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爱你》之 四/6

6

我和老度水到渠成地走到了一起,没有宣布仪式,大家也自然接受。唯独子衿有些埋怨,埋怨我们把保密工作做的太好,可是我隐约觉得她其实早就察觉的,只是不愿相信,只是留一份可能,对于她,我不太敢招惹,面对她的埋怨,我保持着似是而非的笑容,不做应答。我觉得我们简直在积累实战经验。虽然我对子衿有些忌讳,但我并没有刻意地要保持距离,因为我知道防不胜防,一切都是徒劳,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怎样地宽容大度,我只是在和自己较劲,不断地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不能露怯,否则未开场我就输了。

所以我和子衿的关系依然,我虽然搬到了老度那,但仍将一部分东西留在了子衿的寝室里,仿佛那样就还有自留地,有退后的余地,即使和老度有了龃龉,我依然有营地可返回,那样似乎就不会输的一败涂地,我觉得我好像已经丧失了倾其所有的素质了。我对子衿说,如果哪天我在你这住几天的话,麻烦你找个人家去睡啊。她哼了声:逼良为娼啊。但事实上子衿基本不住在学校里,我都不知道她到底在和谁在交往,她不交代,我们自然不挖掘。

而与此同时,我和寝室里其它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那段日子对我而言是一个质的飞跃,与所有人都进入一个新的台阶。

我和心田在经过那段尴尬的日子之后,仿佛过去的感情又飘回来,先是在MSN上交流频繁起来,之后就渐渐发展到见面聊天逛街,当然,我自此后对她多了份戒心,对于她说的话不再那么当真,两人的交往与最初有很大的区别。我再也不把她带到这个团体来。老度说,人如果不想失去什么,就要懂得在不同的阶段接受不同的表现,否则自寻烦恼。老度和严默在这点上很是相似,也就是他们总教我不要庸人自扰,教我更大方地面对他人,当然,这也只是证明我其实是一个多么小气的人。对于心田,我其实永远无法释然,但我又贪心地不愿舍弃彼此的交情,只要丝还在,藕断不断就由它去了。但对于我和心田还在交往的事实,我却瞒着旁人,这是一个很幼稚的表现,因为其实我没有义务和她断交,没有人强迫我,就象大家都知道宋辞和心田一直还有联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为了在子衿这获得信任,我却故意扯谎,说自己也与心田恩断义绝,并提起心田时,总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有时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表演。老度知道后,摇头说,你这扯哪门子的谎,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可是这与我的本质是相符的,我不舍得任何一份温暖的感觉,宁可把将来的可能性赌上,也要现存的感情。

不过有一次我差点说漏了嘴。子衿有一阵盛气凌人,她原来的“气”只是让你自惭形秽,并不会主动出击,可那一阵不知道怎么的,总是说很冲动话,并且不容反驳,说起话来总是冷腔冷调的,让人不舒畅。我忍无可忍下说了句:我觉得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成为我们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你最不喜欢心田的咄咄逼人,你说你现在和她有什么区别。再说人家现在都不那样了,你倒好,反倒染上了。

确实,心田自此与刘兮好上后,仿佛有很大的变化,大概与她家里的变故也有关系,总之不再那样咄咄逼人,但是偶尔小试牛刀倒还是风采依旧,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本性的基础上产生了些许的改变,同时坚守阵地。

比如陈尘。她自从与我们相识之后,仿佛变得活泼了许多,当然,其实这个变化大概是在工作后开始的,虽然相对她还是以静默为多,但她的笑脸常常会绽开,高兴的时候也会用手指去卷垂在耳边的那缕头发。对于她暗恋的那个人,我们都心照不宣,既不调侃,但也不刻意回避,有时甚至会拿到台面上来讨论,仿佛是个课题一般。

于是一次,大着胆子问她,到底看中了那个男的什么。她想了很久,我一度以为她已经用沉默回答了,“他有一双很亮的眼睛,很干净。他待人很温和,很耐心。”她停了一会道,“文书,你喜欢怎样类型的?”她抿着嘴笑道,“不会是眉毛异常的吧?”

“呵呵。”我笑了,我也开始想我理想中的人,“他必须有一个很有魅力的笑容。这个笑容或者很灿烂,或者很迷人,或者很温和,都可以。总之,它会让我觉得很温暖。”说到这,我停住了。其实不仅是异性,对于同性的笑容我也颇为关注,而对于严默我之所以这样无法自拔,就是那个早晨,阳光中他的笑容突如其来,他借着阳光的力量,完全集合了笑容的所有魅力,忽然在我面前绽放,我怎么可能抵挡的了呢?想到这点时候,我愈加沉默了,因为我忽然意识到,当我说到笑容想到笑容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严默,而不是老度,老度的笑容固然也有特色,可是他吸引我的不是这个,可是按照我的理论,吸引我的只该是这。这仿佛成了个循环,绕的我无法停顿。

而这时,子衿也回答了:“我喜欢一双笑起来会闪亮的眼睛。比较有趣。个子高矮倒不重要,但要有一个宽宽的肩膀,感觉很安全。”

我看着她,还没从自己的圈子里绕出来,可是我却明白,她说的其实就是老度。我在想,现在的她是否与我一样,也在绕一个圈子呢?

