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一月闲之吴哥建筑篇

终于开始浓彩重墨的暹粒吴哥之行了。我虽然学历史出生,但非常惭愧地说,个人更偏好自然风光,我觉得它们以最快的速度打动我,中间没有隔阂,最放松。而对人文景观,我其实一直有些抗拒,觉得它们有些遥远,有些陌生。可是吴哥却依然以最快的速度打动了我,而不仅仅是震撼,一时我有些迷糊,不知该把它放置到一个怎样的地位。虽然在之前,已有无数的人告诫我们,吴哥三天足够,但是我们还是义无反顾地买了7天的票。7天之后,我承认3天是够了,但是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并且舍得多花20美金,那么你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吴哥风情。我觉得它是一个该来两次的地方,第一次无论之前你看了多少的背景知识,那些文字对你来说依然是陌生的,只有你看到那些实物,发现它们是如何地打动你的,那些资料才变得有意义。于是无论你在那买的是几天的门票,有必要隔一些日子之后,准备足了,再来一次。

7天的吴哥,我们除了最后一天4点多起来看到漫天乌云,实在懒得再起来(最主要是已经勉强看到过一个日出)外,其他6天都虔诚地4点多起床,然后去往吴哥等待日出。除了大雨外,我们每个傍晚也都在那里等待着日落。我们真正实现了日未出而出,日尽落而归。可是因为雨季,我们只看到了一天的日出和一天的日落,剩下的都是离谱的乌云,甚至都没镶金边。但是我觉得已经没有遗憾了。那光线已经抵得上一切了。世上任何高手的照片都不过如此,都没法与我眼睛看到的昏黄相媲美。甚至于后来坐长途车闲来无事,我翻看之前的照片时,我那样落伍的相机,我这样弱智的摄影技术,看到吴哥日出和日落的照片时,却依然感动的热泪盈眶。

煽情完了。开始以流水帐风格讲讲攻略吧。

曼谷—暹粒(Siam Reap),靠山路上Agency,400B。后来等我们回来后发现有更便宜的350B。由于LP上说曼谷至暹粒有许多的“骗子车”,于是起先我们也考虑过乘火车(好像是48B)去亚兰(Aranyaprathet)边境,然后突突,再过关,到了柬埔寨边境城市波贝(Poipet)再找人拼车去暹粒。但是后来庆幸没有选择这样的方案。

靠山路是minibus早上7点来接的我们,给每个人身上贴了个标签(这是泰国经典的joint ticket的标志),一路顺利地到了亚兰边境,然后就把我们转手“卖”给了柬埔寨人。他带我们去办回头签re-entry permit,多收了我们大概60B,1080B。然后给我们换了个标签,凭借着这个过关坐车。弄的人心惶惶,不知该何去何从,紧盯着卖给的那两个柬埔寨人,生怕他们把我们给甩了。过了边境,为了证明现在是雨季,阳光灿烂忽然变成了倾盆大雨,暴雨啊!一辆破旧的车把我们先接到taxi&bus station,然后让我们在那等车。最初我们坐的minibus上有人贴的标签和我们不一样,原来他们是转乘出租车(75$)去暹粒。我们一直等到下午3点,一辆破旧的车才来接我们。起初有两个老外想和我们拼车,他们是自己去汽车站买票到的亚兰,未买联票。结果找不到人拼车,最后付了500B/person从波贝到暹粒。充分证明懒人有懒人的好处,买联票还是省心又省钱的。因为到了一个地方,你就随人家狮子大开口了。

波贝到暹粒的路奇烂无比,泥浆四溅,后来路边看到有辆minibus陷在泥里,差点翻倒,车上人清空。颠簸了5个小时后,约晚上8点到了暹粒,把我们安排在一个6$一晚的旅馆里。第二天,我们起来去换旅馆,找了LP推荐的Smiley’s guest house,5$,风扇冷水间。

傍晚去买第二日吴哥的门票。和突突司机谈妥价位,大圈一天,女王宫、高布斯滨一天,崩密列一天,共57美金,最后结帐的时候我们给了他60美金,2个人平摊较贵,四人最为合宜。吴哥的门票分为1天20$,3天40$,7天60$。傍晚买第二天票,凭此票可免费当晚使用。7天内请随身携带,随时查票。

傍晚那点时间基本就够看一个日落,我们去的是巴肯山(Bakheng)。老实说,巴肯山上看日出效果一般,无非视野较好,但爬巴肯以及看巴肯上人多的失去控制的情形还是很有趣的。巴肯很陡,当然,后来爬过茶胶寺后,觉得前者不过如此了。

