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之冈仁波齐

日喀则到塔钦也就是神山站,约20多个小时,非常破旧的班车。在车上过了一夜,彻夜未眠,班车上就我、Jerry和一个重庆小男生是游客,其余的大多是藏民,一直抽烟,车厢内气味颇让人窒息,烟味、酥油味还有每个人的体味,呼吸有些吃力,Jerry因此咽喉痒的要死,在之后转山的过程不时地咳嗽。窗缝透进外面高原的寒气。座位也很让人不舒服,腰酸背疼。但是对我来说,除了有些乏外,一切都还好。也正因一夜未眠,没有错过任何的风景。大清早就看到了倒影与实体融为一体的湖泊,看到一线阳光照在山坡上的颜色,看到远远的让人心潮澎湃的雪山,于是一切都值得的。我从来都没有过审美疲劳,因为我总觉得路上的时光来之不易,于是只要坐在临窗的位子,通常是不舍得闭上眼睛的。

攻略上都说神山很难逃票,除非半夜进去,所以我当时是做好心理准备付200大洋的。但莫名其妙地就到了塔钦,以至于我以为转山的起点才收门票。可能因为少有游客坐班车,门票处一般只拦那些包车和自驾的。

在塔钦,可以远远地看到纳木那尼、蓝的让人心醉的玛旁雍错(或是拉昂错?),而冈仁波齐就在身后。村子里到处都是野狗,据说都是转过山的,有些颇凶猛。

塔钦有个公共浴室,25元/人。我非常想洗个热水澡,但是鉴于万一高反而不能转山得不偿失,所以强忍住。塔钦海拔已有4700。走路快了略有点喘。当时非常担心,因为我是准备背着大包转山的。

塔钦的物价很贵,比拉萨翻一倍不止。Jerry决定修整睡个下午觉。我想到处逛逛,90后的小男生决定和我一起逛。就在路边发呆聊天看纳木那尼。而邮局忽然开门,赶紧进去买了明信片寄了,等回到路边,邮局关门了。大概卖出这几张,日销售量已达标了。原本身后的冈仁波齐完全隐没在云雾之中,当地人和我们说身后就是冈仁波齐时,我都没法理解怎么可能,可就一会,云雾散了开去,露出神圣洁白的雪山,照例激动了一下。在雨季我早已做好一切心理准备,觉得自己真是个有缘人。

路边风很大,有个帅哥扛着箱酒邀我同饮,小朋友连忙摇手不予参与,说要高反,我也不好撇下他。但是也正是吹了一下午的风,傍晚他便感冒了,说不定当时喝点酒倒好了。因转山要过5700的垭口,安全起见,他第二天没去转山,打道回府了。

我和Jerry都努力地轻身,但还是各自大大的一个包。鉴于江湖上最臭名昭著的大骗子Jiyu同学和我说冈仁波齐很冷很冷,她当年都要穿羽绒服的。而她是穿着裙子冬天去青岛海边的。在高原感冒不是闹着玩的,于是斟酌再三,装备如下:

羽绒睡袋、羽绒服、抓绒衣、排汗衣裤、快干衣、抓绒帽、抓绒手套、围巾、雨衣、日记本、kindle、注射葡萄糖一盒、其他药品若干、2L水、不锈钢杯子一个、牙刷牙膏、护肤品、饼干3包、牛肉干巧克力若干及其他必须品等。结果N多东西彻底没用上,纯属拉练。徒步时,我只穿排汗衣裤,外面冲锋衣裤,棒球帽,连抓绒衣都不需要。

神奇的是,我的状态比前一天几乎空身逛都还好。除了上坡有些喘外,感觉极良好,心情极愉悦,觉得自己要飞起来,还背着大包蹲下来拍花花草草。我始终爱走在路上的感觉。视野开阔,路况多变,看远方,并不时回头看来时的路,处处皆景,看不腻。两天转山有普通的山路、河谷、乱石堆、冰川、沼泽地等,何况运气好,还能看到冈仁波齐在云中忽隐忽现。第一天阴转多云,偶尔放晴,第二天阴转雨转多云,天气多变,心情却一直有些亢奋。

冈仁波齐在藏民心中神圣不可替代。它被藏传佛教、苯教(西藏古老的宗教,主要在阿里地区)、印度教、耆那教认为是世界的中心,能围着它转一圈,是很多人一生的梦想。其中苯教是逆转的。于是一路上和苯教徒们说着扎西德勒。我从来不是一个主动和人打招呼的人,但在转山途中,我不断主动地扎西德勒,说了上百次都不止,有时和他们异口同声,有时他们比我先下手,总之大家都相视而笑,仿佛同道中人。那种感觉让人永远不会忘记。

转山全程50几公里,我原本是想分三天走完的,因为这不是个任务,这不是show off,我只是来欣赏一路的风景,包括那些转山的人们。后来因途中认识了几个人,大家都想两天转完,我也不便坚持一个人晃荡,便和大家一起疯狂了一把。第二天9:20从海拔5000米的芝热寺出发,垭口为5700,一直走到晚上11点,共30几公里,最后几公里走的非常崩溃。

芝热寺下的客栈,位置很好,直面冈仁波齐,如果非雨季,大清早窗户外就可以看到日照金山。出门没多久就开始爬乱石坡。老实说,我还挺喜欢的,虽然有些累。雾气中很有感觉,仿佛一颗看风景的心也变得带些宗教的虔诚。

过一个小冰川很有感觉,因有一个冰裂缝,一藏民主动在对面保护我们。而过沼泽地费时许久,因下过雨,溪流太大,没法跳过去。寻觅很久,找到较窄的地方,最后我是先把登山包扔过去,然后退后助跑跨越过去,如是几次才到达对面,最后一次因河面太宽,只踩到对面地面的边缘,重心不稳,摔在地上,也觉得挺开心。

一路上结识许多的人。互相调侃互相帮助,是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最后腐败完说再见的时候略有些不舍。我想去码旁雍错那住上几天,而Jerry有墨脱情节,边防证有效期不够,先行一步。于是我和他这个东措相识,比我小十岁,性格温和,有着基督情怀,朝夕相处约10天的小朋友说再见。自此过了几天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人的西藏。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