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仙境之南迦巴瓦(下)

这个下篇,我主要是用来抒情的。因为对于南迦巴瓦,不抒点情,实在对不起它的恍若仙境。

对于我来讲,南迦巴瓦除了美,还有震撼,这种感觉比之前见过的雪山强烈。我一直在想,为何南迦巴瓦看起来如此壮观。琢磨着大概是一来它海拔高(7782米),其次索松海拔相对低(3300左右),落差大。象之前见过的冈仁波齐、梅里,除了本身没南迦巴瓦高外,当时我所处的海拔就已较高。但要说美,个人倒觉得各有千秋。只因季节好,时间长,所以有机会看到南迦巴瓦最美的一面。

抵达的那天,是个阴天,漫天乌云,我都不知道雪山在哪个方向。下午在露台上发呆,看到一点云移开,露出小山尖。作为一个雪山控,虽也看过不少雪山,仍按耐不住的激动。不是因为它是南迦巴瓦,而是在云端中,那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状态,尤其让人觉得恍若仙境。因除了那一点的山尖,其余的全淹没在云中,一切显得高大,神圣而不可侵犯。当时虽未见其真身,已觉得不虚此行。

在后来的11天中,我看到了南迦巴瓦的各种姿态,百看不腻。

蓝天下,真身全现,直刺天空,也确实,南迦巴瓦本意正是“直刺蓝天的长矛”。几朵淡淡的云浮在前方,象是假的一般。何止云,一切都象假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记忆也象那朵云,是漂浮着的。祥林嫂都没象我那样,每天徒步的时候,都要念叨几遍:真美,真美。在它面前,一切都显得如此渺小而微不足道。每次出门徒步,吉美大叔都特别真诚地嘱咐,要当心啊,别掉下峡谷。当时一直偷笑,路那么宽,怎么可能嘛。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大叔也怕景色太美,亮瞎了我的眼。

因地理位子的问题,日出时,看不到日照金山,但日落时,却是华美篇章。那是一场盛大的宴席。最最美,象火焰在燃烧,象幸福在燃烧的时段,也就15分钟左右。但前铺垫后收尾都别有风味。从暖暖的黄色到耀眼的金红色再到暧昧的淡粉色,最后沉寂。美的让人想崩溃。日落金山有两种,一种是没有一丝云彩的,一种是云雾遮掩的,很难说更喜欢哪种。前者是赤裸裸的震撼,没有回旋余地;后者虽犹抱琵琶半遮面,但在云后的金红色显得更加浓重,顶峰在云端中燃烧,更有仙境的感觉,让人着迷。

我的房间外就是露台,直接面对着南迦巴瓦,那么多天,从来没看腻过。通常是上午徒步,下午就在露台上面对南迦巴瓦晒太阳看书喝茶发呆,甚至跳操。这样世外桃源的日子,每分每秒都在珍惜。出发之前,完全没概念,觉得20天的假期挺长,还在想是否要去看看冬天的然乌,最后所有的时间都在看南迦巴瓦,回程的火车上遇到很多人,他们在10天甚至更短的时间内,踩了很多点。我不做比较,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没有遗憾的行程,如果一定要说出点遗憾来,那就是,美好的时光从来也不会因为你的珍惜而停下脚步,它们依然倏忽而过。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

恍若仙境之南迦巴瓦(上)

南迦巴瓦曾被国家地理评为中国最美的雪山,而对我来说,只是想去看一座雪山,近距离的,长时间的,静静的。南迦巴瓦真正的让人觉得恍若仙境,而现在对我来说,已恍若隔世。

拉萨-八一车程大约要8小时,班次很多。而八一-派镇则只有两班,上午9点及下午14:45,单程约3小时。旺季大概会有很多小巴来搭讪,淡季基本靠班车。错过派镇班车,就只能在乏善可陈的八一镇住一晚。从拉萨开到林芝的班车,一路上渐渐可以感受到所谓的“小江南”,接近林芝时,明显植被丰富。尼洋河静静流淌,很漂亮。而到快到派镇时,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汇合。因冬季算枯水期,水较薄,但在阳光下,仍绿的发亮。

