不挑明了呢?更直露点呢?她道:我还不够直露吗?再说只怕连朋友也做不成。那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对老度道:你就不能给个爽快话?他道:你让我怎么爽快,贸贸然对她说,我们俩不可能的?还是当着她的面拒绝她的礼物?这不成心不给人台阶下嘛?那我又能说什么呢?由他们去吧。

其实老度大一上半学期就有了女朋友,由于他通常在我们学校出没,那些女朋友们也都是我的校友。说起来有趣,他第一个女友是在学校BBS上认识的,那天正好两人约好食堂碰头,大概刚交流了资料,尚处于侦察阶段,正好让我撞上,大叫了声:“老度!”谁料,那女生立马扭着头蹙着眉道:“你怎么姓杜?”我愣了下,虽不明就里,也大笑了很久,弄得老度颇为恼火。不过后来两人发展得甚是不错,就算分手后也一直客客气气,大概是彼此一直太客气了,失了本色。可是谁知道呢?本色表演就一定可以走到最后吗?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

老度最初有女友的时候,我是非常谨慎的。在对方面前,我尽量克制住不开眉毛的玩笑,即使一时没忍住,也会适可而止,再者,与老度保持一定的距离。等到第二任的时候,我已没那么矜持了,而那位不知道是维护老度呢,还是也和我的调侃一样是种习惯,三句不离老度,对老度颇有些狂热。我和心田便私底下叫她“话梅(眉)”。而第三任的时候,我已没心思作秀,开始彻底本色了。而这个女友更是有趣,任何时候她都要叫老度全名,他的学名我真的早已忘却,我几乎以为老度就是他的真实姓名了,于是我们时常反应不过来她到底在说谁。我和心田时常感叹那女生竟然有这样强的定力,在满是“老度”的语言环境下,从未出过差错,永远无误地叫着老度的真实姓名,不要说我们,连老度有时都会茫然。最有趣的是,分手后,那女的倒开始叫他老度了,弄得我们又很长一段时间反应不过来,永远都不在一个对话平台上。

等到第四任女友的时候,我觉得我几乎是变本加厉了,越是他女友在场的时候,调侃他越是起劲。我怀疑我有一种非常不道德的念头,觉得按照老度这个性格,没有一个会长久的,希望那女生不要遇人不淑,何况我一直希望还是能够撮合他和周仪婷的,所以又有些对着干的架势,希望那女生能知难而退,总之象是两全其美似的。可是世界有时就是那么的奇怪,我最喜欢的却是这第四任的蒋小轩。

但凡三个字的女生,熟悉后,我总喜欢省却她们的姓,直呼名,也不是为了亲切,只是觉得那样顺口又简单。唯独蒋小轩,我固执的叫她全名,似乎这三个字才是她,少了任何一个都不完整。老度所有的女友和他分手后,都奇迹似地保持着或近或远的朋友关系,唯独蒋小轩,老死不相往来。我想对于蒋小轩而言,是不愿重蹈覆辙,因为无意中她曾透露,如果继续是朋友,她一定还会犯傻。可我喜欢她的那股子傻劲。不雕琢的天真,爱她所爱的,却不恨她可以埋怨的。而老度大概对蒋小轩也有着不寻常的感情,至少和蒋小轩分手后,他沉寂了非常长一段时间,偶尔说起蒋小轩来,脸色也有些怪异。

而关于老度的那些女友,当我告诉周仪婷的时候,她不是不难过的,可她似乎象是早就料到这一天一般,没有大伤元气。其实后来我想,所谓的没有大伤元气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吧,她表现的那么平静我又怎能凭此来探知她真实的感受呢。那时的自己也太幼稚,以为感情都是外现的,所以忽略了很多东西,等我明白的时候却也不敢再问她当时的心情了,过去了的终归是过去了,我无心揭人伤疤。

老度有女朋友后,周仪婷一度还是待他如初,而之后他又单身的时候,周仪婷也照旧,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我有时疑心她是否就会一直这样下去,是否爱的只是爱人的这个过程,还是习惯了,不舍得更改了。不过后来周仪婷终于也有男朋友了,据说那男的疯狂地追求她。是的,其实她值得这样被人追求。不知道是攻势起了效,还是周仪婷的心终于放弃,总之她不再勤于横跨这座城市来看老度了,后来她甚至还带她的男朋友来看我们,大家一起吃饭,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我心里舒了口气,不是不为她高兴的,一个人能解了心结终归是庆幸的,只是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心结是否真有解开的一天,还只是我们再也不愿意去解了,只是庋之高阁而已。老度也舒了口气,当然不排除若有所失,但至少看起来是皆大欢喜的。后来周仪婷便几乎再也不来我们学校了,我和她也只是电话里偶尔更新一下近况,而老度的女友还是一任接一任的,那些女生们丝毫不为他那哭笑皆不靠谱的眉毛所“畏惧”。

对于老度为什么没能和周仪婷走到一起,其实我是很纳闷的。因为老度实际上是一个很容易被人打动的人。怎么说呢?他那些女友,很多都是因为她们待他好,然后他投诚的,看似他主动,其实很多是对方先抛的媚眼,而他,不是那么经的起诱惑。基本上,他与每个女友分手,都是因为他又看上了后一任的。

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都不能长久?我曾问老度,你就不能认认真真地对待一个人,好好爱一个?老度非常严肃地回答我:其实我每次都很认真的,真的。我每次只爱一个人。他那样严肃,配着那样天生不严肃的一张脸,我没法相信他。我说:“你这是爱是一个字,我可以说无数次。”你说我怎么相信一个人一次又一次地短平快地投入,每次投入的还都是真感情,竟然还不疲乏。可是谁知道呢?

我只知道我和老度是打不散的好朋友,那么就够了。我与宋辞是有话就说,而与老度则是无话不谈。而无论我怎样在他的眉毛问题上大做文章,他也都不介意的。

那次他兴冲冲地问我们:“哎,我们新英语老师要求每个人取个英文名呢,给点提示,取个酷点的。”

宋辞笑道:“要不就Brow吧,直切主题。”

“宋辞,我觉得你应该少和文书一起混,都没个人样了。”老度瞄了我一眼,故意叹气道,“再说要取名字就要象文书那样,和自己一点都不搭调才对,明明鸹噪、闹腾得要死,偏偏要叫什么Silence。”

“文书,你想什么呢?”心田煽风点火道,“老度这样挤兑你,还不还击?”

“嗯。我觉得应该叫Seven。”

连老度都忍不住道:“为什么?”

“你看他的眉毛,简直就是7横卧在眼睛上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再见,我爱你》之 一/2

  1. Bad说道:

    顶一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