而陈尘开始质疑:“刘兮不是这个类型吧?”

“不是吗?”子衿疑惑道,她的疑惑太真诚,以至于我也迷糊了,子衿究竟对自己了解多少,借着这个,我壮着胆问,“子衿,我问你,如果现在心田和刘兮分手了,你会有什么感受?比如会不会觉得很解气?”

“你要说一点痛快的感觉都没有肯定是假的。不过很复杂。我虽然知道理性上我该更恨刘兮,可是对心田怎么可能放过。所以想,如果是心田甩了刘兮,又不甘,但如果是刘兮甩了心田,更让他得逞。所以最好不要去管他们。大概真正彻底放下了或者有大智慧的人才会无动于衷吧。而这放开了不仅指的是感情,有时就是不甘而已,与感情无关。我根本没想过再和刘兮有什么瓜葛。唉,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不要去管他们了,徒增烦恼,徒增烦恼。”她重复着“徒增烦恼”,有些喃喃自语,她的神情又让我迷糊了,觉得刚才她说的标准指的就是刘兮,与老度全无干系。

不过子衿是对的,倘若纠缠于他人,尤其是前男友女友的幸福与否,真的是徒增烦恼,我便是的。一个停靠在幸福港湾里的人,很可能臆想狂风暴雨的肆虐,甚至向往那种暴力美,我在细细品味温暖爱情的时候就时常想起和严默之间的争吵,那段日子仿佛已在栅栏之外,于是已开始带来些所谓的朦胧美。

其实不仅我们三个私底下会说这些,当着宋辞老度的面,大伙也会很自然地提起陈尘的那位,仿佛他也是我们的一员。有时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因为异性看问题的角度使得我们凭空多出一个世界,豁然开朗倒也未必,但适当的提示总是少不了的。

而自宋辞发现陈尘绝妙的口哨后,便让她开口唱歌,然后硬拉着陈尘来酒吧应景唱歌,子衿又用她近来使用频率颇高的词:看到没,逼良为娼啊。陈尘很害羞,但她似乎挺喜欢唱歌的,这我以前倒没发现,在麦克风前她仿佛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可是音乐停止的时候她一下子显得手足无措。我觉得在台下看她那样局促的样子特别的残忍,所以通常一首歌快唱完时,我就开始低头装作对饮料很感兴趣的样子,只等下一首歌响起。不过后来很多人主动要求上台去唱歌,搞得象是卡拉OK似的,最要命的是后来有人开始点歌上了瘾,弄的老度有些恼火,但因为这对生意有益,他也不好发作。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宋辞对陈尘出乎的关切,当然,我实在太习惯宋辞的这种“友好”了,所以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以至陈尘再次表示疑惑的时候,我还为他辩护。可是当我一次无意问老度的时候,老度的回答竟然模棱两可。他说:不清楚,或许是吧,但,谁晓得呢。以往宋辞对谁殷勤时,我问起来,老度总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她?不可能!宋辞,你还不知道?!所以我有些后悔那样给陈尘误导了,可是现在我也不好再冒冒然地把我之前的论断推翻,因为这样无形给他们俩的交往带来恶性打击。他俩正处于一种极稳定的阶段,就是看似无话不谈的朋友,我觉得宋辞这样是要出事的,因为倘若陈尘把彼此的关系定格在这个太美妙的位子,那么是很难翻身的,而我又担心陈尘最后发现我是知道宋辞的“阴谋”的,那么我又该如何解释其实我最初真的不知情。我太希望保持现状,所以我也只能缄默,老度也劝我少说话,不要破坏了宋辞的计划,虽然他对宋辞这种愚昧的不求上进的方式并不认同。我对老度说:我们这些人啊,太无聊了。就在这个圈子里,跳不出。人家说,毕业了圈子就大了,原来的那些感情就会看淡了,就不会再局限于校园了。我怎么觉得毕业了后,大家更局限在这个圈子里了?老度笑着说:这证明了一件事——我们不是兔子。