以派镇为起点,沿雅江两岸各有村庄如下:

一面为格嘎村,特色为温泉,不过不能边泡温泉边看雪山;直白村,也曾被评过中国最美的村庄,名声在外,游客也大多在那晃荡,住宿条件相对较好,所谓的景区区间车也只在此线往返,从派镇到直白为水泥路,据说约18公里。但个人认为从观赏南迦巴瓦而言,并不是一个完美的选择,从住宿点到所谓的最佳观景点颇有距离。但从直白至派镇看峡谷的感觉不错,好像比对岸更壮观,大概是切面不同又有较大转弯的缘故。而且从直白村可以徒步去南迦巴瓦大本营。这些都是它的优势;加拉村,已是雅江一边最后一个村庄,可以看加拉白垒雪山,但好像看不到南迦巴瓦,并且可近距离接近雅江,从直白到加拉村已是土路。从派镇至加拉村一线都可开车。

另一面为吞白村,派镇至吞白为水泥路,约5公里,村里有个寺庙,可以登高看南迦巴瓦和雅江全景,极为壮观,美不胜收;索松村,距吞白村约5公里(此行我在此村吉美客栈住了11天)是观赏南迦巴瓦最佳点,直面南迦巴瓦;达林村,至索松村约10公里,村子里有一大片的草场,我在那满是马粪的草场上,曾面对南迦巴瓦睡了个午觉,太阳晒得发烫,舒服的不想起身;赤白村,因凌晨徒步到的那,没法判断,好像只有两三家藏民。严格意义上来说,从达林村开始往后就是徒步转加拉白垒的路线了。因这一线,车只能开到达林村,然后深入必须靠步行。确切地说,整个南迦巴瓦景区,除非不差钱,否则交通基本靠走,比较受限制,需取舍。

在索松村的11天里,我基本上就是徒步和发呆。徒步去派镇一次,吞白一次,鬼头(在索松与达林村附近的一个点,因一块大岩石突出,江对岸看起来象是个魔鬼头)2/3次,达林村两次,还有一个重中之重的加拉白垒转山。除了转山,一天徒步多则20公里,少则10公里。但因每天吃的太撑,纵是这样,也经常要在客栈里跳跳操才能赶在下一顿之前消化完毕。

往达林方向徒步每分每秒面对南迦巴瓦,峡谷下方则是雅江,一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松萝。我第一次看到这玩意是在云南的雨崩,据说它只会在一定海拔空气纯净的地方才会生长,所以一路猛呼吸,洗肺。往派镇方向则一直面对多雄拉雪山(去墨脱正是翻此山),而雅江的角度则更好,雪山倒映在江中,分外的美,沙滩则看起来洁白细腻,一直想找条路下去在江边睡个午觉。去派镇纯粹是因为想去镇上洗个澡,结果冬天管子破裂,没洗成,但一路景色宜人,没有任何败兴的意思。回程还搭上了拖拉机。我还蛮喜欢坐拖拉机的,坐侧面,开放式的,视野好,感觉是在用相机的全景模式拼接,可将多雄拉、南迦巴瓦和雅江一网打尽。坐在杂物堆上颠啊颠的,也很有镜头感,用我微博上的话来讲,就是:除了前有柴油.后有尘土以及坐久了略半身不遂外是个完美的交通工具。

如果三月看桃花,则推荐吞白至索松一段,一路上,雅江边,路边均是桃花,我都可以想象盛况,醉死人不偿命的。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

恍如仙境之冬日的拉萨

这是我第三次来拉萨了,前两次都是夏天。对于一个国家的首都,一个地区的首府,或者省会,我对它们的感情通常很复杂。它们一般是政治文化经济某一项或全部的中心,自然有过人之处,但是作为一个自然风光爱好者,更多的是将它们当作一个中转站。拉萨也不例外。但是这一次冬日的拉萨,为何单单列出,还进入“恍如仙境”系列呢,请听我细细道来。