前三天全程突突车,第四天开始,我们租了自行车出发,1$/day/bike。早上看日出务必带好头灯,路虽不难骑,但一路少有路灯,且有不少坑,离吴哥越近,坑越大的离谱。第四天我们先是骑车去吴哥看日出,再回头去罗洛群,傍晚再折回头去吴哥看日落,全程约50几公里,其实,好车轻风,简直一路潇洒。但不幸地是,我们借了两辆有生以来最烂的车。车子高度不协调也就算了,顶多肩膀酸腰酸,暴难骑也就算了,顶多腿酸,可是车座崎岖不平是最让人崩溃的。咱好歹也勉强算个伪骑车爱好者,当年绕洱海一周,骑车去西塘除了拍照吃饭都没下过车,可这次,10公里的路,我就强烈要求休息了三次,基本残了。以后大家借车的时候,一定要借辆好车,宁可多花点钱。否则基本属于“骑车一天断人肠,骑车两天费思量,骑车三天风波起”,象我们这样骑车四天的,基本半身不遂了。以至于我对松松说,到了金边我要好好修整,不过她竟然道:可是,我已经安排了金边徒步一日游了。好吧,只要不骑车,怎样都可以了。

对于吴哥这7天所看的寺庙而言,我喜欢每一个,它们都各具特色,当然绝对还是有喜好的,比如最爱的吴哥窟。

吴哥窟(Angkor wat),如果说吴哥最适合看日出日落的地方,我觉得都该是这里。任何的等候都值得。我们后来几乎一直待在吴哥窟里,不停换地方吹风看风景睡觉看书聊天,还有看人拗造型。只觉得时间不够,最后一天离开的时候,恋恋不舍。这是个伟大的建筑,惊心动魄。我们起先一直没看到日出日落,基本已经认定这7天无功而返,虽说有些小遗憾,但也能承受。但是有一天,我们在豆蔻寺,看着昏黄的寺庙,忽然意识到现在已是傍晚时分,今天竟然没有乌云!然后骑着那个破车,两人疯了般地往吴哥窟赶,经过工程浩大的护城河,已觉得目眩神迷,就在想,天哪,天哪,吴哥窟现在该有多美。该死的护城河,实在太大太大了,骑得都要崩溃了,然后果真,在门口就已经觉得太美了。然后火速冲进去,松松说她骑的已经基本冲不动了。荷花池边都是人,其实那时落日已有一会了,但是不要紧,我们看到了,即使已是尾声,一切都没有遗憾了。

吴哥王城门(Angkor Thom),它很小,但是绝对经典。门口的搅动牛奶河的恶魔和天使列在两旁。其实这里看日出也会很有效果,最好的是在吴哥窟看日出,还未结束,赶紧飞速赶到这里看光线穿过城门,再赶紧赶往巴戎寺去看光线扫过一个个的面容。当然,这些都限于非雨季……我们也只能YY一下了。

巴戎神庙(Bayon)我超喜欢它。那些神秘而温和的面容、笑容会让你情不自禁地心平气和。气势庞大。这也是我们后来没事干就去的神庙。坐在那,吹风,当然,还有看人拗造型,点评一番。

列象平台和癞平王平台(Terrace of the Elephants & Terrace of the Leper King),这两个平台适宜上午到达。我们去的时候正是中午,太阳直射,承受不了。它们虽然很小,但是极具特色,细节方面要仔细观看。而后者一面墙上面均是雕像,非常震撼,着实吓了一跳。

圣剑寺(Preah Khan)这个寺庙我也很喜欢,拱门设计,一层层的,看起来很有感觉。而且整个寺庙倘若从上方看果真象一把剑,我们当然没法从上方看,但是从平面的样子,可以想象。

蟠龙寺(?忘了中文名了。Neak Pean)曾经是四个水池,现在当然干涸了。但是你坐在那可以想象充满水的样子。在整个吴哥里,你需要不断地运用你的想象力,来想象当年的情形,只有这样,我觉得才会觉得更有意思。这是个仿佛看一眼就可以离开的地方,我们却也坐在那吹了很久的风。个人也很喜欢。

塔桑寺(Ta Som)个人很喜欢这个寺。它的墙面上有很多的仙女,但与Bayon不同的是,Bayon的仙女姿态神情都是统一的,带着点神秘的笑容,而Ta Som的每个仙女都不一样,表情、发型、服饰各异,有些温和,有些调皮,很有生命力。

粒比寺(Pre Rup)按照攻略这也是个适合看日落的地方。但同样,它也只是视野相对开阔而已。我们那天已近黄昏,本想看完粒比紧接着去吴哥的,但是忽然乌云密布,倾盆大雨,打道回府。在大圈里,粒比属于比较特别的红砖石膏风格,只是年代已久,石膏尽已脱落。

皇家浴池?(Sras Srang)这里也适合看日出,我们去了一次,当然,继续乌云密布。奇怪的是,白天经常烈日当头,但是日出日落时分,乌云总是可以从四面八方赶到太阳身边,紧紧地围起来,也不能不说是件体力活。但是凌晨那里人很少,很安静,静静的湖面。

豆蔻寺(Prasat Kravan),它很小很小。但是色彩很漂亮。值得一看。尤其是临近黄昏时分,阳光照在本身就很漂亮的寺庙上,那色彩就更加迷人了。

塔不隆寺(Ta Prohm)这是一个极具感染力的寺庙,好像《花样年华》在这里拍过。原始的树木与建筑纠结在一起,有时分不出彼此。神奇之处在于,你进去后,发现,啊,这个地方太震撼了,然后狂拍。没过几步,你又发现,啊,这个更灵,继续狂拍,这个现象一直持续着,直到最后一个大树与建筑纠缠,你终于被折服了。然后你会看到各国人都在这狂摆POSE,狂拍照。据说旅行团必看的三个点(包括一日游的),就是吴哥窟,Bayon以及Ta Prom。不是没有道理的。当然,这也就意味着这里人很多。我们去了两次都比较多人。

