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之怒江篇

此行云南,怒江为重点。40个小时的火车后,终于抵达昆明。立即买了当晚出发去往六库(怒江首府)的班车。在昆明市内徒步5个小时后,赶往西部汽车站(昆明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汽车站,好像基本按照与昆明的相对方位来安排的)。

凌晨5点,大巴上,边防战士来查身份证,问来怒江干什么。松松道,竟然这种时候把人叫醒。我说,因为这个时候防御最为薄弱。很可能问:来怒江干什么的?一放松警惕,答曰:来搞破坏的。

9/10个小时后抵达六库。买去匹河的票。徒步约2公里外的另一汽车站。此行安排错误。因买六库直接去丙中洛的车,回程的时候再去匹河更为合宜,这样就可避免在无聊的六库待一晚。我们是先去的匹河。

六库—丙中洛一天仅一班车,7/8小时。8:20左右。去往匹河基本7/8点后一小时一班。2小时左右。

此行怒江安排了4个徒步。看似都很简单。但是我们第一个就差点把自己搞残了。匹河徒步至老姆登,当地人的小路爬上,顺利的话一个多小时便可。我们走错了岔路,进入了绝境。后来路只能放下一只脚。再后来彻底没路,困在山中。因回头路太过恐怖。我们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前进。横切横切再横切,依然没路。因十分紧张,倒也不觉得累。最后选择往上爬再横切。幸运的是,我们最后翻了出来。3个多小时后,抵达老姆登。本计划老姆登后,卸包轻身前往废城知子罗,但疲惫不堪,舍弃。最主要的是,我们在怒苏里人家住下后,二楼的天台上面对着雪山,老姆登教堂,喝茶看书嗑瓜子觉得惬意无比,再也不愿挪动半步。

如不徒步其实很方便到老姆登,现在路已修好,如有顺风车,5元每人,那种所谓的蛤蟆的士我就不知道啥价位了,想来也不会贵。

老姆登最为著名的是教堂里做礼拜,傈僳族会唱四声部。可惜我们没赶上。

老姆登是怒江此行中极为喜欢的一个地方。主人郁五林极为有趣。让我们自行在菜地里看中哪颗菜就拔哪颗,洗好,他来下厨。晚上吃了顿极为丰盛的晚饭,竟然有土鸡!饭后围着火塘喝茶,后来变成了喝酒(蒸馏过的高度玉米酒),用火塘烤番薯,爆玉米花。郁五林用傈僳语or怒语唱歌(用他的话说,他只会唱情歌)给我们听,享受至极。听他讲了许多怒江的事,很长见识。那是一个极为开心的夜晚。晚上酒喝多了,口渴的厉害,热的厉害。半夜上厕所时,在院子里看了会星星。然后第二天“敞篷车”送下山,吹的感冒了……郁五林得知我们迷路后,百思不得其解。我们在山下向他比划了下我们的路线,他说,你们走进了当地人砍柴的地方。

岔口拦班车前往福贡,15元/人。然后福贡去往丙中洛的车卖完。与人拼车前往,7人坐的车,人均50元。一路碰到有溜索,立即兴奋地跳下来玩了个来回。20元/人。非常简陋,就是一个屁股大的簸箕加麻绳挂在钩子上,人坐在簸箕里,钩子挂在铁索上,然后嗖地在怒江上飞驰而过,非常刺激。

丙中洛有人推荐住玛璜家。但老实说我个人并不是很喜欢。玛璜是个老驴我承认,但是他太爱吹嘘显摆,太商业化,我敬而远之。丙中洛的吃,推荐“重庆小吃”,物美价廉。蔬菜6元,荤菜10-20元。

丙中洛就是前往附近各个村庄。一切很美,就是狗太多。而且通常离它家“十万八千里”,三四条狗就开始冲出来对着你狂叫,并且还要尾随你继续叫。最夸张的一次是被N条狗前后夹击,狂叫不止。胆战心惊。这其实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丙中洛有多例被狗咬伤。我们来之前一天,还有一个人被咬了,送到贡山去打疫苗了。我们来的那天,路上看到救护车呼啸而过,我和松松会心地对视,道,希望它快点回来,万一我们被咬了,还来得及把我们送下去。后来我都出现了幻听,经常觉得身后有狗的喘息声,风声鹤唳。

丙中洛这里有号称的十大雪山。我们第一天徒步,云雾袅绕,雪山时隐时现。我们走的路线和很多人不一样,也有点瞎走的意思。普化寺到重丁村一路象仙境一般。下午我们去爬贡当神山去看怒江第一湾。