我更喜欢冬天的拉萨,尤其是年前,少有游客。藏民大多穿传统服装。我背着单反,反倒一张都没拍,因为游客少,我更乐意混迹其中,在心理上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欣赏最自然的他们。吃美味的藏餐,喝念念不忘的酥油茶甜茶,晒暖暖的太阳,看大昭寺门口的磕长头。因为今年的藏历新年与我们的新年只隔了一天,所以整个拉萨市内洋溢着一股子的节日气氛。年前藏民们在路上三三两两地围成一团,摸着对方脖子上的链子或手上的珠子,大概是在交换购物心得,又或者在攀比各自祖传珍宝。总之,看着让人欢喜,恨不得也上前去摸一摸。好多次我都想凑进一群扎堆的藏民中,总之,我的情绪一直处于莫名冒泡状态中,似乎要有人拉着我才能不干出愚蠢的事来,这是前两次去拉萨从未有过的情绪。不过作为一个向来有“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定力的人,内心再激动,行为也通常都是以打酱油为主。

虽然现在大昭寺和布达拉宫广场那都要安检才能进入,整个拉萨市又因为要铺暖气管道,挖的面目全非,但因游客少,少了些旅游城市气氛,多了些藏地文化的味道,虽然很多店铺关了门,但我喜欢这股子的清静。而年后我从林芝回到拉萨,人明显多了,但比起暑假来,实属小巫见大巫。大多的甜茶店都关门了,我在偏僻的小巷里随便找了家,彻底的藏民。我从来都喜欢做一个旁观者,混在里面,一言不发,看看书,喝喝茶,吃吃藏面,看看周遭的人,被周遭的人看看。还曾经和一个不会汉语的藏民鸡同鸭讲了很久,身旁明明另有一个藏民,他拿着手机偏偏来找我帮忙,请那位藏民做翻译,老实说,最后我都不确定我帮的忙是否是他需要的。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从来没来过拉萨,因为没进过布达拉宫,没参观过三大寺。但我真心喜欢大昭寺门口的磕长头,每次都会在所谓的艳遇墙那晒太阳,看藏民甚至汉人在那虔诚地磕长头,百看不厌。

因冬日再去拉萨的概率比较低,乘着淡季,我去了趟布达拉宫,打破了三过拉萨不入布宫的格局。我是年后去的,如年前去,人更少,可以更好地体验布达拉宫。老实说因对宗教的无知,我对佛像没概念,也没有一颗虔诚的心,我是彻底以一个游客的身份去的。但布宫真美,在一些细节上,让人驻足流连。门楣门框上的花纹,堆绣,甚至烧香的炉子,都极为精美,作为一个也去过不少寺庙的人来说,仍忍不住赞叹。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

恍若仙境之高反

在写今年寒假的南迦巴瓦之行前,先说说高反。说高反恍若仙境一来是为了和之后南迦巴瓦之行的题目相符,二来,高反必得在高原才会有,而高原通常恍若仙境,何况高反有个症状是云里雾里,也颇有些身在仙境的意思。

06年5月,那时还有五一长假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去高原。在西宁其实已经感受到一点不同了。护肤品一打开就喷薄而出,感觉特别的干,晚上基本要抱着瓶水睡才有安全感。然后从西宁坐小巴去玛多,从海拔1900米一路驰向海拔4300。当时带了Sunto海拔表,看到海拔4000米之后仍无反应,窃喜。但是没过多久,就开始头疼。到了玛多后,是托着头吃的晚饭,最后连西瓜都没吃完,因为挖不动了。晚上客栈房间里烧的炉子感觉很呛,更加喘不过气来,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面头疼一面坐车去看两湖一碑。去的时候,天有些阴,但是景色仍极好。等到要爬上牛头碑的时候,我立刻来了精神,完全忘了头疼。在海拔4000多米的基础上,爬了大约200米,甚至遥遥领先,HIGH劲十足。不知道这算不算高反的一种表现,还是一贯以来的爬山综合征。

