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聆金玉章

《唐诗三百首》已读了近一月。颇有收获。五言古诗已读完,进入七言古诗。

另更正一下,上次说的陈婉俊注的“千古丽句”,其实是编者蘅塘退士的旁批。他的旁批很有趣:“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此处他批道,“此两句与谪仙烟花三月皆为千古丽句”。细一想,此三句均为描绘扬州的。大概编者(无锡人)对扬州情有独钟。

而陈婉俊的注很好,有很多知识点,典故。古诗最怕的便是典故,不知便失其味。

为了更好的读诗,顺便翻出沈德潜的《唐诗别裁集》,不过只翻阅《唐诗三百首》中的诗句。个人觉得《唐诗别裁集》讹误甚多,当然可能是版本问题。比如“相望试
登高,心随雁飞灭”,《别》则为“相望始登高”,个人觉得意境不如前者。“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别》则为“门前送行迹”,则更是差一些。

不过“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茫茫黄入天”,《别》则为“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此处沈道:此诗逐句用韵,三句一转,此“行”乃因题中“走马川行”而误衍。这个个人觉得倒是挺靠谱的。因为后面果真是逐句用韵,三句一转的。而且断开读起来,仿佛也颇有气势。存疑。

此外,沈有些旁批道也颇得其意。比如王维的“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此句,我经常以为是“醉卧”,不过细想,醉卧比较合李白的调调)。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沈道:白云无尽足以自乐,勿言不得意也。深以为然。

《别》虽以李杜为首,但其实是有偏好的。小传中,李白寥寥数语,仅一句“纵横驰骤”,且道,“独《古风》二卷,不矜才,不使气”,而对杜甫则不吝赞美之词,当然,老杜也是当的起这些的。大概是阅历的缘故,现今看老杜的诗,颇多感触。

虽如此,沈于“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诗终,不得不道:脱口而出,纯乎天籁,此种诗人不易学。

说起李白,发现他是绝对的驴一族,“一生好为名山游”。所以对于资深老驴谢灵运极为向往,多首诗中表达了这种心情。“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谢公屐相当于登山杖,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则去后齿。在李白流放夜郎遇赦后,他在途中仍写了“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两年后,离世。终其一生,仕途沉浮,他始终保持着这样狂放,不枉我fan他那么多年。

记忆力是否因此而见长,我不知道。但是借此读读诗,也是好的。哪怕过一阵便抛脑后。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好读书不求甚解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