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烂在元阳

从云南回来后,基本就一直下雨,说它凄风苦雨都是客气的。据说非常有可能还要下个半个月,非常之崩溃。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对我在云南晒了太多阳光,并且住在“阳光”客栈的惩罚。

今年寒假的安排是跌宕而不起伏的。暑假回来没多久,就计划好要去文山的坝美。去年下半学期一直很忙,也没得空好好盘算。等放假前瞄了眼坝美的近况,发现门票物价都上涨的厉害,并且仿佛除了进坝美颇有些陶渊明形容的豁然开朗外,也没有太大的特色,无非是静谧的小村庄,但是随着知名度的高涨,还是春节旺季,是否静是否谧不得而知。我有些犹疑,就搁置了。

红茶同学狂推荐老挝,我觉得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但是也一直没拿定主意。过年在老家,天寒地冻,想,奶奶的,今年一定要去个温暖死的地方。

那就老挝吧。于是带上护照,换了美金。大年初六凌晨打包的时候,毅然地塞进了大包的短打,沙滩鞋和凉拖。(最后庆幸带了短打。在元阳,当很多人开着电热毯的时候,我却是穿着吊带、七分裤才能不被热醒)

等我到了昆明机场,却立即改变了主意。因为正是双休日,估计不能办签证,浪费那么多日子,而且想到去老挝得原路返回,时间上消耗太大。决定放弃。去心爱的大脚氏青旅放下行囊,去了汽车站,义正词严地对那些要兜售我生意的人说,我还没想好要去哪!

在一排排的地名中,我选择了德钦,我想在飞来寺发呆看日照金山。可惜白马雪山封山。

在一排排的地名中,我选择了元阳,我想在多依树发呆看梯田,然后再去双廊发呆看洱海。总之,此行就是发呆。至此终于定下行程。

当然,当时没想到最后会烂在元阳,烂在多依树,烂在阳光客栈。

到元阳当晚在新街镇上去看了龙树坝的日落,依旧很美。第二天一早乘小巴直接杀到多依树。当初想住个三四天便该撤了。后来因被盛情挽留再挽留,便一日日地住了下去。

除了帮忙做做翻译,端端盘子,晒晒床单,铺铺床,接接客人外,大多的时间还是在院子里晒太阳。很多客人以为我是正二八经的服务生。和我同屋的两个德国人,有一天早上看到我拿着单反在露台拍照,终于忍无可忍,you are a guest?我和小马扛着自行车回客栈的时候,有游客竟然问我们是不是本地学生放学了。最后一天我走的时候,和几个老外一起背着大包小包。一位八十岁的老先生“打抱不平”道:你还要帮他们背包?!我忙解释,是我自己要离开了。

此行没去老虎嘴,没去坝达,没去任何一个其他的景点。只是偶尔会从客栈门口的梯田一层层地走下去,感觉很好。有兴趣的人,其实可以一直走下去。

原本的我,旅行中经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臭脸,但是因为时常一个人旅行,即使这样,也还是可能被搭讪。而这次,作为店小二,经常满脸笑容。于是从6岁的哈尼族小朋友到六七十岁的老爷爷,每个都聊的不亦乐乎。当然,最多的还是80、90后的小男生,还有几个老外。

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先生,带着10岁的女儿玩自驾,据说年年寒暑假都如此。羡煞人也。老先生是西双版纳的,晒着太阳,聊了一个下午。他绝对是西双版纳旅游局的托,因为推荐了一个下午。搞得原本对西双版纳并无兴趣的我很是向往。傍晚和那十岁的小姑娘走下一层层梯田去追鸭子玩。

一位来自安徽的八十岁的老先生,来玩摄影,住多人间。在中国,这还是比较罕见的。可惜第二天我已离开,否则可以晒着太阳好好聊聊。

晚上的客栈人声鼎沸,我和一不知哪年的MM坐在地上,浑然不知周围的世界,聊得很是投机。

我喜欢问老外为什么来学中文。有很多答案。比较有趣的一个是学杂技的,老师都是中国人,所以来学中文。我喜欢很多老外的学习态度,他们认真地融入中国的生活,习惯这的文化,尝试各种中国的食物。一个德国人说,他们那有句俗语,叫eat everthing with four legs,except table。我想,这不是中国人的真实写照嘛,四条腿的除了桌子不吃啥都吃。不排除当时我离他太远,没听清,很可能他说的就是中国的俗语。