回到山脚,上了车之后,立刻蔫了,头疼的不知所以然。我觉得当时有一段记忆是完全空白的,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是因为回程的时候,太阳升起,路上的烂泥路太多颠簸,人被颠得头直接实实在在地撞上车顶,车顶是特地做了保护措施加了毯子的,但一样于事无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头疼欲裂,以前用这个词的时候都是文艺腔。但是太阳升起,完全改变了鄂陵湖的景色,美的不象真实的。我下车,顶着不是自己的头,站在湖边,什么都是值得的。

而最后等我登山包一上身,立刻就吐了,挪到饭店,作为一个越难受越是不能错过一顿的主来说,托着崩溃的头,津津有味地吃着被毫无高反同伴唾弃的香水鱼。然后搭上回西宁的车,一路头疼的无法入睡,直到海拔下降到一定程度,昏睡过去。

自此后,对高反有严重的心理障碍。06年11月去云南,从飞来寺徒步到西当-雨崩-大本营-神瀑,因最高海拔没到4000,所以虽然背着包,基本没反应。所以我就认定,过了海拔4000,我就有可能会高反,而且会很严重。

07年夏天火车坐票48小时前往拉萨,海拔上升到4000米时,大家开始调侃:Echo,4000了啊……谈笑风生的我老实说不是没有怯意的,但人这一生不能因噎废食不是。在拉萨市内也曾跑着去追公交车,去往加德满都的路上,海拔也早过了4000,但因没有在上4000米的地方住下,所以并无反应。

然后是11年的暑假一个人去阿里。老实说我一直没明白为何07到11年那么些年,我一直没有去西藏的念头,一直偏爱雪山湖泊的我到底错过了些什么。鉴于阿里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而我要去冈仁波齐转山,最高海拔近6000米,要在5000米以上的地方过夜。这些都将是挑战。我不想因为高反错过绝美的风景,别样的体验。作为每一个细胞里都流着肮脏懒因子的我,听说瘦子高反概率低,在不节食的基础上,拼了命地锻炼了一年,减掉20斤才上路。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那一次基本没反应。在拉萨的时候,反倒有些乏,第一站浪卡子海拔已上4000,状态反倒比拉萨好。然后就一路HIGH了下去。转山途中,我还背着大包,除了上坡有点喘外,没太大的感觉。从哑口下来,有一片沼泽地,为了过河,还助跑跳跃,最后10几公里的一段山路,我都感觉和在江浙爬山一样。而4000米以下的地方,只要不登高,基本感觉不出高原。

即便如此,这次寒假去西藏,我仍是怀着对高反的敬畏之心上路的,因为冬天空气中含氧量更低,且因天气寒冷,更易感冒。在火车上,海拔刚过2000,就有人开始头疼甚至呕吐。有一位看到我神情自若,爬上铺身手矫健,并得知我在学校工作后,问道:你是教体育的吗?如果她认识Jiyu这样的变态,大概是要疑心她教中国功夫的。

只要上高原,我基本就做好可能高反的准备,谨慎再谨慎,而倘若反应大,便撤。对自然,多存点敬畏之心永远都不会错的。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

三尖终结篇

04年之后,在江浙我基本没和陌生人去爬过山,只有两次例外,去的都是三尖。三尖指的是位于临安西部,南起清凉峰一带,北至浙西大峡谷一带,所谓的三尖是太子尖-百丈岭-童子尖,全程约40几公里。因不断上下坡,有些难度,但因有较长一段是在山脊上行走,视野极好。所以是这几年来继清凉峰之后广为户外推崇的路线。

