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好像四年前也用过这个title。那一次是入校十周年。

这一次,毕业十周年。记个流水帐吧。
第一场:中午12点,在复宣酒店3楼V10文博小班聚餐。杨老师,刘老师也来了,老高前一晚喝高了没来。杨老师一如当年,竟然还记得每个学生的名字,令人感叹。至于MISS,当年三峡经常不厚道地拿他开玩笑,可是他很多时候终究还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大朋友。有些人十年间经常见面,比如小潘夫妇。有些也算常见,比如小猫寝室的。有些去年刚见过,比如阿蒙。有些上次见面正是入学十周年在校园中偶遇的,比如夫子。有些真的是差不多10年没见了,比如果冻和王颖同学。大家用果冻的手机和远在合肥的朱桦打了声招呼。
第二场:2点多,大家散了,去赶下一场。在校园里晃了晃。最美的数学楼在装修。
去了琴仪会。一片混杂,忙着打招呼签到交钱各个排列组合聊天。除了极个别的,其实我好像都还是见过几次的。大家都没太大的变化,十年还是短了点。其实都是有变化的,都老了,只因生在此山中,所以都自欺欺人地道,一点都没变化,也不知道说给谁听的。如果大家有勇气把之前的照片好好地对照一下的话,保养的再好的人都没躲的过岁月的飞刀。
远道而来的朋友也不少。
到校门口按照当年毕业照的秩序拍了集体照。
再回来,放映了PPT。做的非常之好,很煽情。不过事先没好好号召大家把珍藏的一些有纪念价值的东西扫描发送,所以素材还是略缺,不过大家可以继续保留着,等着二十年总是用的上的。
然后就是吃饭各自聊天。中途交换礼物,还有猜小朋友的父母。部分同学提供了非常好的礼品,非常不容易。
第三场:结束后,尚早,大约7、8点。兵分几路。一路唱歌,我们这一路是去逛校园了。其余几路下落不明。
去逛了6号楼,大家在楼道里和当年各自的门前拍照。还是6人一间,连那衣柜盆架都是老样子。据说很快要改修了。我曾住的117已改成了电脑房。据大家观察,传达室阿姨用的电话还是当年的那个。进门处的黑板上依旧记录着每个寝室的卫生状况。
再接着去了东区。东区再也不是男生止步了。已成了男女混住,只“外卖止步”。进楼得刷卡。我们跟着小朋友进去了。13号楼面目全非。我们的308竟然已成了厕所。部分同学当年的床已成了蹲坑,还是男厕。我站在厕所门口,给307的同学们来了张合影,唏嘘一番。jiyu同学,307唯你缺席啊。
出东区时,因闻到炒年糕香味,我随口道,指不定还是当年那夫妇呢。结果某人大叫,真的啊!于是大家与夫妇合影留念,部分同学还顺便买了两盒。再次唏嘘一番。
剩下6人最后去了政肃路步行街上的圆缘园喝茶聊天一直到12:30打烊。话题漫无边际。时而严肃,时而不正经。
26日就此结束。
第四场:借宿Larina同学家。继续漫无边际。不知几点入睡。第二日寝室其余人员一一到位,继续漫无边际,看老照片,拍照留念。大家决议一年至少要拍一次合影以做记录。
流水帐就此结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为赋新词强说愁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