宋辞这个人,有时顶真得很,他和老度有个很明显的区别,同样一件事,老度做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显摆,表现的欲望太过炽热,事情还没未见端倪就泄了底,这和他大嘴巴的本质也是吻合的,也就是他是没法给人一个惊喜,他很快就出卖了自己,仿佛他做这件事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开场的时候透露给你。而宋辞则截然相反,他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揭秘,他非要事情尘埃落定方才告知。可是这个世界节奏太快,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他的这种所谓的责任感,这种漫长的铺陈。他执着地把自己的角色演好,非要等到谢幕的时候才上台鞠躬,可是他却忘了,很可能观众受不了这种默剧,提前退场了。据说他之前那个女友就是这样离开的,对方总是摸不透他的心思,觉得他城府太深,觉得他对她不够重视,其实恰恰相反,宋辞对她太过重视,把感情看得太过神圣。有时我想,陈尘或许也是明白的,虽然我之前错误地澄清了宋辞的意图,但她那么聪明,却是一定懂的。而幸好是陈尘,因为她也是个中好手,对于沉默的感情有着独到的见解,所以我想,他们这样的关系会持续很久,象是很亲昵的朋友,却又绝不越雷池一步,彼此互相束缚。

他们两个享受着这种过程,有时我很羡慕他们,因为他们正经历着最好的暧昧时光,可以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借着朋友的幌子可以高谈阔论,可以语带双关,可以眼角眉梢都是情却偏不说爱,惹得我惆怅万分。当然,惆怅这词是老度编派给我的,因为他觉得我过分关注他们俩的进展了,反客为主通常是闹别扭的一种情绪,他说我再这样下去,他简直要疑心我爱上宋辞了。

是的,我曾经怀疑过我可能会喜欢宋辞,至少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但自从与老度在一起后,我开始疑惑了。我还爱着严默这点我不否认,当然,这不否认仅限于对自己的心,但是对宋辞,在这个过程中我反倒看到更清楚,他不适合我,我喜欢老度这种个人魅力张扬的人,也就是宁可半瓶子醋乱晃荡,也不要闷声筹谋的人,我玩不来那种不动声色,否则在与严默的较量中也不会败下阵来了。理清自己的方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为发现原来谁与谁其实都还是有规律的,并非乱点鸳鸯谱。可是,对于陈尘,她虽然不动声色,我却并不明白她对宋辞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我没敢问她,因为这将意味着我必须出卖宋辞,这个我不敢冒失。但阴差阳错地,我却多了条了解她的途径。

那时候所谓的博客以各种形式开始展示,我也申请了一个,最喜欢的莫过于一个链接跳到另一个链接,或者就是无所目的地看一些更新博客,我有种堂而皇之窥探他人隐私的快感,第一次没有道德的束缚,光明正大地浏览,收藏了许多的链接,其中有一个是我既喜欢却又抗拒的,博客的名字叫做Tears of ash,副标题为“谁道蜡炬成灰泪始干”。那里面全是一些情绪,没有只言片语涉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仿佛甚至都不是写给自己看的。比如:

你听过齐秦的《玻璃心》吗?里面有一句,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既已破碎了,就难以再愈合,就象那只摔碎的吉他,再也听不到那原来的音色。我是从这句中开始懂得比喻句的力量的,那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但依然觉得这个比喻美妙的让人想升天。或者不该用“美妙”的。

里面的情绪在在摇摆,好的时候会说:彩虹是缤纷的,露水是透明的,心情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灰色的。或者,看着他人不尴不尬的生活,自己仿佛也就不那么尴尬了。糟糕的时候则为:人生不过得过且过,听好了,那就且过着吧。或者,人生需要太多的doubledouble的勇气,double的毅力,double的矫情,double的麻木来面对这个无比乏味的人生。其实这只是我的划分,因为老实说,这些话分不出所谓的好坏,再积极的情绪中都不忘带点消极的因素。我觉得应该推荐何丰来看这个博客,因为上面总是有许多的诗词成语,有助于提高她正确的词汇量。

有时我几乎把它当作为我的情绪座标,来确定自己的那个点,那时我想,人不应该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有脱离才能知道自己是多么自恋。

我从没想过这个博客会和我现实中的人挂上钩,直到有一天陈尘无意间说了句话,而这句话却恰巧是那个tears of ash里前几日的句子,我一下子回过神来,ash是灰也是尘,那天晚上我把那个博客从头到尾翻了遍,想找到些蛛丝马迹,可是,除了那些可能是任何人的情绪外,没有丝毫确凿的证据,更看不出她对宋辞的态度,她的博客里有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那样三言两语的情绪我没法和一些事实一一佐证。自从我明白这是陈尘的隐私后,每次看这个博客我都惴惴不安,我甚至没告诉老度,我觉得应该把这个博客从自己的收藏里删除,可是我克制不住自己窥视的癖好,虽然那些话里无法传达出一个具体的轮廓。并且它让我染上了一个恶习,煞费苦心地到处跳着链接,希望可以再度在茫茫网海中遇到其他人暗藏的角落,以至于我在看一个博客的时候,总在想,它是否也会是我所认识的人的呢?而对于陈尘的博客,我既无法舍弃,也没法告诉她,这种心理上的优势我其实一点都不享受,因为每每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反倒有一种害怕被发现的情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梦里花落知多少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