攻略上说徒步2小时。但是我们爬了3小时都没有俯瞰到怒江第一湾,倒是看到不同角度的雪山,很美。按照我们的脚力,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我们都来都快爬到山顶了。只能认为我们因为 中途穿插了小路,因此错过。因天色已暗,及时撤退。倒也没有太大的遗憾,因为过程很美好。

第二天我们直接徒步到18公里外的秋那桶。秋那桶现在已通公路,有班车。也就是徒步的意义与前些年相比已小了许多。但是个人觉得沿着美丽的怒江一路前行,随时驻足,实在是一大快事。因号称秋那桶被褥潮湿,我们带了睡袋前往。徒步那天,大雨。但我们兴致倒是依旧很高。一路景色大同小异,但我经常会看着江水发愣,觉得那水绿的仿佛假的。沿途雾里村最为特别。因为它仿佛世外桃源,不通公路,必须沿着一段较为原始的茶马古道才能进村。我们走了走,没有车来车往,狭窄的路靠着碧绿的江水,很美。

最后3.5公里是上坡路,走的极为崩溃,两人想晚节不保,班车过来时想挥手上车,结果发现满员,只能继续撑着往上爬。

秋那桶住在著名的余大叔的大儿子家。因衣裤均有不同程度打湿。于是我就一直坐在火塘边喝茶看书发呆,不曾离开。丰盛的晚饭后。余大叔过来请我们喝酒。很奇怪的做法,江南讲究鸡汤,他们是鸡酒,鸡块炒两下放好佐料,倒进高度的青稞酒。酒很香。聊的很HIGH。余大叔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喝茶。结果过去了,发现喝的依旧是酒。聊了很多东西,对当地人有很多的了解,非常有感触。然后喝多了,话很多,估计最后余大叔被我吵死了,才决定散了的。我们两个踉踉跄跄,踏泥而 归。我完全凭借着本能脱衣脱鞋摘眼镜,竟然还脱了袜子倒床就睡,一觉睡到天亮,真不知多久没睡的如此之沉。酒很好,入口不辛辣,不口渴,不上头。醒来后想,还说人家被子潮湿,人家没嫌我们身上脏就不错了。

余大叔说,如果在这过年很热闹,整晚的跳舞唱歌。而且正好今年初五有人结婚,村子里的人都会穿上民族服装,很美。我们因时间问题,当然觉得有些遗憾。不过第二天清醒后,觉得离开也是对的。否则我们很可能每天醉生梦死。

第三天,我们从秋那桶出发,徒步18公里外的那恰洛峡谷。这段路必须底盘较高的车才能同行,是前往西藏察瓦龙的方向。我们因时间有限,并未走到那恰洛便返回了。本想去搭顺风车,回程徒步,但一路没见到车。路上碰到几个住在山上的采野菜的小朋友。其中一个竟然对我说,你长的好漂亮。心里美的冒泡后,觉得这姑娘的口味真重。

怒江很多地方还是相当原始的。比如我们看到了猎人,带的是弓箭,背着箭袋,很cool。那两个小朋友,要和我们道别时,我很奇怪,因为怒江仅一条路,而他们就忽然从一根树枝上踩着上了山,真正的白云深处有人家,仿佛有绝世武功的世外高人。我们坐随招随停的那种车,有人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停下了,正奇怪,发现旁边有条溜索。整个怒江,不管男女老少,都背着一个极为艳丽的小挎包。有时迎面走来一队男人,身上穿的都比较灰暗,但是个个背着一个挎包。都是很亮的颜色,红色,粉色,橘黄,明黄等,搭配的非常和谐抢眼,包的两角还有流苏。无论是大爷,还是20/30岁穿着牛仔裤的年轻人。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回到六库后,六库去腾冲的票都已卖完,去保山的也没有了。愤恨之下,只能悻悻买了去大理的票。大理当然是个好地方,但是我们在怒江天天徒步的很累的时候,就美滋滋地想,在腾冲好好泡温泉,然后地干热烘干,继续泡,一直到打通任督二脉。

怒江给我的印象很好。有雪山有碧水,有淳朴的村民,有特别的民俗,有原始的状态,有物美价廉的饭菜。虽然现在通路后,商业化许多,但基本局限在丙中洛。它依然是一个极为值得一去的地方。如果时间充裕,可以从秋那桶顺路前往西藏的察瓦龙。如果10月左右,大雪还没封山,可以爬碧落雪山去看梅里,也可以去独龙江那看更为原始的独龙族。另外,据说以后贡山那要通路前往德钦,交通更为方便后,行程的安排就可以更为合理,回头路可以走的更少。

去怒江有一件事,就是必须得和当地人围着火塘侃大山,那是一种很特别的经历,你可以了解许多东西。喝酒要痛快,醉就醉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