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爱你》之 二/1

1

那天买完早点回来,我便开始魂不守舍,她们也只当我是通宵打牌神智不清,何况她们自己也正迷糊着呢,甚至自己也误以为是的。直到几天后,仍有相同的症状,脑子里时常出现那天凌晨的阳光,甚至似乎可以闻到那天空气的味道,看到那马路的颜色,彷佛一切都不断地在脑子里重复,那个场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细节化,想起那几张飘起又跌落的纸,竟想起“黄叶风里轻轻跳”。考试结束后,我仍在学校多待了些日子,妄图在校园中可以看到他,顶着烈日,我无目的地乱晃荡,甚至跑到一个个自修教室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线索。心田对我的行为大惑不解,但由得我自己疯去,回家了。老度也奇怪得紧,我是那种把阶段分得很清楚的人,放假了除非作业未完成,否则是一刻不浪费地离开校园回家,片刻不耽搁,彷佛急着要与学校撇清似的。因为和周仪婷说好,三个老乡一起回家,于是他们两个便被我搁着,继续在寝室里经受热浪的考验。只有蒋小轩与我一道四处搜索,只是陪着我,这个聪明的姑娘,我想她至少是知道我在干什么的,因为一次一口气把一座教学楼的所有教室跑了个遍之后,她问我:“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吗?”

我对他一无所知,却已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这彻底颠覆了我之前的爱情理论,因为我始终以为两人必须相知才会相爱。

我看着她,有些恍惚,因为她这句话让我清醒过来,我在干什么呢?找到了他又怎样?于是立下跑到老度那道:“回家吧。”当时老度正和宋辞两人弹的兴起,诧异地看着我,然后又转向蒋小轩:“她抽什么风?”

他去哪里了呢?整个暑假我都心不在焉。

原本的我,课余一般赖在寝室,或者去宋辞的寝室(他们通常在那练琴),偶尔也会去图书馆,可是大四一开学我就开始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校园中,那一阵子我忽然发现自己对校园原来一无所知。心田已开始忙着找工作了,我奇怪于她这么早就开始着手,而她奇怪我这个时候怎么这样有闲情雅致,我顺水推舟道:“快离开这个校园了,怀旧,要趁早。”

宋辞有次在校园里看到我,道:“文书,好久不见了。上次许心田还特地跑过来说你现在开始在校园各个角落赏花了。又演哪出呢?”

“嗯,正在再认识校园呢。”

“呵呵。真的假的?”他笑了,顿了会道,“我们新做了首歌,有空过来听听吧。”

“是吗?不错嘛,这次还挺有效率的。”我应道。

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是的,是该奇怪的,因为我竟然如此平淡,往常我早就几乎要跳起来了。

这种恍惚一直持续了约半个月,我几乎要放弃了在校园中“偶遇”到他的念头,否定了他是我们学校的可能,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重逢没我最初想象的那样富有戏剧性,我是在食堂门口碰到的,那时我离食堂门尚有十来米,而他正从食堂中走出来,与几个朋友说笑着。

我转身便跟在他们后面,他没发现我。刚才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太短暂,我根本没时间思索,只是撂下了陈尘,好在是陈尘,她根本没心思来琢磨我到底哪出了轨,自顾自地进了食堂。我跟在他身后,顺着校园的路,这点时间许多念头乍然袭来。啊,这么说来他果真是这个学校的,他到底是哪个专业的?几年级的?刚才太快,我竟还是没看清他的面容,他笑了没?应该没有,否则我一定不会不确定。我正兀自想着,忽然发现他们走进了宋辞他们系的宿舍楼,他们进去后,我特地多此一举地在门口抬头看了看楼号,是的,真的是我时常来的这幢楼。宋辞在二楼,而那伙人上了三楼。我在二楼往三楼的转角处愣了很久,若不是顾绍天(即和宋辞一起上选修课的那位,他是宋辞的师弟兼老乡)和我打招呼,我不知道要在那恍惚多久。

“哎,文书。怎么在这呢?”

“呃。这三楼是不是都是你们系的?”我答非所问。

“是啊。你从没来过三楼?你不是来找宋辞的?”

“哦。对,我来找宋辞的。”

然后我果真去找宋辞了,而老度也在那,“哎,稀客啊。文书,校园的花花草草看完了?”

我看着宋辞和老度心想,我来这干吗呢?

宋辞看着一脸茫然的我道:“怎么了,文书?”

“哦。”我反应过来,“对了,不是前几天你叫我过来有空来听你们新做的歌的嘛?”

现在我知道他在哪了,他就在楼上,或许我曾在宋辞的寝室里听到过他的脚步声,原来我们曾离的那么近,我们或许时常在这幢楼里擦肩而过。我敢肯定那些时候他都不曾笑过,否则这么局促阴暗的楼道里怎么可能承载得下那光芒,我又怎么会不曾发觉?

现在我没有理由再在校园里闲逛了,反倒没了主意,接下来该干什么呢?于是我便又开始徘徊起来,这次我仅局限于宋辞他们的宿舍楼左右。那天傍晚宋辞看到我,“文书,还在晃荡呢?你怎么和个没心思人似的,到底准备找工作还是考研?”

“应该是找工作吧。你去哪?”

