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尖终结篇

04年之后,在江浙我基本没和陌生人去爬过山,只有两次例外,去的都是三尖。三尖指的是位于临安西部,南起清凉峰一带,北至浙西大峡谷一带,所谓的三尖是太子尖-百丈岭-童子尖,全程约40几公里。因不断上下坡,有些难度,但因有较长一段是在山脊上行走,视野极好。所以是这几年来继清凉峰之后广为户外推崇的路线。

而我两次都跟着他人去这个地方,与上述原因无关,作为一个对同行人有着高标准严要求的我,纯属脚痒了,饥不择食,容不得矫情了。三尖这条路线,其实是东西天目的一段,经过老驴们多年的筚路蓝缕开创的。严格意义上来讲,07年我也去过一次。那次是无法带队,从下马啸乡上山,目的地是水库,后迷路,第二天过百丈岭,从双石边村下山,算起来也是三尖的某一段。而10年去的那次,后来因队里有人腿抽筋,安全起见,都没到所谓的好汉坡就撤了。而这一次有始有终。对于爬山,我向来没有登顶和目的地情结。之前没有耿耿于怀,而这一次的有始有终也并不算画上了个句号,指不定哪天心痒难搔而机缘巧合,不排除又会去一趟。

年轻的时候觉得体力毅力最重要,当然其实当时的我是深刻明白装备的优越性的,只是囊中羞涩,只能靠小宇宙。而现在没有好的装备,我根本没勇气上山。现在的户外年轻人们也不象当年的我们那样委屈自己,就像这次山上很多好包好冲锋衣裤好帐篷。

现在的户外队伍都很大,俱乐部也好,网上召集帖也好,通常都30人左右。几支队伍一起,浩浩荡荡,甚为壮观,也甚为瘆人,想方便的时候非常不方便。加上都请向导,路线一致,作息一致,造成的后果就是大家集中在几个点,漫山遍野的人,有时上坡都要等着上面的人腿脚快点,令人匪夷所思。最糟糕的是环保,因人多,总难避免有人丢垃圾,于是有些点简直就和垃圾场一样,颇为触目惊心。和两年前相比环境已差了许多,真不知道这样的户外玩下去,后面的人还有什么景色可看。涸泽而渔,杀鸡取卵,向来是大家的拿手戏,就算有些点我再也不会去了,看到这样的场景也让人伤感。因为美好的东西应让所有的人都有机会享受到。

老实说,我很是怀念没有向导的日子,一切充满了未知。探路,前队变后队,与目的地失之交臂,这些都是乐趣。加上山上人较少,有时走上一天也没见个人影,可以体会到山的“原貌”。

三尖的景色确实不错,可惜因为大部队,速度受限制,不能随心所欲。按照我的想法,是在山脊上,视野开阔处躺下,晒着太阳,吹着风,吃吃石榴,吐吐石榴籽。而更要命的是最后一段下坡路,持续陡坡,对膝盖伤害太大。我宁可爬陡坡也不要下坡,老膝盖实在有些撑不住了。

时不时的,还是要去爬一爬山,看层层晕开的山影,看云海,在山坡上半躺着发呆,看星河,半夜起来,看月亮照亮营地……还有那些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万水千山总是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