和某应是80后的小男生聊到凌晨3点多,第二早6点多闹钟响了后,他问,你说要起来看日出吗?我在纠结,因为我天天“被”看日出,但最后我们还是一咬牙起来了。一起看完日出,我刷牙的时候和他挥手再见。那天晚上聊的很愉快,因为聊的不只是旅行。有生活有工作,有人生观价值观,并且还颇为一致。甚至还对厕所文化进行了技术探讨,最后因为对旅行中的小吃盘点的太过深入,以至于垂涎三尺饥肠辘辘。不知姓名不知年龄,挥一挥衣袖再见,这种感觉是我最喜欢的。

和90后的义工小马扛着自行车到主路上,绝对的体力活。那个路史上难骑,因为太陡,并且山路十八弯。上坡和下坡不同的崩溃法,下坡按刹车要抽筋,但绝对地刺激,小马每次下坡的时候都要嚎一嗓子。由衷佩服那些任何一条路线骑行进藏的人们。有一天早上,我们冒着大雾出发看日出。老实说,我当时都有点打退堂鼓。因为雾实在大的离谱,当时只有些许月光,头灯根本不给力。基本只能看清一米之内的东西。我骑的奇慢,眼睛紧紧盯着路的边沿。其间差点撞到一头趴在路边休息的牛身上。所幸的是,在一长段恐怖的下坡路开始的时候,雾稍散去,否则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跑到18里处,月亮还在天上。云雾。梯田。很美很美。然后冷风中等着太阳渐渐在身后升起,阳光照在面前的梯田上。

还是和小马抗自行车上路,骑到一大草坡,两人便躺在那看天看云,有搭没一搭地聊着。感觉甚好。

晚上躺在摇椅上,看月亮从山后升起。美的不可思议。我最爱月亮从山后渐渐升起的那极短暂的时光。第一次,看到月亮露出的时候,我尖叫一声,因太美,太想保留那一刹那,飞速上楼拿相机。可等我到露台上,月亮已从山后升起。非常后悔没有享受那一刻。何况,就我的相机,我的技术,又没三脚架,根本拍不出效果的百分之一。于是后来,我不再取相机。享受整个过程。在客栈的最后一晚,我和小马(他第二天也要离开)两人静静地躺在摇椅上,面对着月亮、云雾、梯田,几乎一句话都不说。偶尔的一句,也是:真美。

三个六七岁的哈尼族小姑娘,因为喜欢小马和我,后来每晚都来客栈里玩。跳舞,老鹰捉小鸡,撒疯。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说:如果站在云上是否会掉下去?无意中说起父母,她们的脸都要哭出来。因为都去昆明打工了,每年只回来一次。害得我不敢再深入地问。

蹲在某家门口的台阶上,和本地小朋友团成一圈,一起吃烤豆腐和土豆,吃一会就要站起来,因为腿快蹲断了。那个酱料好吃的不行。豆腐一毛钱一个。土豆不详。反正吃的很饱,花了4元。开始用手抓,烫得厉害。后来老太太给大家筷子,最后就是N个人合用一双筷子。在外面,我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讲究。

晚上全副武装,勺子、夹子、手电,去梯田里抓田螺。可惜无功而返。还对着远处的灯光大叫:你们抓到没?第二天老板说,是因为我人品太差。

背着箩筐,去停车场背东西到客栈。有一次一下子背了一箱的矿泉水。一个说以后要来和我争着上岗的候补小二离开时,看到,大惊,原来你还干体力活的?!

大厨开着摩托带我去胜村赶集,抓只土鸭回去煲汤。我要没去赶集的话,他们就买牛杂汤回来喝。

和客栈的阿卿姐,躺在摇椅上(好吧,我只要不干活就永远在躺椅上)胡扯,随着光影移动而挪动摇椅。

没事干和老板针锋相对,甚至“大打出手”。

看着客栈彝族阿姨服饰上的手工绣花垂涎三尺,天天赞一遍,好漂亮啊。小马实在看不下去,道:阿姑,你送她一件。我走的时候,阿姑抓着我的手,一直念叨:小妹,不要回家啊。作为一个每次离开某处要回上海必情绪低落的人来说,更加伤感。

……

这是一个让人无限怀念的假期,这是一个让人无限怀念的假期之一。我会永远记得在路上的那些人和那些心情,无论是否写在blog上。至于没去成的洱海双廊,我想不久的将来就会去的。我那么爱云南,铁定会一去再去的。记得在西藏的时候,有人说,云南使人陶醉,西藏使人震撼。深以为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