“去系资料室。”

“我和你一道吧。”

他有些奇怪地看着我,但没问原因。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跟着宋辞是为哪般,快走到他们系楼的时候,我忽然道:“宋辞,帮我个忙吧。”这句话冒出来我自己也吓一跳,我要他帮什么忙?怎么帮?不对,全乱了套了。

我真希望现在面前的不是宋辞而是老度。宋辞的性格太过被动,这就需要我太过主动,这也并非是自己擅长的,倘若是老度,刚才在来的路上,看到我的异样,早就单刀直入,“引导”我坦白从宽了。可宋辞却在等待我开口,若不是为了那个他,我怕会全咽下。

“只要你开口啊。”宋辞看着我道,“早觉得你有些怪了。”他指着远处的草坪道,“过去坐坐吧。”

他搞的这样正式,我愈发尴尬起来,我简直想要找个拙劣的借口脱身了,甚至觉得不是老度,是任何人都好,总强过宋辞。总觉得和宋辞之间似乎很亲昵,插科打诨怎样都可以,但总少了点什么,或者说多了点什么,说一些太过体己的话有些怪异。可那天要倾诉的欲望太过强烈,也顾不得了,我甚至想到,那个他为什么不是和老度一个系的呢?

“宋辞,你们宿舍楼里的人你是不是大多都认识?”我问道。

“哪有那么夸张,我们系那么多人呢。”他看了我一眼接着道,“不过想要认识总是容易的。”

我心里骂道:妈的,这样就完了。是啊,如果是老度一定会调侃道,想要认识哪个帅哥啊?我也好借势。宋辞这个害死人的糊涂而又被动的性格啊。

我想向宋辞形容那人的样子,可是却噎住了,我想我只形容的出他的笑容,更确切的说是形容的出我看到他笑容的感受。

宋辞看我一脸的为难,道,“你要找人吗?这样吧,哪天你下午来我们寝室,在我们窗口看着,晚饭时,总有很多人走进走出的,你指给我看就行了。”

我几乎要抱一抱他了,他可总算开窍了,喜形于色道,“好啊。”

宋辞看着我,淡淡地笑了,“真难想象那个人是怎样的。”

第二日,下午三点我已开始坐立不安了,但又不愿表现的太过醒目,大约四点多的时候,宋辞主动道:“我和你一起看着吧。”

老度茫然道:“你们俩干吗呢?一个下午心神不宁的。”

宋辞看了我一眼道,“没啥。”然后与我一道趴在窗台上,老度也探过头来道,“干吗?指认凶手?”

我白了他一眼,忽又奇怪自己昨晚怎么就希望当时面对自己的是老度呢?

当他出现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出卖了自己,宋辞忽对我道:“是他,是吗?”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没做回答,已经没有必要了。老度看着我们俩道:“真指认凶手呢?”

宋辞起先没说什么,特别的安静,然后好像喃喃道:“好像是我们师兄。和顾绍天一个寝室的。”我有些奇怪,想如是师兄不该已毕业了吗?怎么会在这呢?正想问他,他忽然问道:“你们要喝点饮料不?我去买点?”

老度有些莫明其妙,道:“干吗?”

其实我也觉得有些莫明其妙,可是不知道为何,我竟觉得他这时离开也挺好的,为了掩饰自己的自私,故意依然看着窗外,道:“好啊,帮我带罐可乐吧。要冰的。”

老度道:“要冰的还是要冰?”

我回过头,看着他俩笑了。

那是一次我、他、老度和蒋小轩一起打羽毛球,结束后热的不行,四人跑到小卖部买水喝,几个人嚷着要喝最冰的,而我则更是信誓旦旦的说,我要冰!结果在买水的时候,大家各自挑着,他们几个在冰柜里挑出了蒙了层白霜的矿泉水,唯独我还在里面翻腾。宋辞问,你到底要怎样的?这还不够?我猛摇头,不够不够。结果在柜底翻出了一瓶,里面的四分之三都结了冰,我如获至宝般地叫道:“我就要这瓶了!”

老度费解地摇头,顾不得我了,猛头已经开喝了。

我也赶紧喝了口,冰得在烈日下打了个寒战,然后大叫一声,爽啊!他们几个都大笑,可好景不长,很快我那四分之一的水就喝完了,只剩下那四分之三的冰在里面哐啷响,我摇啊摇,可是毫无建树,我简直希望我手心的温度可以迅速地融化它,可很显然这是块拒绝无端融化的冰,固执地在里面杵着,我开始叹起气来,口干舌燥,刚才那点饮鸩止渴般的痛快已开始成了折磨,尤其听着另三位咕咚咕咚的声音。宋辞笑着摇了摇头,道:“刚才劝你不听,不介意的话,喝我的吧。”

“不!”我象赌气般,“啊!”然后发泄地大叫一声,惹得路上好几个人看我,“我渴死啦。”然后继续在那捣鼓,既然不能融化,就只能指把望那冰敲碎。

蒋小轩说,“哎,文书,喝点我的吧,你真要等这块冰化了啊?”

“抽风啊!”老度顶没良心。

宋辞笑的更厉害了,看着我,“文书,你实在太逗了。要不这样吧,我回去再买一瓶去。”

“不要!”我忿忿道,“我还就不信它就不化了。”

宋辞大笑,他不等我继续,已经转回头去小卖部了,“我去买一瓶吧,别给这冰那么大的压力,你们谁再要一瓶?”

后来他们和心田说起这事,她道:“文书就这样,有时简直拎不清,固执得要命,好走极端,象小朋友一样,不过倒也有趣的。”我怎么听起来象是说她自己呢,或许每个人多少都有这一面的。

宋辞还在笑,彷佛那天的笑还未完结一般:“是啊,许心田,你是没看到她那天的样子,实在要乐死人的。刚开始发现那瓶水的兴奋,然后喝水时候的那个痛快劲头,再后来那个愤愤然的表情,简直要笑死人。”

以后但凡是说起“冰饮料”,大家总不忘揶揄我一番,这次也不例外,不过这样,一下子我倒是没刚才那么尴尬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再见,我爱你》之 二/1

  1. Elain说道:

    我现在倒好像是追着看的了。。

  2. Jean说道:

    好,故事总算要开始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