茶胶寺,又叫塔高寺(Ta Keo),叫茶胶是因为柬埔寨有个茶胶省(Ta Keo),而叫塔高,除了发音外,很形象。这座寺庙估计旅行团不太会组织前来。因为太过险峻。无论男女老少到了这,一律手脚并用,我往上爬的时候,脚都有些发抖。台阶很窄,很陡,并且还有些地方破损了。真是让人绝望。但是到了顶的感觉是极好的。我们就在那吹风。好景不长,没一会就开始下雨,我们就坐在窗口,但是后来暴雨,四面夹击,不得已,冒着暴雨爬下,去对面的小食摊避雨喝可乐去了。

女王宫(Banteay Srey),离暹粒37公里。绝对推荐。精美的一塌糊涂。我们去的那天,空无一人。整个神庙都是我们的。阴天,当然后来变成了雨天,然后变成了暴雨。我们很庆幸,我们在暴雨来临之前已把寺庙逛完,否则大暴雨的想要看细节基本不太可能,后来来的人他们基本只能走马观花。建议后来者带上望远镜,因为现在有些地方在修整,不开放,你只能远远地看。门楣上雕刻之精细精美叹为观止。你一定要一个都不放过地看,才能看出许多的故事。后来大雨,我们就找了个台阶坐下,因为台阶较宽,后面打不到雨,然后舍不得离开,就看着雨中的女王宫。当然,后来暴雨,再不走,已无立身之地了。

高布斯滨(Kbal Spean),路况不好,晴天估计黄尘漫天,而我们雨天就是泥浆会溅到脸上。它在一个山上,河床上的石头上雕刻着一些佛像及其他图案。可是你知道,我们去的时候是暴雨。我们打着小花伞,先是爬山,1公里?山路还是有些小特色的。至于高布斯滨值不值得一去,我保留意见。因为我总觉得,既然来了,那么就是值得的。否则何必给自己不痛快呢。虽然雨季,河水上涨且浑浊,河床上的很多图案我们都没看到,并且所谓的瀑布,我觉得只要见过江南任何一个小瀑布的人,都不会对它感到欣喜。但是山路还不错,河床上刻有图案也算是很特别,大雨天地爬上爬下也还有趣,那么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

崩密列(Beng Melea),唯一不含在吴哥门票里的景点,另收5美金。去崩密列的费用颇高,除了门票,还有突突费,25-30$。它保留了最初发现的景观,让你身临其境。它很小,但是有些小迷宫的感觉,你可以在乱石堆中穿梭。想象——对的,又是想象——一下当年发现它的探险家的心情。性价比而言,也在你个人的判断了。个人不做评述,依旧是之前一句话,既然来了,总是值得的。

罗洛群(Rulous group)这是吴哥早期的建筑群,风格不同,据说在巴空寺(Bakong)看日出也很好,我就不推荐了,因为太远了。如果我们事先好好研究攻略,就会知道,去崩密列的路上经过它的,就不用骑着车专门去一趟了。但是沿着6号大道骑着,也还是颇有乐趣的。虽然我们在回程又遇到了大暴雨,并且是四场,每场结束后,就是烈日当头照。第一次我还在啃玉米,火速扔掉玉米,批上雨衣,雨水打的我眼睛彻底睁不开。事先看攻略,说罗洛群边有个罗洛镇,可以在镇上喝一杯,为了这个念头,我们一路寻找罗洛镇,骑着让人崩溃的破车,绕了个大圈子,无功而返,发现所谓的罗洛镇只是一个很萧条且少有人家的地方,真不晓得哪来的喝一杯,喝的又是啥。于是我们就赶回暹粒城去喝一杯了。

以上的寺庙都是我印象深刻且很喜欢的,当然还有很多的寺庙,都还是颇有些特色的,绝不是说看了某某,某某就没必要看的说法了。个人认为,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一一看过有没有必要说不好,但多样性还是存在的。另外一定要看Chau Say Tevoda,因为中国人在帮助修复它。太丢人了!修的太假,太烂了!简直和我当年修复的开元通宝一样的假,哦,更假。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偷得浮生一月闲之吴哥建筑篇

  1. Jean说道:

    我在女王宫的时候曾愤怒地发问:这个地方有没有哪天可能是没什么人的?
    空无一人,居然被你碰上。姐姐,雨淋得再多,也感谢上帝吧

  2. 说道:

    当然,此行的雨我没有怨言过。大雨中的寺庙别有情趣的。
     
    我们去女王宫很早,日出未结束(因为没日出),我们就去了。那到天基本刚亮没多久。

  3. 亚楠说道:

    看完了,,,挺長,,,挺長

  4. song说道:

    龙蟠水池(PREAH NEAK PEAN)
     
    皇家浴池对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