而我两次都跟着他人去这个地方,与上述原因无关,作为一个对同行人有着高标准严要求的我,纯属脚痒了,饥不择食,容不得矫情了。三尖这条路线,其实是东西天目的一段,经过老驴们多年的筚路蓝缕开创的。严格意义上来讲,07年我也去过一次。那次是无法带队,从下马啸乡上山,目的地是水库,后迷路,第二天过百丈岭,从双石边村下山,算起来也是三尖的某一段。而10年去的那次,后来因队里有人腿抽筋,安全起见,都没到所谓的好汉坡就撤了。而这一次有始有终。对于爬山,我向来没有登顶和目的地情结。之前没有耿耿于怀,而这一次的有始有终也并不算画上了个句号,指不定哪天心痒难搔而机缘巧合,不排除又会去一趟。

年轻的时候觉得体力毅力最重要,当然其实当时的我是深刻明白装备的优越性的,只是囊中羞涩,只能靠小宇宙。而现在没有好的装备,我根本没勇气上山。现在的户外年轻人们也不象当年的我们那样委屈自己,就像这次山上很多好包好冲锋衣裤好帐篷。

现在的户外队伍都很大,俱乐部也好,网上召集帖也好,通常都30人左右。几支队伍一起,浩浩荡荡,甚为壮观,也甚为瘆人,想方便的时候非常不方便。加上都请向导,路线一致,作息一致,造成的后果就是大家集中在几个点,漫山遍野的人,有时上坡都要等着上面的人腿脚快点,令人匪夷所思。最糟糕的是环保,因人多,总难避免有人丢垃圾,于是有些点简直就和垃圾场一样,颇为触目惊心。和两年前相比环境已差了许多,真不知道这样的户外玩下去,后面的人还有什么景色可看。涸泽而渔,杀鸡取卵,向来是大家的拿手戏,就算有些点我再也不会去了,看到这样的场景也让人伤感。因为美好的东西应让所有的人都有机会享受到。

老实说,我很是怀念没有向导的日子,一切充满了未知。探路,前队变后队,与目的地失之交臂,这些都是乐趣。加上山上人较少,有时走上一天也没见个人影,可以体会到山的“原貌”。

三尖的景色确实不错,可惜因为大部队,速度受限制,不能随心所欲。按照我的想法,是在山脊上,视野开阔处躺下,晒着太阳,吹着风,吃吃石榴,吐吐石榴籽。而更要命的是最后一段下坡路,持续陡坡,对膝盖伤害太大。我宁可爬陡坡也不要下坡,老膝盖实在有些撑不住了。

时不时的,还是要去爬一爬山,看层层晕开的山影,看云海,在山坡上半躺着发呆,看星河,半夜起来,看月亮照亮营地……还有那些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

在洱海的日子

今年暑假从老挝回到云南,在洱海双廊发呆了半个月。这是我第四次来云南,第三次来洱海了。作出这个“数据统计”自己也有些吃惊。云南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几乎没有其它可以代替,包括西藏。因为它有我旅途中的许多第一次。第一次一个人的长线旅行,第一次住青旅,第一次住混寝,第一次在外面喝多了……这个省市让我感觉美好而安全。各个县市之间民族景色各异,让人陶醉。

在旅途中,总是容易脑子一热。06年第一次发热就是租了辆单车去骑一百几十公里的洱海,当时对洱海完全没有概念,根本不知道有多少公里,知道了可能反倒有些却步。那一天在我记忆中美好的无与伦比。所以洱海对我来说与单车必不可分。这一次因直接住在双廊,所以骑行主要就是双廊-挖色一带,单程十几公里。洱海没有变化,依然让人动容,虽然雨季空气不够清透,又时常一场大雨,但是环海公路上,美景当前,气势磅礴。双廊挖色一带基本就是一直沿着洱海骑行,所以视野极好。徒步了一次,骑行了三次。其中一次还带了石榴跑到无人的海边坐在乱石堆里看海听风吃石榴。石榴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有时基本等同于云南。因为当年在丽江便是买个大石榴坐在古城较为僻静的地上晒太阳看人来人往剥石榴。

双廊的吃住行都比较便利。

吃既有川菜,也有大理本身的许多特色菜,还有各色本地小吃,大多美味。而且对我而言,只要有米线也够了。喝咖啡也不贵,很有情调的咖啡馆12元也可以喝上了,尝试了越南滴壶咖啡,很有趣。

至于住,有各种档次的。最有名的是海地,很多海景房竟然是四位数的,但也有30元的多人间。地理位子着实好,可惜我去的时候多人间已没铺位了。大多客栈都布置的很好,但有多人间的不多,细细找,必有一款适合你。我最后住的是榕驿客栈,唯一的缺陷是离洱海稍远了点,出客栈走大约30米到海边。但客栈本身很有特色,布置的很有腔调。最喜欢的是每晚的露天电影院,有时客栈里楼下坐满了,我便坐在二楼的台子上,可以把脚搁在屋檐上,颇有些楼上雅座的意思。

而行,下关有车可以直接到双廊,或者可以到江尾转。到了双廊后,则可以租借单车到处瞎逛。我喜欢云南很大的一点是他们很多本地人日常仍穿着民族服装,煞是好看。

四季中只有春天没有去过洱海了,而再去一次的概率大概也小之又小。洱海的壮阔中带点柔美。冬天的洱海其实是最美的,蓝得深邃清透,海天一色,美景近在眼前却觉得一切高远飘渺,只是可惜海边一起风就冷的受不了。而秋天的洱海对我来说是一场无法复制的旅程,那是个心可以飘起来的秋天,于是连带着一切的景都变得只此一家。这个夏天的洱海,虽然因季节问题,在视觉上可能有些遗憾,但因心平气和地住了半个月,却是一个最没有遗憾的季节,细细品味,感受在洱海的每一天。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

简易老挝之行

暑假一行是缅甸然后泰国火车转道去的老挝,再陆路回到云南。因为缅甸海陆空都没法到老挝,只能从泰国转,当时还有些不爽,因为此行并不想去趟泰国,而且还多出一个签证费来。但是到了泰国感觉甚好。

此行泰国就一句话:仿佛是昨天。因为事隔四年之后,泰国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化。我一直喜欢故地重游时,那种熟悉的感觉,于是一直处于欢喜的状态。吃住行购物无一不欢,欢得脑子一热买了个和背包差不离大的托盘,一路过境辗转到老挝到云南最后回到上海。
曼谷直接有火车可以过境,然后坐tutu到万象,极为方便,又可以体验,值得推荐。老挝因长条形,不利于走环线,加上时间有限又是雨季,所以只选择了万象中转修整,剩下的时间都耗在了琅勃拉邦,万荣也没有停留。大雨中的万荣风光和阳朔颇为相似。
四五年前我就有心去趟老挝,因为我的LIST向来太长,排名也随时在更改,所以一直未能成行。这次的行程与多年前的计划可谓天壤之别。但是也没有什么遗憾。
琅勃拉邦住的性价比超高。都布置的很有情调。喝咖啡物美价廉,咖啡馆都别有风味,经常换咖啡馆去体验。最有特色的是每天早上的布施,非常震撼。清晨,明黄色的袈裟很耀眼。虽然现在似乎有点表演和商业的成份,遭引诟病。但事实上,他们仍然是他们。表演的成份,只是因为游客的参与。其实我倒是很喜欢,一样东西太过神圣,在云端,反倒失去些真意。
在琅勃拉邦除了发呆还有许多地方可以去。香通寺虽小,却很有看头;爬爬西山看琅勃拉邦全景;最有趣的当然是去光西大瀑布。去瀑布那天,正好买了点东西,琢磨着第二天去瀑布,先打探下tutu的行情。对方开了个价,印象中我回了个挺离谱的价(当然,对我来说不离谱,是我的心理价),结果对方也就答应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把我拉上车了。雨季水很浑浊,但是游客们依然兴致高昂。最受欢迎的当然是从树上跳进河里,老外乐此不疲。据说非雨季,水碧绿清澈,有跳入天堂的感觉。我靠着想象力,想起郑钧的一句:我纵身跳,跳进你的河流,一直流到尽头,那里最自由。
发表在 万水千山总是情 | 留下评论